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2013-11-15 11:13:12评论 it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李瀛寰

 

柳桃,这是柳传志驰骋商海以来,第一次以自己的名字冠名产品。

联想控股现代农业板块——佳沃,继今年5月首推佳沃蓝莓上市后,1112日再推出第二个旗舰水果产品——“金艳果”猕猴桃。

与佳沃蓝莓上市不同的是,这一次,一份有着特殊意义的产品也同步推向市场,佳沃集团、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与本来生活网共同推出“褚橙柳桃”组合装。

所谓“褚橙柳桃”,指的正是褚时健的冰糖橙和柳传志的猕猴桃。

褚橙的故事,去年已广为人知:曾经的云南烟王、红塔集团原董事长褚时健二次创业,从改良土壤开始培育优质水果,成功培育出冰糖橙。

命运坎坷的褚时健在经历了人生变化之后,以74岁高龄开始立志农业,十年磨一剑推出了“励志橙”。

“巴顿将军语: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这是去年10月底褚橙进京引发热议时,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在微博上发出的感慨。

与褚时健更心有灵犀的其实是柳传志。投资现代农业,柳传志用心良苦,而在“柳桃”的命名上,更看出柳传志的魄力和胆识。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佳沃出品的“金艳果”猕猴桃

 201111月,曾掌管联想集团半壁江山的新兴市场老大陈绍鹏接到柳传志的邀请,担任联想控股现代农业板块的领军人,开拓现代农业和食品业务。

在欧洲时,被当地人问起中国食品安全的柳传志一度无语,“一定要生产安全、放心、高品质的农产品。”柳传志说,为了选择陈绍鹏,他们花了近一年时间。找一个IT人来做农业,因为现代农业不仅是养殖、种植,还涉及到运输、管理、销售,甚至利用互联网工具为产品提供一切服务。 

20128月,佳沃集团在原联想农业投资事业部基础上正式成立,陈绍鹏任总裁。佳沃两个字,取意“佳品天成,源自沃土”,更有人、土、水、天的元素,寓意深远。由此,陈绍鹏真正专心做一个农民,走上田间地头,开始研究土壤。 

像做IT一样经营农业,要做到“全程可追溯、全产业链运营、全球化布局”,在这个三全战略指导下,陈绍鹏带着团队寻找合适的土壤、合适的地区、合适的人。 

在全球最优势的水果产区之一智利,佳沃投资并购了ArandanosPorvenir等五家种植公司,并与智利水果公司Subsole、澳洲果蔬公司PerfectionFresh战略合作,初步完成了跨越南北半球的全球化布局。 

IT时,联想主张“贸工技”,陈绍鹏说,经营农业后,佳沃开始了“技工贸”的路程:先从国际化布局开始,引进技术选好品种,做好产品,再谈贸易销售。 

1113日,在联想控股集团采访柳传志和陈绍鹏时,可以看到,曾经的IT人陈绍鹏如数家珍般讲起土地流转、土壤颗粒度时,柳传志看着手下爱将的变化,目光中既有赞赏,也有审视,同时也听得津津有味。 

对现代农业的努力,对安全食品的用心,这背后当然有联想控股对农业版块的期望。根据柳传志设想的时间表,2014-2016年联想控股要整体上市。 

“上市的时候,企业得有一个市值,有一个提供利润的行业,那叫我们的一级火箭。”柳传志在采访中说,“那个排兵布阵里面,农业是我们的二级火箭,你想上市以后,要连续每年的利润都能有所增加,你就得有二级火箭跟三级火箭,农业是上市以后释放利润的。” 

农业是高投入、高产出的行业,联想控股已经对农业板块投入超过10亿元,未来5年内,还要投入20亿元-30亿元。柳传志的二级火箭设计,给了陈绍鹏从容的时间,就是要把产品做好。 

农业的核心产品是大米、小麦,但佳沃先期选择了果业。“果业是一个大行业,有超过5000亿元的规模和产值。过去十来年,每年增长速度差不多在13.6%以上,未来几年增速都会在8%-10%。” 

柳总讲话历来很通透,也非常坦率,他直言:“别人都做的,我们不会轻易去做,而水果容易做出高端品牌,在商言商,这对佳沃的成长有利。等佳沃有了口碑之后,绍鹏他们对农业也更了解之后,也会做大米这样的基础农产品。” 

不得不说,联想控股的做法,既有战略,也有战术,但同时更有着改善食品安全现状的努力和改良中国现代农业的热血,做的就是放心食品,要结出“良心桃”。 

在这些努力之上,佳沃和陈绍鹏才敢把“金艳果”猕猴桃称为“柳桃”,因为这个产品就意味着有了柳传志的背书。 

柳桃与褚橙的关联,其实也是两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对现代农业的追求。20134月,69岁的柳传志专程带领陈绍鹏赴滇拜访了85岁的褚时健,两人相见谈到现代农业志趣相投。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柳传志专程去云南看望褚时健,并去工厂参观。

 

也许有人认为,命名褚橙、柳桃都是营销,但在“企业家教父”盛名之下,能把自己的名字与水果联系起来,在我看来,从商业角度来看有营销之意,但更多的却是“风险”。 

当我把“食品行业的风险”这一问题抛向柳传志,柳总脸上有了更为凝重的表情,他称,联想“务农”已经做好了“挨板子”的准备,如果有错误也会勇于承认,让公众理解并相信联想也有能力出产高品质的水果。某种意义上,这既是自信,也是向陈绍鹏传递压力,必须把柳桃做好。 


“褚时健是让我非常敬重的企业家,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我认为是我的荣幸”,时至今日,一代企业家领袖柳传志,对企业机制变革、其它企业家的命运都格外关注。同时,两位老企业家联手,以自己的信誉誓言要做好农业产品,做出更多的放心食品,这也是企业家的责任所在。 

“褚橙柳桃”,是中国企业家为农业的殚精竭虑,也是拿自己一生的信誉“赌博”,赌的是必须做好安全、放心、高质的产品,赌的是呼唤更多人投入安全食品之中。 

1113日的对话中,我除了与柳总探讨“褚橙柳桃”外,也谈到了“学习小米”、“联想申请银行资质”等互联网话题。 

柳总前不久刚与马化腾进行了交流,他也有很多感慨,科技产业变化非常快,当我们的技术储备、各方面实力有能力时候,再去做各多冒险。 

企业家,要先为企业负责,柳传志历来非常务实。 

有关柳总的更多心得,可以看下面的对话。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那天采访柳总,事先知道要谈农业以及金艳果,嬛嬛姐特意穿了件黄色的外套,柳总对此笑称为“金艳装”。

  

对话柳传志 


李瀛寰:我对这次“褚橙柳桃”这个命名非常感兴趣。对于这个命名,我有三个看法。1、我在微博上发了“褚橙柳桃”的相关信息,当即就有人评论说,营销到了极致;2、您一直是企业教父的形象,用您的名字命名柳桃,这里是不是也有一些风险;第三、跟计算机不一样,毕竟水果是入口的,食品毕竟存在风险。那么,用您的名字命名柳桃,您的心态是怎样的? 

柳传志:对褚时健先生,我从内心里对他非常尊重甚至带有同情。2000年前后,我曾经跟他一起开过一次领奖的会,他讲他怎么把一个亏损的企业做起来,其中亲自到地里边去看土壤的改良、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烟等等,当时我被他所讲的数字震撼:红塔山利税就有200个亿,这非常了不起。 

褚时健后来那么大岁数,仍然还能够去研究一个新的水果品种,70多岁出来种橙子,另外还改良了品种,心里头就格外感到对他很敬重,一个人遇到挫折以后,还能够有这样的追求,我觉得这种精神,人活着的这种精神,让我觉得非常了不起。 

想去看褚老,其实一直是我的心愿。那时褚老正好送了一盒橙子到我们这儿来,让我们品尝,正好我们也是做农业,我和绍鹏商量去看看,一是表示敬意,老人在这个时候,有人对他精神尊重,我觉得对他也是一种支持、内心的支持,或者说是安慰。 


李瀛寰:您去看褚老时,你们交流的更多是土地、水果、农业? 

柳传志:那年我们去看他的时候,他没有一句埋怨的话,他只是更多的谈到他对烟的了解,对水果的了解,以及土地他遇到什么困难,给我们做了这方面的介绍。去看他本身,其实跟做水果没有太大关系,去看他,就是我的一个心愿,我就想去看看他。 

我觉得把柳桃配在褚橙后头,已经对我是个很大的鼓励了。至于你说到风险这事,我没有多想,我想有陈绍鹏在这儿,风险怎么了?真的万一做不好,咱赶紧向社会道歉。但是我们一定会非常小心,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好。因为在联想的主力部队,是有这种基因的,就是我们好好认真的做事,如果真做得不好,我们就会承认。 

我觉得我的名字能和他排在一块,当时我觉得挺荣幸,没有想太多其它方面,大概就是这样。

 

李瀛寰:这个命名也是给绍鹏传递无声的压力。 

柳传志:不停地给压力。 

陈绍鹏:命名“柳桃”,就要求我们特别认真、特别负责任。 

柳传志:联想提倡能干会说,同时做事的认真态度,我们有这个基因,应该能做好。现在我想到,这个产品跟我名字有关,绍鹏你得小心了。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说到柳总给的压力,陈绍鹏显得面色凝重,重担在肩之感。

 

李瀛寰:您曾在不同的场合提到互联网新业务,比如小米的模式、互联网金融等,您对这块新兴的商业模式很重视。联想控股的布局现在看来比较基础,针对这些新兴的互联网业务,联想控股有什么想法或者布局? 

柳传志:前几天在一个报告会上,我跟马化腾交流,我觉得他说的话很到位,互联网服务本身就是一个平台,重要的是你怎么用好这个平台。比如卖水果,你还是得把水果弄得比较透,然后利用互联网工具进行销售以及一系列服务。 

我觉得将来绍鹏要在网站上建一个自己的网站卖水果,对我们毫不费事,关键就是卖出去以后,怎么能够及时送到,水果的质量是不是确实能保证,这些东西我认为更重要。 

我更多是在研究怎么使用好网站和网站服务,至于互联网其它方向的业务,除了网络游戏,我们此刻并没有准备进入。

我们做好自己的业务,现在先想的是服务业和消费品行业,这些行业比较不容易受到外边风浪的打击,刚才说的互联网行业本身,像君联资本投了若干个,这里边有一些在当时看着还是很好的业务,突然间由于新的技术、新的业务模式产生,立刻就不行了。科技仍属于一种变革期的时候,相对来说不是很稳定。我们支持君联资本以投资的方式去做这些,而自己控股本身的业务,先做更扎实、更稳定的业务。 


农业、化工、能源这样的业务,我觉得都是属于稳定的,是不会发生崩溃型灾难的业务,我们把这个基础做好了,然后联想会在某些尖端领域内进行突破,我们现在突破的方式,就是支持联想之星,联想之星里边有好多在制造业相关领域非常尖端的,如材料工业,这些我们都在支持。 

我跟我们的执委会说,能够把整个联想的利润做到几百个亿、几十亿美元的时候,市值又非常高的时候,我们可以大幅度冒险去做一些。我还是得替我们公司的生命负责,先把这个弄好,然后再为国家争面子。诸位觉得我说的是道理吗?不是,你甭说,你去细想这个事实是这样的。科技变化太快了,柯达、乐凯,数码相机出来了,胶卷行业就毁了。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两位老企业家见面,柳总很开心。

 

李瀛寰:此前联想控股表示将在2014-2015年左右上市,对于上市一事有哪些规划? 

柳传志:大概会是A股或者H股。联想资产将分成两级火箭来推动上市。第一级火箭就是联想控股的核心运营资产,这块是以保证在上市时,保持比较好的利润和一定的吨位。上市后,二级火箭就会逐渐释放出自己的规模和利润。像房地产、消费品和酒类就属于典型一级火箭,农业是典型二级,健康产业典型三级,还有金融也属于一级,像小额贷款也属于一级。 

对于农业来说,农业要真正地做好,指导思想要明确,不能急于求成。它的投入又大,要看准了做。

 

李瀛寰:您之前提到申请银行资质一事,能否具体再讲讲?如何结合联想控股的小额贷款业务? 

柳传志:小额贷款是我们收购了安徽一家叫正奇公司,对它增加资本,组成正奇安徽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不过,小额贷款和银行不一样,银行可以吸收存款,它不能。

行业的开放是金融业的大好事,像我们这没有经验的公司能不能做得好,我觉得是个问题。我们如果真的要走,将是要走条新的路,和互联网联合起来走条新的道路。 

据我们现在了解,民营银行是按照地区批,所以中关村肯定会申请一家银行,我相信我们会成为银行的发起者之一。 

在直接投资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充足的经验。被投资企业,也有需要贷款的。比如,我们之前入股的汉口银行。由于我们介绍的被投企业贷款,风险会很低。此外,我们现在也在积极申请银行资质。

(完)


对话柳传志:柳桃能和褚橙并列,是我的荣幸

《时代周报》首席记者,分享独特视角下对科技产业的独家解读。这是我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我的公众账号两个方法:一是扫描此图,二是在微信“添加朋友”中->搜索账号【yinghuanlee】->关注!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