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论真实》

(2014-01-08 11:05:1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笔记

继《论扯淡》之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哈里•G法兰克福,再度发力写了姊妹篇《论真实》。同样是两万多字的小册子,同样是饶有趣味的辨析,只不过,我个人感觉,这一次孙涤的翻译比南方朔翻译的《论扯淡》要流畅,起码读起来,有了那么一点行云流水的感觉。当然,陈嘉映先生也在书后的“跋”中认为法兰克福教授此书只是“触及”了真实这个话题而已,涉及面较窄,且未能“深入”。区区一两万字的篇幅,对于一个哲学教授来讲,似乎也没有多少“施展”的空间。

 

书中说的是“真实”,还是离不开“扯淡”和“撒谎”。而且法兰克福教授明确说明,他的讨论集中在真实的价值和重要性上,而全然不涉及我们对真实的求索或寻找真实的经验。换句话说,就是只讨论“是什么”和“为什么”,而不去管“怎么办”。

 

开宗明义,法兰克福教授指出,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人认为真实并不值得尊重。众所周知,在公众人物和政客的圈子里,对真实普遍有着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谎言和扯淡四处蔓延,各种虚伪和欺骗也层出不穷。这事放在中国,有一个例子最明显,也最著名,那就是喧噪一时并以闹剧收场的“华南虎事件”。周正龙曾经信誓旦旦的那句“我敢用脑袋担保,照片是真的!”如今已经成为笑谈,“正龙拍虎”也成了一个成语,借指“用欺世盗名的手段获取个人利益”、“做假被揭穿后抵死不认”。在华南虎事件中,周正龙及其背后的相关利益方,将“真相”和“真实”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法兰克福眼里,也有一些所谓的“后现代主义者”反对“真实”,他们的观点是:某一事物被某人认为是真实的,乃属于个人观点,或是社会压力驱使之下得出的结论。也就是说,很多判断本来就不是事实性的,“只不过是表达了个人的感受和态度”,甚至严格说来,“本无所谓真伪”。而法兰克福则通过建筑师、医师、作家、艺术家等人的例子说明,真实的价值在于大家“必须以各自的方式懂得如何把事做对,至少能够避免错得离谱”,因为行事正确或错误差别明显,在真实和谬误之间确实有一个清晰的界限。

 

在继续追问“为什么真实是有用的”时,他明确指出,充分掌握足够的事实,即实际的知识,与我们的目标和利益密切相关。当我们了解真实情况,也就是说认识何为真实时,我们方能了解现实世界与我们的一些具体利益是怎样关联的,从而能够预计我们会面临怎样的可能性、怎样的危险和风险,以及合理的期望应当是怎样的。一旦掌握了需要知道的真实,就能够对于我们希望发生的事情和不同行动产生的结果做出理智的判断。而如果缺少了所需要的真实,我们除了瞎猜、想入非非,以及他人不着边际和不可靠的建议之外别无依傍。一言以蔽之,掌握“真实”可以使我们能够明智行事。所以他断言,离开真实我们将无以生存,我们需要真实,不仅是为了知道如何活得出色,也是因为此乃生存所系。我们的成败也取决于我们对待真实的态度,无视真实的话,无疑将未战先输。

 

法兰克福由此得出结论:任何社会,尤其在文明社会,万不能漠视、轻视或忽视现实和实在的重要性。任何社会,只要还在发挥些微功能,无不需要对真实的各种实用性有切实的认识。毕竟,要是对真伪都漠然处之的话,一个社会又怎么能够对它的公共事务做出清晰的判断和健全的决策呢?如果对相关的事实都不甚了了,它又怎么能够审慎有效地解决问题?因此,越是发达的文明社会,就越重视陈述事实的诚实性和清晰性,对它们的尊重就越自觉,对何为事实的准确界定就越执着。这一点恐怕很多人深有同感,很多人去国外做生意、留学、旅游后,有的就会觉得美欧日的人,特别讲原则,特别“傻”,不够“精”,特别“不活络”,特别受规矩,而国人则喜欢偷奸耍滑、坑蒙拐骗。因为人家更在意什么该做什么不能做,尊重“真实”,而我们这里则盛产“周正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