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8,340
  • 关注人气:1,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18 :感念诸暨 (2)

(2016-10-22 09:04:11)
标签:

五泄禅寺

玉兰儿

合寿

浣纱读书会

采蓝画话

分类: 结绳

 

 

201618 <wbr>:感念诸暨 <wbr>(2)


                                                      后来整理图片时才发现,好大的雨啊 

                          牌匾上这几个字,还最最喜欢这个“泄”:)

1

雨还在下,下得还好。

雨本身并无声响,敲击到车窗上,有噼啪的生脆,敲到地面上,有嘻嘻哈哈的水花,

敲到脸上,是彼此唱和的一种惬意,或微微的失落与张惶。

雨不介意,也不知道知道。

呼应的,都是自己的心。

 

一路上雨敲窗,我念叨早间的梦。

厨房,沙发,冰箱。然后告诉他为啥为啥,他大笑。

我是能扯啊,我是能今天接着昨天未既的事业接着做梦的人啊。

母亲一直念叨着给我冰箱,某人一直念叨着大大的真皮沙发。

我太接地气,我心心念及的,除了厨房,就是厨房。

 

“两碗面哦!”他停车,我叫面。

面馆的老板大叫,你们怎么这么早?

老板脸上有了油光,气色很好,与老板闲话。的确很辛苦。

我替老板说话:哎呀生意太好了没办法呀。

老板进厨房间去喊面,背影也是笑着的。

 

昨晚第一篇《感念诸暨》同期发布在朋友圈,圈子里第一时间朋友说:雨神。

好吧,这个十月的,飘洒着桂花清香的秋天,请叫我雨神。

 

玉兰儿说,快写五泄,快写五泄。

我说,那是要跳开读书会喽?那么你写读书会喽?玉兰儿很忙很忙,琴瑟在御品牌下400多号人的咸淡要掌理,所以一直喊着辛苦的她,未曾有一天停歇下来。

温润的女强人。

但是,她总是抽得出读书写字的时间,合了那句,如若热爱,绝不辜负。

 

201618 <wbr>:感念诸暨 <wbr>(2)



 

每月的18号,有诸暨的浣纱文学读书会。

应邀而来,仿若曾经来过。

十月的这一晚,与赤峰的人,坝上一幕幕惊天动地的美景一样,是需要慢慢消化,领悟,梳理的。我没有想到这些随手涂抹的小茶画,会在西施故里赢得这么多触动与感动——突然有了久违的亲和感,也想谢谢自己。现场那般温和也热烈,从60后到90后的读友们对《采蓝画话》厚爱有加,每一番解读都有着意外的延伸与惊喜。合了那句,好的读者一定对原作进行了第二次创作,“有怎样的读者,就有怎样的哈姆雷特”……看着现场飙泪的女子,一个两个孩子的家庭主妇,我竟有些怔住了,很想上前去,抱抱她,意外的是,她告诉我们,是爱人叫她来参加这场读书会的……后来一次次跟姐妹说起这一幕,我说,一定是有一些委屈和辛苦,在某一幅画面,某一句随笔,某一杯热茶和场景里,寻到了温暖的依偎。

每一个人遇到,驻足,打望,凝视,乃至回想比照的,都是另一个自己。

每一个人,都需要心灵的安在,需要一个出口,接纳与释放。

迎风沐雨,薄酒浓汤,可浅尝二三,也可一笑而过。

 

似乎又跑题了。酒窝娘娘说我的赤峰还没有写完,仔细想想,似乎是的啊……

只有留存岁月慢慢挑拣,梳理,收藏或遗忘。

 

 

201618 <wbr>:感念诸暨 <wbr>(2)



2

好吧,那就说五泄。

准确的说,是浙江诸暨,五泄禅寺。

之前订的高铁票,是19日早上的回程。念及的不是周末,不想给有人额外的负担。玉兰等不似我这般闲人,可肆意漂游。有一盏热茶的相对与懂得,哪怕隔着山水云天,也仿若时时相守。17号下午,我问玉兰儿:谁来接我呀?她说,当然是我!要了我的往返车次,说,“方便改签下午的车次吗?19号上午有时间,我想带你去五泄禅寺。”

 

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有点抓心的,是这个“泄”字。

18号的读书会一直延续到晚间11点半,“琴瑟在御”采蓝茶画的纯棉手绢也同期上柜,那晚签的手帕,比书多……我笑言:签字签到手抽筋……回到酒店,洗漱后上床,已经过了子时。8楼之外,雨声辽阔,我心念的,还是那个五泄的“泄”。

为什么呢?

 

甘棠会馆的茶主人德玛,已经是第二次见了。十分温婉柔软爱熬夜的江南丫头。第一次见她,是她带了同好来宜兴。那是个夏日,酷热,笑笑的样子,有几分倦意,也是那种一眼看到就知道是同类的女子——说茶,说壶,当然也说玉兰,因为是玉兰叫她来找我的。我喜欢她的干净好看,还有一点点的婴儿肥,像捧着她的桂花红茶的亲和感。

 

德玛头晚送我到酒店,19号大早陪我吃早餐。看我盘子里的细软,轻轻问:你今天不吃素吗?我笑,我哪天都不吃。早间翻看朋友圈知道,1019日,农历919,是观世音菩萨出家的日子——朋友圈里不少佛门弟子,也有基督教徒甚至小众教派,所以经常会看到各种开示,提携与戒律,当然,还有大把心灵鸡汤。我喜欢其中那些有滋养的部分。这么多年来,想着自己走过的那些路,那些反思与认知,能够做到不盲从,不轻信,但是,始终存有有未知的敬畏与理解。

 

201618 <wbr>:感念诸暨 <wbr>(2)



 

3

德玛开车接了玉兰,我们往禅寺去,路上依旧飘雨。

玉兰穿得像花仙子,香云纱的外披,花色相合的淡雅,鱼头家的收腿白色棉麻裤,白色登山鞋——我大叫,你凭什么叫我带羽绒服?凭什么?

玉兰也大笑说,我先生也说我神经病呀。

德玛说,姐姐呀,我们上一次去太冷,是什么时候啊,飘雪啊,我们在山里过夜啊!

这一程,我控诉了无数次:你为什么叫我带羽绒服?

 

不到一个小时的路,中间有一段在修整。

路上,玉兰突然说:阿若你帮我写五泄,我这篇文字欠的太久了,我实在是太忙了……我没吭声,因为我不知道等着我的,或者说我将遇到的,是一个怎样的禅寺。自在的人,也更青睐自在的文字,所以也不想借助百度的复制粘贴,写一篇不走心的文字。你看,我心里悄悄念叨的这些,玉兰未必知道,只是嘀嘀嗒嗒的雨声,在随后的路程里,高低清浅的唱和。

 

步入山门小道,门卫喊买票。

玉兰和德玛笑盈盈的走过去:我们可不可以刷脸啊?

这一刻跟随我们的,是一团一团的雨雾。潮润的石板路,云蒸霞蔚的远山,还有,一下子把我们拢入怀抱的竹海——跟赤水的,跟宜兴的都不一样的竹海啊。

在一方石碑前驻足,得知“五泄禅寺”的由来,是五个大小不一的瀑布倒灌人山……然后然后。不管那么多了,只是空气里满满的山里的清润,脚下一步步明净的苔绿,“山色空蒙”“雨亦奇”,一步一字的这样念叨着下山。不太摆弄手机的我终于忍不住,德玛呀,给我们照相呀!

 

也是这一会儿,有消息进来:是满城风絮,一个诸暨的书香女子。她说:“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感恩遇见”。我就想起那双浅笑着递过《采蓝画话》的眼睛,回复说“五泄禅寺”。

我想作为本地人,她一定明白,我在这里了。

一小会儿,手机再响,还是她:“合寿很帅。”

我有点懵,想的是,这丫头或许发错了。不管他了。

 

继续下山。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