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第三条腿
寻找第三条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76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园:唢呐村的另一种乡音

(2006-03-03 03:31:33)
分类: 纪实图文
            刘园:唢呐村的另一种乡音

             

             (之一)

 

刘园:唢呐村的另一种乡音

 

刘登丰向子孙们教授吹唢呐(2002.3)

 

寻觅飘逝的音符

抚摸着城市高高低低的建筑物,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犹如天籁之乐,穿过时空长长的隧洞,弥漫在京城的上空,似梦想中亲切亘久的淮北平原一样,在我的耳边久久的挥之不去。

  

  身后是家的方向,从那个方向,洒落着我的多少欢乐与失望。此后的日子里,每每思维最为清晰的时候,一声悠扬地,似乎扯着丝丝哀怨的唢呐声,在我毫不预感的时候,远远地飘了来,呜呜咽咽地萦绕在耳畔,将心扯的丝丝缕缕,令我颤栗不已。而当这个时候,刘园这个再平常不过又再小不过的村庄,还有唢呐艺人刘登丰老人以及他的子孙们,就如打麦场上一只饱经风霜的石轱辘,鲜活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这种印象,经过时光的打磨,愈加清晰和不可忘却。

因为我的老家就在那一带,从20023月中旬桃花盛开的一天开始,这种印象在我的记忆中已经很久了。每当想起时,我总是感慨生活的艰难和人世的沧桑。记得20033月份又去了一次后的整整三年间,我的心里经常在告诉自己,应该去刘园了,可至今也没有让这个心声和愿望落地!于是, 心中就隐隐多了一丝歉疚和不安,似淡淡的乡愁和缱绻的思乡之情,从记忆的深处悠悠地浮了上来,为了这个唢呐村,为了我的采访计划,也为了另外一种释放;这时候,我禁不住慨叹,声声唢呐,是故乡土地上的精灵,早已融合到我的生命当中去了,因为那个神奇的东西包含有太多太多的乡音、乡情。

2006年的春节终于来到了眼前。早在节前我就思谋着,就要回老家了,就要去刘园了,就要把我的唢呐村的故事延续下去了。可就在我节后初三夹在回家探亲的人流中坐火车先期赶到信阳亲戚家时,因为雪天的突然降临和京城事务的安排,以及交通的极其困难,使我不得不即刻回头于初六赶回了北京,这个时候,我的豫南早已是银装素裹,而我的心里也更是千里雪飘,遗憾萦怀。我的又一次计划落空了!

然而,另一个让我始料不及的消息传来了,终年75岁的刘登丰的老伴方少芝已经于去年的11月份在新蔡县城大儿子家住时突发脑溢血去世了!这个曾孕育了刘园和唢呐村的伟大母亲,这个如刘园悠远的曲牌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辉煌音符和重要音节就这样突然断裂了,使我对刘园这一历史乐章的记录也突然地看到了一道在也连接不上的空谷!在我的这个图片专题里不会再有方大娘的身影了,也不会再有我所要力求表现的图片了!

我不知道,在她的一生中,丈夫和儿孙们于唢呐声中送走了多少亡灵,现在,是不是她在另一条路上行走的时候,听到了丈夫和儿孙们为她奏出的带着从未有过的浓浓的亲情安魂曲!唢呐声声里,这可能是她最大的幸福了,可谁又能从中醒悟到点什么呢。

是的,人死如灯灭。我却突然想到,时间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历史,历史就是时间;时间在生命的终结时停顿了,生命在历史的断裂里泯没了,历史在时间的停顿下断裂了!而唯一没有终结、没有停顿、没有断裂的就只有唢呐了,就只有唢呐里喷射而出的乡野之声了!这,或许就是我的脑海里突然感受到的、我魂牵梦绕的唢呐村里如电光雷火般冲荡过来的另一种乡音吧!

 

 唢呐,早已成为刘家人生命中的一部分(2002.3)刘园:唢呐村的另一种乡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