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3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节咏叹调·之三

(2008-02-09 12:25:01)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斋意盈
 春节咏叹调·之三

    只有在文字中,我才呼吸匀称,表达自如,像翔于水底一尾身形轻盈的鱼。而生活的岸上,就拙于应付许多东西,比如向有恩于己的人说感谢,比如向亲切的人表达爱意,比如解释一场由己带来的并不深奥的误会。拜年,也是比如之一。

    从很小的时候就惧畏拜年。不知道傻傻地走到邻家,向哪个终年不见天日蜷缩阴暗炕头的老太太鞠完躬后,她会投来怎样疑窦丛生的目光;害怕被热情的什么远方亲戚,用他粗糙的手来虚情假意地抚摸我的脸;更应付不了热情的同学妈妈硬要留下吃饭的坚硬客套。

    但有母亲的详细布置和殷切叮咛,作为一种礼节的投递员和交换品,我还得挨家挨户走去,弯着匪夷所思的腰,听着不相干的夸奖,收获着大把不喜欢的糖果……你知道,违心做的事总归是一种煎熬。而这种煎熬,在无数个春节里一直持续到大年初一午饭的来临。路遥的早晨是从中午开始,我的春节也是从中午起步的。

    所以,今年我作了一个聪明的决定。提前向老家宣告我和母亲的春节在异地,同时向身边的友人说过年将回故里,高挑白旗,选择逃避,以求浮生半日清闲。

短信却不依不饶。许多很久已音讯皆无的朋友,都在手机此起彼伏的嘀嘀声中闪现,截至刚才,我共收到了236条来自大江南北的春节问候。字字关切,声声祝福,他们集体用欢乐的话语围剿了我。忽然感觉,我公然认识这么多人,人力资源原来这样茂盛,甚至使我幸福地提前联想到自己向世界告别时的隆重与繁华。

    莫言说少年时吃了人家一根白罗卜,长大后就一定要回送人一棵老山参。而春节短信等不了那么久,木瓜与琼瑶的远古吟唱,在诗里呆着就好。胡萝卜换心里美就行,惠而不费。于是煞费苦心,埋头编撰,真辛苦了手指头。

    想想十几亿人,不分老幼公母,都坐在沙发里屏声静气地对着小小的手机用功,就想笑,笑人终不能免俗,笑人终不能摆脱人群的裹胁,身不由己地前行。米兰·昆德拉写过二战时德国一个特立独行的青年,听到街上人群呼啸,就走出来想看个究竟,结果人群中有人递给他一杆枪,说,走吧,他就被卷入了沸腾的纳粹队伍,1小时后,肉体变成了遗体。人群具有冲刷性和染缸性,想在其间作独立浊世一翩翩佳公子,美的你!

    粗略统计了一下收到的短信,90%重复,甚至有10%还带着发送者上家的姓名,像编辑传给我的见报稿件赫然还有通讯员的地址和邮编,令人捧腹。他发给我的由衷祝福,来自另一张陌生的嘴巴,我定向投放的热情洋溢贺语,是抄袭的毫无个人感情色泽的别人唱词,群众之间互相赠送的,竟然是一条形式热烈而情感空洞的标语,这就是泛情感化世界必然造成的情感缺实。周国平明确说过,他讨厌诸如“温馨”之类的字眼,因为被用烂了,被垃圾了。

    当一个温情脉脉充满古典寓意的辞藻,被从深闺拽出,拉上街头,在大众的哄笑欣赏中,获得某种普及意义时,它原先的美感就从一些捍卫它的人心里消失了。美,因挚爱而选择放弃,在放弃中选择持久保存,这是难言的。比如,婚后的陆小曼之于苦命的徐姓诗人;比如,托尔斯泰笔下的娜塔莎之于欣赏少女时代她的我们。

    美,需要个人珍藏。开放而降级使用的任何美,哪怕曾经眩目而夺魄,都让人惋惜并痛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人格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人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