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3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老友大作《学院派精英于冰》作序

(2013-02-08 14:23:36)
标签:

老友

作序

于一个

天空

所在

分类: 书斋意盈
为老友大作《学院派精英于冰》作序

(此书已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面向全国新华书店发行,谨祝于冰。)                                 

                                   菱叶疏

  

正值隆冬时节,窗外凛冽,斗室生寒,想必所有的荷塘也都已然萧疏满目,凋敝不堪的了吧。

于冰的砚田,此时却秋水盈盈,荷叶田田,正是欧阳永叔笔下“翠密红繁水国凉生未是寒。雨打荷花珠不定,轻翻。冷泼鸳鸯锦翅斑尽日凭阑”的一幅盛景。他以荷为主题的又一部画集《学院派精英于冰》已经收笔束卷,即将付诸枣李。

雪花在天空漫舞,荷花在画集里斗妍,自然与艺术构成的美的对峙,让人在荒寒的冬日视野里,平添一种错位审美带来的无限欣喜与生机盎然。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自从北宋周敦颐的一篇流光溅玉的《爱莲说》横空出世,莲池,便成为古往今来几乎所有词人诗客瞩目的所在,莲花,成为他们笔下永远咏叹、歌赋的对象

李白沉吟过:“渌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蘋。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

杜牧惊叹到:“荷叶荷花相间斗。红娇绿嫩新妆就。昨日小池疏雨後。铺锦绣。行人过去频回首。

陆游这样描述过:“风露青冥水面凉,旋移野艇受清香。犹嫌翠盖红妆句,何况人言似六郎!

辛弃疾也如此感慨过:“红粉靓梳妆,翠盖低风雨。占断人间六月凉,期月鸳鸯浦。根底藕丝长,花里莲心苦。只为风流有许愁,更衬佳人步。

心怀绮思、多愁善感的文人惊叹于莲花的清姿素容,高洁绝尘,将其诗意地形诸笔端,通过自己独特的观察角度与比兴手法,将的形象品质,或朦胧或直白地表达在意欲讴歌皎洁人格,深含曲婉的人生意象上
    着意莲塘、驻心菡萏的一流画家人群,相较之下,却就少而又少了。
    原因很简单,真相好画,逸调

荷花的凌波之姿好摹,荷叶的婆娑之态好写,但其整体构建的美学意境却难以表达。坡老说得很中肯:“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世之工人或能曲尽其形,而至于其理,非高人逸才不能辨。”

正是基于荷花的常形简、常理深,而自己又怀着强烈的辨其解、解其奥的探索精神,于冰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将视线盯向荷塘,将宣纸铺向水面,临池痴坐,伏案冥思,苦心孤诣,挥毫不辍。

最终,他参破心关,顿悟真趣,然后妙运于手,水色交融,笔墨淋漓地创造了他独己的一种苍劲放逸的写意荷花图式。

其胸中逸气,悉数吐纳在尺幅之间,望之自然,就之清新。

从而,他也营造出了超于法外、得造化真意的一派意趣。应该说,那就是“谁言一点红,解寄无边春”的化悟之境。

荷花入暮犹愁热,低面深藏碧伞中。

美是需要观察,需要领会,需要体味的。但于一个画家来讲,更需要他高超的艺术表达与呈现。

走进于冰画作之中,一边,宛若置身荷塘,清气可嗅,妙花可掬;一边,又远离荷塘,步入凌空于真实之上的艺术再造境界。不管他放肆地泼墨染叶,还是内敛地留白束花,不管是轻笔构勒水下游鱼,还是焦墨点缀枯槁莲蓬,他都在着力去华消糜,舍繁就简,营造出一派沉浑典雅、蕴藉深致的书卷气息。

因而,浮现于他画幅之间的,是一池清风明月吹拂来的花香,还有暗香浮动下的鸢飞鱼跃,最难得的,还有一纸远离尘俗的澹雅与宁静。

读一画而有三得,眼不虚行。

                                                                     2012年底于邯郸墙角  大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