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兰朵
苏兰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887
  • 关注人气:1,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兰朵小说《暗痕》的价值:探索性爱对女性的意义

(2019-01-12 11:19:58)
标签:

苏兰朵小说

暗痕

分类: 出版发表

                                                                                                                                               作者:金鑫


记得前年我们辽宁开鲁迅学术研讨会,请了北师大刘勇老师,当时我们谈论中学生对鲁迅作品的接受问题,刘老师很霸气地说:中学生读不懂鲁迅的作品不是鲁迅的问题,是中学生不具备阅读鲁迅作品的能力。这句话我觉得对我读苏兰朵的作品很适用,我是最近才开始看苏老师作品,不是因为苏老师名气不够,而是我个人近些年来内心越发脆弱,不愿意看当代现实题材的作品,总怕看后更多一份压力,更多一份迷惘,知道苏老师的创作都是基于当下现实题材的创作,就一直没敢触及。直到上周苏老师把《白熊》这部小说集送给我,我才开始看。我想先选择一个短篇,于是就选了《暗痕》,看后非常喜欢,又联系苏老师问还有哪篇同类的小说,她就给我推荐了早期的一部短篇《阳台》,下面,我就围绕着小说《暗痕》谈谈我粗浅的感受。

首先,说说小说的切入点。

《暗痕》这部小说是以女性对性爱的追求入手,写了女主人公许雅在现实生活中压抑、焦虑、苦闷和无处可逃不可名状的心里郁闷。从女性的视角写女性的性欲望、性苦闷从现代第一代女作家就开始了,只是这一时期女作家对“性爱的描写”避之不迭,从冯沅君到丁玲,作品中表现这一话题时极其隐蔽,更多的是表现女性对“灵”与“肉”和谐统一的追求;而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兴起了“女性私化写作”,女性作家通过在作品中宣泄女性欲望,建立两性关系中的女性爱欲主体。比较而言,我觉得《暗痕》有其独特的存在价值,首先,小说以女性性爱欲求入手并不是为了迎合商业化市场,这一点,从她的其它小说的选材就能看出。她既不像冯沅君、丁玲那样受时代所限对这个话题想写又不敢写;也不像90年代“新新人类”作家那样专写女性私小说;其次,小说着重写的是女性对性爱的态度,而不是性爱的本身;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作者以女性作家细腻的观察和对女性心理深层次的把握写出了一直以来都被传统观念所遮蔽的,甚至女性自我都在惯性思维中完全忽略了的一个问题——性爱对女性的意义,这个话题既习焉不察又是可意会不可言传。作者在有限的篇幅内,从容地梳理许雅精神压抑痛苦的原因,许雅和男主人公两次性爱的经历写的很节制,丝毫没有媚俗的倾向,就没有失去作品应有的格调,尤其注重关照女性的心里感觉,比如,许雅和他第三次见面写的是最细致的,在两人的性爱中因为是在男主人公的家里,他的母亲和女儿还睡在隔壁,所以他的一些谨慎行为无疑对许雅也产生了影响,但许雅有意识地大而化之地迫使自己超越女性的敏感和脆弱,刻意表现出如男性般不在意,但或看到或听到的一些微小的细节还是打破了她为自己营造的坚不可摧的盾甲,也化成暗痕的一部分隐匿在内心深处,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是使小说走向纵深的一个原因。

其次,小说的表象与深意。

初读《暗痕》会觉得小说中许雅缺少和寻找的是性爱,到我觉得这只是停留在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表层,她要寻找的应该是当代人在沉重的现实生活中被消磨掉的东西,一种激情,一种鲜活,一种关爱,一种温暖,亦或是一种活着的印证。无性的生活是作品中呈现的重要内容,许雅46岁基本上就开始了这样的生活,男主人公更早,30几岁就开始了,而且借男主人公之口说他的几个朋友也大多如此,可见这已经是一个带有普泛式的社会问题了。无性意味着枯萎,意味着没有激情,没有生命力,为什么像许雅他们在生活中会出现这个问题,作者当然不用提供答案,但作品中作者提到了欲望,并且确定是源于男女主人公各自在现实生活中的缺失,而这种缺失绝不仅仅局限于性爱,作者只是为许雅的追寻找了一个替代物——性爱,性爱只是作为一种介质存在的,这个媒介的作用是它容易引起关注,引起正视,拂去表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透过许雅的寻找昭示的是现实的缺陷。

最后,小说的视角。

我觉得《暗痕》这部小说最成功之处是视角的选择,以许雅的视角关注生活,作者对笔下的人物的把握游刃有余,尤其是对这个年龄段的知识女性的精神困惑及生命体验有着敏锐的观察和感悟,因此,在不太长的篇幅中,将女主人公的求索过程处理的并不平凡。前面提到与《暗痕》相近的作者的一个早期短篇小说《阳台》,两篇小说内容上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在视角的安排上有所不同,也就产生了差异。《暗痕》仅以女主人公许雅的视角进行叙述,作者和笔下的人物精神上的暗合使得小说从容雅致又不乏艺术张力。而《阳台》,作者采用了男女主人公双重视角来写一对青年男女对情爱和性爱认识,我觉得就缺少了《暗痕》的气度,尤其是男性视角的叙述多少还是带有女性作家的感觉印记,影响了这个人物形象的独立性,女主人公苏非为他婚前出逃就显得非理性,缺少了行为的合理性,也使得全篇达不到《暗痕》的深度。

 

        我从2000年开始教现代文学,封闭的教学内容使得自己越来越局限,机械地讲着现代文学史上一个又一个文学巨匠,总是在仰望星空中那些触不可及的星辰,却不知道在我的身边就有一个开满鲜花的花园,走进苏兰朵的作品让我感到很亲切,每一篇作品都好像是可以采撷的花朵,可以靠近,可以感受它芳香。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