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第三条腿
寻找第三条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752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伴酒一生

(2015-04-19 15:50:54)
标签:

转载

想喝酒了!(*^__^*) 嘻嘻……
原文地址:伴酒一生作者:興安

       嗜酒之于我,大约是先祖遗传下来的基因。父亲也爱喝酒,每天必酌二盅白酒之后,才可吃饭。我则不同,一般很少在家喝酒,我喜欢与几个朋友小聚,少则三两,多则半斤,也有喝高的时候,没办法,有朋自远方来嘛,或者碰上较劲的主儿,也只好舍命陪君子,绝不示弱。因为很少在家里喝,所以就存下来不少好酒,全国各地、世界各国的都有。有时候在家里我喜欢喝点威士忌或者朗姆,不加冰块的那种,用小杯子,类似美国西部片里的牛仔,一饮而尽。我藏了几瓶加拿大的冰酒,据说这种酒的葡萄必须是零度以下结了冰碴后才可酿造,味道甜而不腻,口感极佳。其中一瓶是加拿大一位华裔老作家送我的,叫云岭(Inniskillin),是加拿大最有名的冰酒之一。三年前,女作家王芫从加拿大回国,给我带来一大瓶私人酿制的冰酒,去年在我生日的聚会上开瓶后,遭到在座的朋友的哄抢,瞬间就被喝得精光。我还有两瓶欧洲酒,其一是我从俄罗斯买的乌克兰酒,陶瓷瓶的,瓶面上是手绘的人物,非常别致,至今我还不知道酒的名字。另一瓶是我从巴黎带回的苦艾酒(Absinth),俗称“绿闪电”,酒精70度,还配有两把特制的勺子。据说苦艾酒能催生灵感,所以极受海明威、毕加索、梵高、王尔德、德加等众多文学艺术大家的追捧,并为其创作过不少传世作品。但是,我还是更喜欢中国的白酒。这不光是因为白酒的历史非常久远,也因为发明酒的是一个女人,叫仪狄。想想很有意思,就像最早发明人类的是女娲一样,女人不仅是创造人类的祖母,还是让男人趋之若鹜醉生梦死的佳酿的始作俑者。尽管酒的产生是粮食变质发酵转换而成的,是一次的失误,但肯定不是错误。我个人以为它丝毫不逊色于指南针、火药、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可以想见,如果没有酒,只有四大发明,这个世界将是多么的理性、冷漠而无趣。文学史还会产生陶渊明、李白、苏东坡以及海明威、菲兹杰拉德、爱伦•坡和雷蒙德·卡佛这样伟大的诗人和作家吗 ?还会有“煮酒论英雄”“斗酒诗百篇”“一壶好酒醉消春”这样令人心驰的典故吗?由酒推及酒器,如果没有酒的发明,恐怕我们的器皿工艺制造史也要重写,我们会看不到自仰韶和大汶口文化以来的六七千年积累和流传下来的造型各异、工艺精美的酒器。

       不久前,我和几位作家、诗人去了山东古贝春酒厂,参观了酒仙山和藏酒洞,尤其是看了酒文化馆之后,我对酒的认识更深了一层。酒文化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展厅内的两排酒器展览。第一排是古贝春酒自1952年创立,从生产第一瓶酒开始至今的各种酒瓶,从最简易普通的玻璃瓶到精美华贵的陶瓷,每个时期的酒瓶,都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记录了古贝春酒业从无到有,从有到盛的发展历程,它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酒业发展历史的一个缩影。第二排是中国酒器的演化之路,展示了从新石器时代到当下的酒器的变迁,其中有青铜器,有黑陶,有银器,也有漆器和瓷器。凤鸟爵据说是最早的青铜酒器之一;而唐代的人形酒壶,惟妙惟肖;宋代的刻花撇口瓷器酒壶典雅圆润;元代的黑釉刻花酒壶、婴戏双系瓷酒壶以及鹤鹿同春铜酒壶则显示了北方民族的粗犷和大气;清代的酒器工艺达到了顶峰,有龙凤呈祥银酒壶、象型鎏金提梁壶等等。这些器具见证了中国白酒的发展历史,是中国酒文化的宝贵遗产。回北京后,我又专门去了一次中国国家博物馆,欣赏了更加精美古老的中国酒器。中国古代直到近代对酒器是非常讲究的,不惜用当时还很稀有的青铜和银打造酒壶和酒杯,且做工精细,品类繁多。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酒器的名称来考察。中国古代盛酒的容器有尊、壶、区、卮、皿、鉴、斛、觥、瓮、瓿、彝等,而饮酒器则有觚、觯、角、爵、杯、舟、罐、瓮、盂、碗、杯、盅等,让人眼花缭乱。据说考古学家在开掘河南安阳殷墟的“妇好墓”(妇好是殷王武丁的夫人)时,出土的二百多件青铜器中,酒器就占了百分之七十,足见我国古代酒器的发达和贵重。只可惜民国以后,我们在酒器的工艺和制作方面显然有些不前,虽然,近几年在酒瓶的设计方面有些特色,但是,饮酒器的种类却相对单一,艺术价值不高。从我自己的收藏来看,值得一提的也只有酒瓶,而被文坛誉为收藏酒具第一人的林斤澜先生生前也只限于酒瓶的收集,原因就是很少能觅到让人耳目一新的饮酒器。相反茶器在当代中国的发展却格外的繁荣兴盛,茶壶自不必多说,一把由大师手工烧制的紫砂壶价格可在几十万元以上。茶碗或茶盏更是品种多样,工艺各异。我也喜欢收藏茶碗,但也不过几十种,如果到了北京的马连道茶城,你会完全被琳琅满目的壶、碗、杯、罐以及名目繁多的茶宠、茶海、茶滤、茶夹、茶托等等茶具所震撼。想来确实不公平,据史料记载,茶成为士大夫喜爱的饮品,大约始于唐代,而真正的功夫茶的流行时间不过几百年,所以饮茶的历史实在难与饮酒的历史相匹敌。况且与茶的清寒不同,酒性热,南朝医学家陶弘景说:“大寒凝海,惟酒不冰。”(《食疗本草•酒》卷下引)它不光可以抵御严寒,还可以激发了人们的热情,使彼此隔离、疏远的关系在酒的作用下得到缓释和解除。所以,有人说:酒席是中国人最好的交际场所,微醺的人们多了粘合剂,在酒席上,酒成为中国人情感共同体建立的催化剂,也成为中国文化远古以来的一种不变的推进力量。我以为还是有道理的。

       法国作家巴尔扎克曾写过一本书《论现代兴奋剂》,他将酒与咖啡、烟草一起归入三大兴奋剂之列,甚至将酒与曾经肆虐欧洲的霍乱相提并论,认为酒精是一种大祸害。但是有资料显示,巴尔扎克从不喝酒,所以他对酒的仇视和贬损应该是个人的偏见吧。中国古代对酒的评价以宋人朱肱的《酒经》最为中肯, 他说:“古之所谓得全于酒者,正不如此,是知狂药自有妙理,岂特浇其礌磈者耶?五斗先生弃官而归耕于东皋之野,浪游醉乡,没身不返,以谓结绳之政已薄矣。”当然,他也强调了酒的两面性,即:(酒)“虽能忘忧,然能作疾。”所以,他要求饮而有度,醉而不乱,这是真正的嗜酒者必须遵循的原则。只可惜很多酗酒者失去理智,不仅伤害身体,其结果是摒弃、毁坏酒器和酒具,我以为这或许也是酒器在现代无法与茶具争风的一个原因。

    关于酒器,我还要说说我们蒙古族的酒具。蒙古族喜欢用大碗喝酒,一般有银制和木制两种。我家里有一只银碗,外围是木制的,上面雕有蒙古族传统的吉祥图案。每当我请朋友聚会,一定拿出这个酒碗,再配上白色的哈达,为客人敬酒、唱祝酒歌。所谓敬酒并不求客人一口喝完,抿一口即可。如此一来,有些平常滴酒不沾的朋友,也会因为这只精美的银碗和尊贵的仪式尝上一口。所以,我非常赞赏我一位朋友的话:喝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用什么喝?怎么喝?与谁喝?如果是美酒,盛在精致的酒具里,与同道者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那将是最美妙不过的事情了。在古贝春酒厂最让我难忘的当然是那里的各种香型的美酒——我尤其喜欢那里的酱香型酒。但是更让我难忘的是他们教给我的一种饮酒方式,就是一定要喝出响动,在酒入口的一刹那,甚至要发出鸟啼的美妙的声音。我以为这是一种情趣,一种豪情,一种境界,让我感慨。所以,在离开古贝春酒厂之前,我第一次用我的母语——蒙古文书法写下了“美酒”两个字,献给他们,感谢他们又让我理解了酒的美妙和酒所代表的人类情感和精神。这种美妙的情感和精神将与酒一样伴我一生。

 

                                                                                                       (已发《人民文学》2014年7月)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