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兰朵
苏兰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0,413
  • 关注人气:1,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集收录·苏兰朵印象

(2006-09-26 20:31:50)
分类: 访谈我

作者:野渡泊舟 博客网址:http://blog.sina.com.cn/u/1225101403 

 

    苏兰朵早该写诗。这是一个充满悬念的女子,一个让人猜测的女子。可就是这样一个忽明忽暗如诗般奇谲的女子,却把三十多年的美丽涂抹在与诗无关的地方。因此,兰朵对不起诗。

    90年代初,广播事业因为直播节目的异军突起而返老还童,那些还长着青春痘的电台主持人只要一露面,就能被滚涌而来的欢呼声浪托起来。就是在这蒸蒸日上的时刻,兰朵从吉林师范大学毕业,来到鞍山广播电台。当时的兰朵也是个麻辣小女子,和那些初入道的电台主持人一样,喜欢用流行音乐节目为自己开路。可兰朵没有扮成火鸡般的“发烧”样子,一唱出来就过时的流行音乐也没有让她心浮气躁,这个纤弱的小女子雍容地坐在直播间里,用自己的感悟解说着音乐,她毫无忌讳地阐释着自己对某种音乐的爱憎。这种极个性化的主持方式让兰朵很快火起来,她那幽蓝色的声音每天穿行在鞍山的街巷,象吉卜赛人神秘的磁铁,就算是久不听音乐的人,也从某个沉寂的角落被吸引出来,在兰朵的声音里荡气回肠。直到今天,兰朵的音乐解读依然是鞍山广播音乐节目的经典。然而,很多年以后,当一些五音不全的女孩都敢上台当歌星的时候,兰朵只在午后暧昧的阳光里,跟最要好的同事,才偶尔谈及那段遥远的音乐主持人的日子,她的语调轻松,冷淡,没有丝毫珍惜留恋,这种决绝的态度,肯定会让曾经迷恋她的听众伤感心寒。

    兰朵的确是个做事决绝的人。比如她正做着一件事,专注的样子会让任何一个人都不怀疑那件事是她的钟爱,但她会突然宣布不做那件事,紧接着真就与那件事毫无瓜葛。就在她的音乐节目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学起了心理学,很快成为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又很快主持起了夜间谈心类节目。转型、调整、适应,这些常来形容人生转折的词语根本不适合她,她能把任何一件事情做成她自己理解的样子。和一些甜腻腻粉嘟嘟的谈心类节目不同,兰朵依然驾御着她那幽蓝色的声音,在暗夜里穿行。她打动着人,警策着人,抨击着人,甚至刺伤着人。有人喜欢她,有人惧怕她,也有人非议她。而恰恰是这种独特的兰朵式的主持方式又让她火了,她一边被争议一边被追捧,节目无疑又成为鞍山电台谈心类节目的经典之一。然而,两年后,果敢的兰朵依然象抛弃音乐节目一样抛弃了她的谈心节目,她苦心经营着它们,又毅然遗弃了它们。这样的生活态度,兰朵从没有解释过,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谜。

    其实,这迷一般的性格和心思,最适宜表现诗歌了。但在2004年冬天之前,她从没谈及过诗,从来没跟诗人交往,也没人提醒她写诗。在那些说来说去的日子里,兰朵大把大把地挥霍着她的才华和灵气,她不琢磨升迁,不在意评奖,不在乎夸奖,她甚至从没有把某件事升华为自己的事业。她在她工作的城市有很高的知名度,只要在某个地方出现就会冒出很多热乎乎的手争着与她相握,可这足以让任何一个世俗之人赢得自尊的感觉却把握不住她,她就象一只理所当然能获得宠爱的猫,自顾自地,恬淡而妖冶地游走在她自己的生活与梦境之间,与别人无关。可怜的诗,与这个最应该与它结缘的女子错过了好多年。

    让人捉摸不定的兰朵,在最不可能写诗的时候宣布写诗了。2004年冬天,兰朵开始主持新闻评论类节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个节目中的兰朵不再象以前那样个性锋芒了,她随和,平静,那些或尖锐或沉重或热烈或阴冷的新闻,到了她的话语中,都变得不温不火,兰朵似乎换了一种态度,来关照这个世界。有人说:这个多变的女子终于稳当了;也有人说:这个曾经很火的女子过了时令了。但就在这时,兰朵说:我要写诗了!那神情,那气势,就象一个出轨多年的人,突然娓娓诉说起对结发人的刻骨铭心的爱恋;诗如果有灵性,这时候可能既惊喜,又尴尬。宣布写诗的兰朵悄悄变了。以前她象个诗人的时候却不写诗,而现在写诗的时候却变得不象个诗人。她的听众很难想象,鞍山市那个最时尚的音乐节目女主持人、那个最犀利的谈心节目女主持人,现在是个温顺的少妇。她谈论服装,谈论孩子,还和那些和她一样远离家乡到异地工作的同事,湿着目光谈论远方的亲人。苏兰朵,本名苏玲,到这时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才似乎和她融为一体,在我们这些俗人的眼里,这个立志写诗的曾风光一时的女主持人,终于还原成前院老苏家的大丫头,还原成不少人曾偷偷暗恋过的邻家女子。

    像她以前主持节目的成长速度一样,她的诗在短短时间内连续发表,获国家级奖项,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让很多诗歌前辈惊叹她的进步。她的诗时而妖艳鬼魅,时而清淡朴拙,时而在你眼前触手即得,时而神秘遥远无法追赶。平淡的兰朵,写出的诗却极不平淡;在诗中,她很容易动情,也让所有读她诗的人情思难抑。天天做广播节目的兰朵,在晚上写诗。我常常想,在家里,她是浸淫在怎样的气息和声音(据说她的每一首诗都是在音乐陪伴下完成的)中,才捕捉到这样超凡奇特的灵感?而在这些个日子里,她又是怎样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独特的夜晚,才雕琢出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诗句呢?也许是补偿,兰朵对诗投入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好象是她人生的第一个事业。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兰朵要出诗集了。聪明,精灵,神奇,诡异,兰朵的诗人生活跟她的诗一样,如果硬要去揣摩,注定耗费心血。

    在期待兰朵诗集的日子里,身边的朋友心中也隐隐有这样一种担忧:但愿这次诗集出版,不是兰朵与诗歌的诀别……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