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2013-11-05 16:41:39)
标签:

文化

分类: 署名文章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撰文/单之蔷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竖版世界地势图真正地颠覆了横向地图思维模式

2013年9月,郝晓光博士主编的竖版世界地势图正式出版发行,在这之前的400多年里,中文世界地图都是以横版的姿态一统天下。新的竖版地图克服了传统世界地图适合表达东、西半球而不适合表达南、北半球地理关系的缺陷,颠覆了人们惯有的横向地图思维模式,以崭新的视角将世界地理关系展现在读者面前。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竖版世界地图只能以地势图的形式出版。图中的地形地貌采用全数字化高程数据计算生成,用分层设色的方法显示出世界地势各高程带的范围和形态,不掺杂人为的描绘成分。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我国的中国与世界地图近来发生了重大的转变:由横变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图出版了竖版图,接着世界地图也出版了竖版图。今后有人写中国地图史时,这两件大事,是不可能忽略的,但两图幕后的故事可能被埋没。我有幸与这两件事有些关联,知道其中一些事。地图出版在我国是官方的事,但我知道的却是两个民间为中国地图的变革拼命奋争的人,现在说出来供后来的民间史官参考。
    先说一个人物——郝晓光。事情得倒叙:今年9月底的一天,早晨去办公室,本来是不准备去的,那几天正躲在外面写稿子,我可不想见任何人,但有几件事必须处理,只好去了。没想到正要进电梯,就碰到郝晓光了,手拉着黑色拉杆旅行箱。这个箱子我是如此熟悉,因为每次见到他都拉着这个箱子,姿态都是一样的。他是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我知道他从武汉来北京。
    “怎么样?神了吧,来了就遇到你,不会扑空。这就是咱俩的缘分。”不打电话,不预约(现代人不这样,这叫“不速之客”),直接上门见你,这是郝晓光见人的方式,也是他“郝式哲学”的一部分:“不是计划推动事件, 而是事件推动事件。”他虽然是中科院的一位科学工作者,但是酷爱哲学,这是他“现代社会人生哲学反向思维总攻略——新三十六计”的其中一计。十几年来,我们的数十次见面都依照这个哲学进行。当然,他来北京要见的人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进了我的办公室,他从旅行箱中拿出一张地图,然后找到胶带,迅速地剪下一段,在手中团吧团吧,就变成了一小块双面胶。用了4个这样的双面胶,他把这张地图贴到了我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我一看,这图是他4张新版中文世界地图(以下简称新版世界地图)中的一张—— 南半球版世界地图,与传统的横版世界地图完全不一样。
    “我的世界地图出版了,看下面的审图号:GS(2013)1769号。这张图的出版时间虽然标明为2014年1月,但现在是2013年9月,已经开印了。我给你拿来一张,市面上还见不到(现在已能买到这张地图)。”我看到这张地图的左下角有几个小字:“主编:郝晓光”。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西半球版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北半球版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东半球版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南半球版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郝晓光和他的新版世界地图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总共有4张,分别为东、西、南、北半球4个版本。新版世界地图的设想提出于2000年,最初的设计不是在纸上、计算机上,而是在地球仪上,在郝博士的办公室,当时设计用的地球仪以其特殊的意义被珍藏。

 

 

这一天的到来,等了十几年
    2002 年8月,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就已经在湖北武汉编制完成,到2013 年9月开印,已经整整过去了11年。这期间来了多少次北京,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我的印象中,为了新版世界地图的出版获得批准,他一次次地来北京。
    他来北京,有时直接去国家有关地图审批的主管部门申请出版许可,但他知道不可能成功,这有体制的问题。世界地图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由一个非地图设计制作部门的个人来策划、设计、制作呢?我国体制内从事地图测绘、设计、编辑、制作的研究院、出版社那么多,但他仍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把有关部门的门槛踩平了,一遍遍地去。很奇怪,他到有关部门去,不去那些直接负责审批的部门。他说那样目的性太强了,他去那些非主管部门,去拜访官员,听取意见。这里面也有他的“郝式哲学”:“做能做的事,不做该做的事。”他还有一种说法:“因为不需要,所以才想要。”他说:“你直接去找主管的领导,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这事就办不成了,但是去找不管这事的官员,听他对你的世界地图的意见,他没有戒心。见你找他、尊重他,他很高兴,会听你说,而且真的会很中肯地给你提意见,这样你不仅就地图本身的改进有了收获,还可以和他交上朋友。”
    每次他见我都说:“怎么样?神了吧,不会扑空。”一段时间,我还真以为神了,怎么他一来就能撞到我。办公室并不是我长待的地方:出差、外出开会、躲到咖啡店里写东西……后来他说了实话:“我来北京,如果事先给你打电话约时间,你是大忙人,我能见到你吗?你都见不到,就不要说官员了。我如果打电话给某管理部门的人说:‘某某处长,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来北京见你。’这能约成吗?这样的话,谁会见我?我只有直接去闯,但是你知道我多少次扑空吗?来北京,扑空和见到你的比例是20∶1吧,见其他人也是如此。”十几年来,我与郝晓光在北京见面20 多次,按此比例,难道他为了见我,来我的办公室400 余次?我问他:“为了世界地图的出版,你来北京多少次呢?”他说:“至少500 多次吧。”
    他来我这里,主要是聊天。他太能聊了,天南地北、人情世故、哲学、经济学都能聊,这次他拿来一堆照片,要拉我搞“诗配画”:一图一诗。他从来没有谈到来我这里的目的和需求,但是很奇怪,他从来不提需求,我却主动为他世界地图的出版写了几篇“鼓与呼”的文章。其实这也是他“郝式哲学”的一部分:“不要解决问题,要使问题不成为问题。”
    “你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被允许正式出版了,这一天的到来用了十几年,是不是太漫长了?对你是不是不公平?”我说。“不,一点儿也不漫长,我太幸运了,哥白尼手摸着散发着墨香、刚刚出版的《天体运行论》说:‘我终于推动了地球。’然后就死了,我还活着。”郝晓光说。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终于出版了
十几年来,郝晓光为了他的新版世界地图,无数次奔波于武汉和北京之间。每次到北京,他都会到我的办公室找我,和我一起讨论他的新版地图计划和设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