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天山申遗”是对天山美的一次巡礼和重新发现

撰文/单之蔷

 鈥溙焐缴暌赔澥嵌蕴焐矫赖囊淮窝怖窈椭匦路⑾
天山的雪山群勾勒了一道最美的天际线
一个个像是被火点燃了的小山头,搭成通往北天山主峰博格达的一级级阶梯,将视线从海拔仅数百米的火烧山,引向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山群。因为构造断块作用,博格达的雪山与山麓平原形成巨大落差,巍然耸立于北天山的群山之上,成为这一段的地标。这只是巨大的天山山脉的一小部分—这列山脉横跨2500公里、4个国家,在中国的部分全在新疆,博格达是其中的精彩组成。从这里开始,山巅的雪山就一路往西绵延,直至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成为干旱的中亚腹地最具美感的天际线,山麓的前景却如银幕一样不停切换。摄影/李学亮

   6月21日,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准备回北京的时候,收到新疆天山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下面简称“天山申遗”)的信息。不由地想起我们来新疆时,见到的几位天山申遗的专家。

   与女地理学家杨兆萍研究员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记得那晚离开她的办公室,送她回家,她站在家门口和我们挥手告别时,夜色已浓,路灯朦胧的光辉笼罩着她的身影。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第二天一早,她还要为天山申遗的事飞往伊犁,她是申遗专家组组长。那晚我们到达她办公室的时候,整幢大楼的灯都熄了,只有她屋里的灯还亮着。没想到办公室里还有五六个人正在讨论问题,见到我们来了,她终止了和他们的讨论,和我们谈起新疆天山申遗的事。

   我们到新疆来,与天山申遗无关,我们是为了策划10月刊的《新疆专辑》来的。见杨兆萍研究员,一是因为她是新疆的地理学家,对新疆十分了解;二是因为她作为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对天山的了解一定深邃得多,而我们制作《新疆专辑》,天山是不可能不做的。不写天山,还叫《新疆专辑》吗?记得刚到乌鲁木齐时,见到了新疆的著名作家刘亮程,他听说我们要做《新疆专辑》,说:“虽然新疆是‘三山夹两盆’(三山指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两盆指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结构,但你们写天山就足够了。”我对此虽不认同,但是深入地理解天山,对我们无疑很重要。

   过去来过几次新疆,也走过几次天山,但是总觉得对天山的了解肤浅。我主要指的是天山的自然,还没有涉及天山博大精深的历史和人文。

   我对自然景观的美很感兴趣,喜欢追究自然风景美的缘由,还喜欢比较各地风景的异同。天山之美从古至今有口皆碑,但是真正从科学角度对天山的美来一番研究和总结,还没有过。这次天山申遗无疑是一次机会。杨兆萍既然是天山申遗专家组组长,找她了解天山,无疑是正确的。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