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鸟
大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3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落在路上的遐思

(2006-03-02 20:28:13)
分类: 书斋意盈
                      散落在路上的遐思
                                                                                                                                                                                            大鸟
         家和单位的距离不远不近,脚非常满意。
        更妙的是,它供我漫无边际遐想或思索的时间,合适得不知说什么好。子曰: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路也一样。我为之相当惬意,抵达单位时,老想报以打一两声悠扬的酥痒响鼻儿。
        于是,上下班的路,便成为一场朴素的盛会,一个不事张扬的个己隐秘节日,一片灵魂解开鞍辔得以自由奔跑的绿色牧场。街,也就不容推辞地成为一本平摊着的哲学书籍,我游走在有限的几行字句里,读到的是无尽而且琐碎的思想碎片。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只要路允许,而脚还乐意憨厚地驮着我走,这种状态将一直持续合作下去。
                                                                               
        这的确有丝异样的舒畅。骑车走在早晨洁净、宽敞的马路上,阳光温润,清风习习,每一个毛孔都在近乎贪婪地大口吸纳着这细腻的清爽和明丽,肺叶空灵可纳百川,湛蓝如洗。街道新鲜得甚至有点陌生。游走其间,感觉自己也新鲜得像枚顶花带刺的黄瓜。岁月不饶人,行走的街道却如此大度地宽恕了我。
        永不相识的众多陌生背影,在眼前或疾或徐地骑行,有的意气风发,有的老迈迟滞,衣着、动作透露着他们的年龄性别,也在无声地诉说着他们各不相同的生活境遇、文化修养和精神风貌。一样的是,他们都在沿着各自出门时既定的方向行进。 他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1800年前的竹林下,伴随着打铁声的一问一答,充满了象征性的隐喻——“来所来,去所去。”是的,他们,还有我,来自家走向单位,来自出发地走向目的地,来自青春走向衰老,来自诞生走向消亡,来自寂灭而又走向寂灭。
        时空无垠,浩淼无际。在微乎其微的偶然性中,我和你,竟然拔冗而出,以活生生的生命形式屹立在这个世上,不但同时代,而且在一样的早晨就同行在一条曼妙的街上。这是多大的缘份,怎能不心生感动?活得麻木,行同走肉,是对造物上苍的一种辜负。活得懈怠,了无生趣,是对生命的最大亵漫。为此,我愿意以感恩的情怀,诚恳地活着,充满知性地生存,并向所有视野所及的面孔,还有背影,微笑。
        假如人生是一出自导自演的活剧,每个人都能坐在台下,预先知晓属于自己的结尾,明了闭幕的时间,把日子倒推着过,那位为一次晋升失败而愁眉不展的青年,那个刚刚失恋而抑郁寡欢的姑娘,还有那个因卸任而沮丧的老头儿……他们一定都会释然胸中郁积的块垒,吁口长气,然后对自己说:真是,何必呢?谁还会不珍惜时间,不敬畏生命,不享受阳光,不拥抱爱情,不热爱人群?诗人替你感慨了,“甚至于在梦中都能感到/生命的船正渐渐下沉/而且,越是接近死亡/就越是对人间爱得深沉。”
                                                                                
         更多时候,路上的我习惯将欣赏的目光投向沿街伫立的树。
        树不是姑娘,盯姑娘久了会让她骄傲,还可能会让她在心里为你道德课成绩打出一个并不理想的分值,当然,“英雄频频顾,青娘自低眉”就有点古典审美的意思了,可你遇不到。
        树不这样,它兀自站着,慈祥地看着川流不息的人,也和蔼地接受你投来的目光。它注视过的人太多,在你没走到这条路上时,它就在看,在你离开路后,它仍将看。永远玉树临风,落落大方,打量你,也任尔打量。它们舒扬着各自的风致,曲尽其妙。你仔细瞅,再高明的丹青妙手笔下的树,也没有栖息在天地中一株自然生长的树,长得那么入情入理,那么像树。
        树是大地竖起的昂扬生命旗帜,是绿色的庄严神谕,你聆听不到,不是它不存在,是你只能接近它,却永远抵达不了。飘逸中不失沉稳和含蓄,蕴藉里自有风流与洒脱的众树,我愿将谦卑的灵魂做你脚下一掊潮湿的泥土。上善若水,高贵如树啊!
        街两侧,树排列有序,宛如一支等待检阅的仪仗队伍。检阅者的自惭形秽与被检阅者的英气逼人碰撞在一起,彼此的角色被迅速置换。
        真幸运,树检阅了我。
        每当觉察到在被树检阅时,心里立刻郁郁葱葱,一派苍翠。
        其实,树就是扎根在大地的人,人本是一棵行走在大地的树。只是人无根。而树却从地下吸吮生命底蕴,再将生命意志勃然伸向蔚蓝的天空。接天通地,这是何等伟岸的生命气象!
         多想像树那样活着——
         春天来了,就拂上嫩绿,笼上轻烟,给多情的男女以温柔的爱的偎依;
         夏天来了,就枝叶肥厚,绿影婆娑,为燥热的人们撑起把遮阳的巨伞;
         秋天来了,就卸却盛装,落叶委地,用凄婉和决然摇曳那些善感的诗魂;
         冬天来了,就万木雕敝,素面朝天,在风霜雨雪中静静聆听春天的律动。
        这样从春到冬认真想过后,我沮丧地知道,自己终究成不了一棵树。不苟流俗,不把自己定位于现世层次,永远追求表象之后深层次生命体验,不断建构高迈的人格体系,并在其间寻求生命的形而上的慰藉,这当是树的精神内核了。
        在我书橱中出入的人群中,只有两个人比较接近树,一个是第欧根尼,一个是陶潜,前者为了一缕阳光的照耀,敢让亚历山大侧开身子,后者敢为自己托树取名——五柳先生。
         我只配仰望树时,略带歉疚地悄悄温习一句来自姑娘的夸奖:你是个像树一样的男人。
         树啊,您嘲笑我吧。
                                                           
       这个城市的街道很多,也很长。而现在,我走地最多的却是这一截。
       命运中一定有这样的安排:我和这段路,必定从某个时刻开始发生关联,我从此将用脚丈量它,它从此用路面运送我。附带,将隶属于它的所有景致也热情赠送。
        它耐心地期待着我。安祥又急切。像拥挤的火车上,空着的一个座位在等着站台上一个手握坐票奔跑而来的旅客。
        某天,随着搬家公司粗鲁地将一堆家俱连同我卸到这截路的一端,一个着42码休闲鞋的男人,终于走到了这段路上。我用脚,路用面,亲切握手。
         多么奢侈!尽管路上涌动着形形色色的人流,而在我的单位与我的家之间这个卡尺上,游标只有一个,那竟是我。人民公路人民爱,人民公路爱人民。为人民建的公路,却有一段归我专用,我决定从此以后,走进故宫看到御道时再也不心生怨忿了。
          又一辆公共汽车憨傻地开过,右脑门儿和臀部粘贴着永恒的车路号,也永远是走走停停,吃进一批活物,再拉出一批活物,消化能力永远奇佳,驾驶位上的面孔却崭新而年轻了。人们只管坐车,无暇顾及那个拉了他们若干年的老师傅,此时正被人拉着赶赴烟筒。他用车辙划定的人生轨迹,如今已总结为飘散在另一条路上的纸钱了。
         路不老,老的都是赶路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十年三念
后一篇:漫画漫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十年三念
    后一篇 >漫画漫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