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3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别了,过去的这一年

(2006-03-08 21:19:57)
分类: 书斋意盈
                         别了,过去的这一年
 
 
     这一年,已无可奈何地交代了。现在动用“穷途末路”来形容,还得用过去将来式。真惭愧。
    我将每一个过去的年度,都认为是与自己鲜活的生命诀别的过程。不断与自己的一部分告别,不断为自己哼唱挽歌,不断为自己送行,构成了我生命中重要的内容。
    一年过去了,生命的长河中,又缩短了一截,永诀了一程。回首凝望的目光里,难免就有了自我哀悼的意蕴。
    365天,攥着的多大一把日子呀,衣服在身上作了几次减加法,小日头几起几落,怎么倏然就全从手里挥霍光了?少年时一天很短,一年很长。现在反了,一天很长,一年很短。短得没有细节,没有回味,没有余味悠长的思索。逝水流年。对时光的奄忽之叹,对生命的沉郁寄兴,就总结为四个字吧——覆水难收。
    虽然难收,如同作了笔蚀本的买卖,还是要盘盘点,清算下自己。
    生意清冷,账目自然简单。
    这一年,诚惶诚恐地迎来了自己的本命年。12年等一回,不易。作为贯穿这一年度的重大事件的见证,我羞涩但勇敢地被装备上色泽暧昧的内裤。项上顶着的是颗不信邪的脑袋,臀部却套着件避邪的裤衩,多具有反讽意味?在反讽中成长,在自嘲中前进,刘恒《黑的雪》中处于本命年的李慧泉这样咬牙切齿地说过。我举四肢赞同。
    这一年,左脚背被不知名的菌类悄悄开辟了根据地,长了片其痒无比的癣。用过的药膏可以铺五米沥青路,但癣傲气凛凛,坚韧不拔,执着而调皮地与我痒着。人生难得一痒,魏晋名士们就喜欢扪虱而谈,但痒哪儿也不能痒脚上。谁敢在优雅的办公大厅,扯下顶风臭十里的袜子大搔其痒?病不怕重,怕难言,怕部位下流,明末的陈老莲晚年失明,老头子用“从此不视庸碌之辈”赳赳自况,若脚上长癣,他会和我一样气馁,一样的得癣心虚。
    这一年,喜气洋洋地挪了新窝。冯谖劝孟尝君狡兔三窟,我没人劝,劝也没用,而且我不属兔,属豪猪,属刺猬的,只为生活多一份雍容,多一方与自己周旋的余地,就勇敢地向老娘伸出无耻的左手,然后右手收获了一枚可爱的锁钥。附带,有了供书和我双宿双栖的独立书房。我可以潦草地生活,它们不能,它们是我延请至家的朋友,是终身的伴侣,待友之道贵乎敬。看看气宇轩昂挺立的一壁书籍,我检讨,先前是如何愧对深爱着我的它们啊。
    这一年,女儿摇身一变,忽然出脱成了一名初中生。余光中说,孩子身上都是优点,惟一的缺点是会长大。为拒绝成人社会,做《铁皮鼓》中永远长不大的小奥斯卡吗?不,不要那样。但孩子怎么成长的那样快呢?她用匪夷所思的成长,来提醒我懵懂无察的衰变。仔细瞅瞅自己,确实,身体用得越来越旧了,许多不适次第崭新涌现,身影也拖上了疲惫的色泽。想向车学习把自己带到医院去年检,脚步忽然踯躅起来,真发现离合或发动机出了故障怎办?就别庸人自扰,也别扰大夫了。掉转车把,将自己运送回家。
    这一年,读了很多有益的书,写了很多无谓的文字。枯灯如豆下,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在书与笔之间丈量人生,蕴藉思想。孟子说吾独养吾浩然之气,大鸟说我独消遣我有涯之生。岁月如歌,行走其间的人岂能呆板无韵?流水孤村,柴门一曲,山水间寻逸性,书本中求明理,乱泉声里通屣,黄叶林间诵书,隐身其间,快意江湖。将人生当作一首诗来经营,每一个日子都会散发幽潜的墨香,举心香一瓣,持之送己,也送人。
    这一年,放眼四野,心游八荒,将时与事纳入视野,把思与辩糅入笔下,文君当垆,端坐三尺柜台,惨淡经营《七日守望》。自知梧鼠五技,身段儿并不漂亮,承蒙捧场,竟也在青楼之外赢得薄幸之名,于稻花香里听取掌声一片。袁子才说“聪明得福人间少,侥幸成名史上多”,真乃见道之论,不由我不抱愧。
    这一年,抽了不少的烟,喝了不少的酒。钱包向酒店殷勤敞开,工资与烟摊合作愉快,灌溉下的酒,汇聚起来,可以与一个颇具规模的鱼塘相媲美,燃烧的烟枝,应该被环保部门课以重罚。烟熏浊肺,酒走愁肠,日子在吞吐之间,坚定地迎来,又坚定地送往。清代无锡的华坡,每至岁末,取一岁所作诗稿画本,享以乾脯,酬以美酒,聚而焚之,自谓祭书画。我至岁末,当怎样向憨厚朴实、任劳任怨的胃和肺二同志表达敬意?小伙子们,好好干吧!实惠些的奖励没有,只能抚胸拍肚予以精神慰勉,乞谅。
    这一年,腰带减了一扣,体重少了八斤,胡须年产量提高了三成。蒲柳之姿,望秋而谢,人生至此,慨当以慷。手搭凉棚,已提前看见前方袭来的暮霭沉沉。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生命的大彻悟,生命的大自在,在此时全部门牖洞开。潇洒地掸掸裤腿,掀一把并不存在的长须,“自笑一声浑是胆,挥毫依旧爱狂风。”豪气沛胸,爱愿宏博。
    这一年,凝聚力欠佳,伴我左右的老友纷纷变节,时常枯坐书斋,品啜众叛亲离之苦。总计,骑丢自行车三头,走失手机三部,携款及身份证私奔钱包一个。自行车坐在谁屁股下都是骑,手机贴在谁耳边都通话,钱走进谁口袋里都是花,不必伤感。可代表着我,说明着我,比我本人更具说服力的身份证呢?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音讯杳然的身份证啊,你会想念我吗?为伊消得人憔悴,清泪今向幽处垂,生当报恩,死当结草,衷心希望飘零异乡的它守身如玉,赐我以平安,不枉相识一场。
    这一年,就这样收场了。肤浅而深刻,细腻又潦草。
    我与我的2005款拥在这年最后一个晚上,剪烛低语,作永别前的最后温存。
    她说:存念到天涯。
    我说:相忘于江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