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488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唉!那些饥饿的眼神儿

(2007-09-20 13:09:29)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书斋意盈
                   唉!那些饥饿的眼神儿                 
                                                                             坐公交上班的路上,我一般目不斜视,这当然无关乎孔子教诲的什么非礼勿视——只是因为懒——懒得看窗外贫乏无味的街景和千篇一律的人,而只将眼睛电钻一样,矢志不渝地盯着竖在前排的那个脑壳,直到下车。
    某天早上,也许前排那位同乘的脑袋太油腻,要不就是他脖项上皱褶里的黑泥过于肥沃,我将眼识趣地转向了窗外。这一转,就看到一家银行门前排着的相当壮观的队伍。这种队伍,在善于用几枚鸡蛋或一袋洗衣粉调侃咱们这带老大爷、老大妈的商家门口,我有幸经常观瞻,而陈列在银行门口,我就起疑:银行不会斋心仁厚到向市民分发钞票吧?
    同车有人在义务释疑解惑,“你看这基金卖的,多火!”
    的确火。火到连七老八十的夕阳红们,都顾不上遛公园、打太极,顾不得养花侍草、含饴弄孙,而纷纷加入了购买基金、股票的行列,将所余无几的暮年大好时光,无私地奉献给了憨态可掬的中国股市。白发萧散满霜风的老人尚且如此,遑论床上辗转反侧一心致富的意气风发年轻人?
    贪吃的股市,饥饿的眼神,一拍即合。全民性集体癔症就这样轰轰烈烈撒上了。
    在17世纪早期的荷兰,忽然爆发了郁金香热。人们用高于珠宝的价格叫卖着这种今天滏阳公园成顷地种着的花卉。在那次迄今历时最长的疯狂投机活动中,郁金香的价格,甚至标在阿姆斯特丹、哈勒依姆、雷登交易所的标价牌上。而今天看来,那太是场可笑的闹剧。现在,谁举着一枝郁金香走向心爱的人,说这比一枚钻戒值钱,献给您,姑娘会啐他一脸的。
    而21世纪初的中国,热的是股票和基金。全民炒股,全民爱基,是这个时代最为浪漫的呈现。罗素说:“参差多异之生活,就是生活全部的美。”人活着,怎么能只谈工作,只讲人生,只让生活艺术化?还应该群体性撒些癔症才更显丰富。我在熙熙攘攘抛售、购进证券的人群中,就看到了罗素先生说到的这种“美”。
    如果用审美的观点看,中国的百姓无疑最具有集体浪漫主义情怀。领袖一挥手,万里江山红;股市一抛饵,万众齐啄钩。缺乏个体意识的我们,从来就不缺乏跟风的疯劲儿。但“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优哉游哉,聊复尔耳”的心理素质,你有吗?大家都在买,便总有大家的道理,我为什么不呢?这是典型中国式的聪明,也可以说是典型中国式的愚蠢。
     我曾向一位熟谙股市的专家虚心请教股市个中隐情?他可能看出了我笨,一时半会儿入不了门道,便用比方教育在下:有两个卖烧饼的,生意都无人光顾,于是,俩家伙嘀咕后开始了这样的行动。头天,他们各自拿出1块钱买对方的烧饼,别人看了觉得不理解;次日,他们各自掏2元钱买对方的一个烧饼,别人觉得真好笑;第三天,他们将烧饼价格抬到5元一个,仍然互相买走,别人吃惊了,因为他看出这烧饼价格一直在涨;到第四天,果不其然,烧饼成了8元一个,于是围观者开始抢购烧饼;第五天,两个卖烧饼的走了,傻剩在街上的,是那些高价买烧饼的人。他们举着沮丧一路哭着回家。
    我心软,看不得别人抹泪儿。就唱首王德培的元曲为大家解闷吧。“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的不销魂?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
    饥饿的眼神儿,此时都变成了绝望的眼神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赤裸
后一篇:明月照素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赤裸
    后一篇 >明月照素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