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716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关雎鸠鸣于洲

(2015-06-12 11:29:12)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斋意盈

                             关关雎鸠鸣于洲

                            书法家关建洲素描

                                                                                                              大鸟

      初夏,薄暮时分,接到老友关建洲的酒约。

       对话寥寥,只知对月三人,便欣然应允。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每当他又获一个国家级重要奖项,或作品又亮相于书界一个顶尖展览时,他都会单独约我小酌,平静相陈,坦言以告,既无矜伐,也不遮掩。

      在这人心奔竞、世道浇淋的叔季之世,不再奢望能分担挚友的焦灼痛苦,但倘还有朋友愿与你静静分享他的冰爽快乐也属很不易了。不易的我,果然在那个幸福的夜晚,如期收获了来自同样不易的建洲的那份荣光――他的作品进入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展。

      在书法界,四年一回的国展素有“跃龙门”之谓。因为,只要作品能有幸入展其一回,作者即可跨入中书协高迈的门槛,可见其难。而建洲,迄今已入展四次,更难能可贵的,他这次快意扫却秉持多年的“缓按急挑,长波郁拂”的汉隶家风,而率意以“游龙翔凤,飞石云卷”的草书傲然观场。

       鸡刀解牛,也粲然可睹。这是自信,也是功力。

       我时常在饶有趣味地暗问自己,关建洲为什么能成长为关建洲呢?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但还是能想起一首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每当这首远古的民歌,从《诗经》中潺潺流出,便感到一种清澈,一种明净,看到一个起身侧立、上下探寻的清晰背影,那种蕴藉而温婉的感觉绕指而流,洗肺濯心。

       绝非名字之间的简单偶合,而是精神质地上的巧遇和邂逅。

       诗意缠绵之中,一阕《关雎》,起于“寤寐求之”,途径“辗转反侧”,终于“钟鼓乐之”。伴随着这个陌生男子的相思之哀与新婚之乐,古典的审美也完成了一次情感之旅,最终缓缓定格。

       浸淫碑帖之中,那个关姓老牌男人迎风独立在河浜之上,怀着对书法的“好逑”之心,始终思慕着书道至美之境的“窈窕淑女”。始于参研“参差荇菜”的众家法帖,左采右择,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通过几十年的毫尖凝汗,砚田跋涉,终于面壁心开,龙场悟道,求得了“窈窕淑女,钟鼓乐之”的大成之境。从此,满纸烟云横生、电闪雷鸣,关建洲完成了对自己书法艺术上的领悟与塑造。

       在自我书法悟证、锤炼之路上,建洲正是延循了这一轨迹。且看他用墨笔填就的一张不完整成绩单:作品入选第九、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三届齐白石书法展、第三届林散之书法双年展、第二、三届全国隶书展、全国第二届草书艺术大展、第二届全国篆书展、第三届书法兰亭奖、全国首届手卷展……

       仙人献桃,必摘自先灼灼其华,后硕果累累的虬枝之上。
       就我所知,建洲最初醉心于《张迁碑》,以端庄内敛、规矩严谨的汉隶碑刻为范本,夯实了扎实的书法础基,然后又遍寻《石门颂》、《石门铭》、《史晨碑》等汉代碑刻经典,细心揣摩,认真磨砺其间的笔情墨趣,在追求金石气的同时彰显独特的书卷之气。其用功之深非常人可拟,其悟领之到也非同侪所可企及。

       汗水加天分,识情并才力,在长达几十年的濡毫探纸中,渐渐成全并成就了今日的建洲――他游走于隶、篆、草、楷之间,幻化其形,不变其度,最终以凝炼、圆劲、宕荡的用笔,奇纵散朗的结字,呈显出野逸清奇、古质空灵的审美意韵。

      于是,他可以用自己独树一帜的华美典雅艺术风格,来流露做为书家的自我艺术道白,那是他早年即皈依于艺术并痴痴独语的呓语,也何尝不是散存于天地自然之间的书法真谛对他的呼唤。

      建洲笔下落落,其字古厚雄健,气象率真,用笔遒凝,圆中寓方,摇曳振荡,动中妙造,雄迈而静穆。字形忽长忽方,变幻率意,自然天成,稚美无华,点划之间飞动畅达,飘逸秀美,无论巨轴还是微扇,均墨迹生动,形态各异,曲尽其妙。

      他的字,或喻圆于行笔之中,其字体秀隽生动,风神逸宕,展示天姿之美,或显其流丽横逸、浑劲舒展之态,或结体实佳,骨肉匀适,情文流畅,神韵凸显,这可以追溯到对《曹全碑》、《孔宙碑》、《刘熊碑》、《乙瑛碑》等的长期凝视与钻研。

      他的字,或用笔遒劲如屈铁,会篆于隶,朴率生动的结字势态,茂整方雄,气象中含有一种古拙天真的意趣,或字方磔圆,拟出自然丰茂、质朴灵活的笔触,工巧中含其质拙。在这里,又可以看到《张迁碑》、《肥致碑》、《开通褒斜道刻石》的碑铭对他产生的深刻影响,这是数十年参帖不止、临池不辍的无声回报与响应。

建洲深谙,做为书家,不管走到何时,攀登到何处,永不可懈怠的就是临帖之功。活跃在晚清书坛极具个性和饶有影响的大家何绍基,在晚年于《礼器》、《张迁》两碑用功尤深,仍各临百通。细审其晚岁所临汉碑,有心的人会发现,他并非形而上地临其形,而是以形攫神,形远旨近,是一种极具个性创意的“临”,实为托古求新,故而“临”出的汉隶与古篆,都已非原来的字意,而钤有自己凝结涩拙的独特印记。

      建洲之临与何氏之临,莫非取向为一?

     人到中年,在临帖研碑同时,建州忽然对汉代简牍书法有了浓郁的兴趣,望简生义,观简起兴。这也使得他的隶书揉进了汉简横生奇态,生气活跃,自由流动的笔意和法度,同时形成了他独特的碑石性和装饰性兼具的简书风格。

     细观其书,整幅之间妩媚天然,生机盎然。每行各为气势,又互为照应。这一行此外字形如小,那一行彼外字形必大;此行生波磔书,彼行发竖笔直下,错落参差,极露灵性。章法启行草,布白比汉印,趣味绵绵,绕梁经日,回味无穷。

     参帖是必要的,但却不是最重要的。一流的书家必是法天、法地、法自然的,文与可“见蛇斗而草书进”,怀素“观夏云多奇峰,辙常师之”,张旭“观公孙氏舞剑器而得其神”。当书家与大自然目遇神会而忘怀本我之时,那才是全然舍去红尘功利,无关世俗臧否赞誉的回真之时,而艺术的顶峰向来质朴自然,需要书家解衣旁礴。

      唐人孙过庭在他的《书谱》中有过见的之论,他认为书家笔下之字应该具有这种意象:“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道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

      张旭把满腔情感倾注在点画之间,旁若无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赞之:“张旭善草书,不治他伎,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这是一座山峰对另一座山峰的致意。

      建洲显然比我们更懂得其间蕴藏的无限真意。因为将书法融入自己人生,架构其精神苍穹的他更为清晰地知道,天地宇宙的大美才是一切艺术的本质与核心。

       就在此刻忽然明白,建洲这次走进全国书法篆刻展的草书作品为什么是历历数千言的老子《道德经》了。

       老子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道德经·第二》)老子的天籁之声,在建洲耳中,是否化为了书法至境的启迪?以书道映天道,可见建洲是在认真聆听了。

       旷野空寂,云淡风轻。河浜上,沙洲间,关关雎鸠正在独自鸣唱,啁啾声声,好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