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68 :书事,粉红的袜子

(2014-12-05 13:56:02)
标签:

陈晓维

清茶

水云

玉兰儿

书事

分类: 悦读
    1.
    广东的燕子、东北的清茶先后来。
    小镇时雨时晴。
    一样的聊天,吃茶,看壶,然后说起许多书。
    合了那句,相见欢。

    每次站在书柜前,不管小城,皇都还是当下的江南,都觉得差那么三五本,如同年轻时站在衣橱前,五颜六色中找不到自己。春天时燕子送给某人的《花乱开》《木瓜玩》等已统统被我纳入,车前子被翻看的近乎飘零。一见素面朝天的燕子,果不其然,会读书的样子。当远道来的某大师说当年做梦都想娶一个会煲汤的潮州女子的时候,我看着燕子嘿嘿的笑了。

    燕子站在书房里,说之前她同夫君来的两次,虽然未曾见到,但是“处处感受到你的气息”。
    那两日热闹,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茶香酒香的,半梦半醒。
    
    江湖味道弥散着,呛人也醉人。
    
    清茶更多的淡然和婉约,文字往来几千个日子了,才像仕女图中的书香女子,静静的走下来。她搭乘了三个小时的大巴从上海来,之前的凌晨我还在和燕子喝茶,天亮后五个小时的午觉把自己睡得散了黄儿。开初主张她坐高铁,当她说买了长途车票,我懵了,不知道小镇有几个车站。
    我一懵,清茶也立马懵了。
    “我的妈呀,我买错票了吗?”她在微信上问我。
    我狂笑。脑仁儿都笑疼了。
    都是发散思维极强的主儿。

    从见面到道别,好像只有24个小时,我们一直在说话。
    某人说,那么多的话啊。把清茶的,彩鸥的,玉兰儿和我的人样儿发在朋友圈里,
    电视台共事过的芳妹子说,你们是一个设计师打的版啊。
    形象极了,也生动极了。

    之前之前,28号飘雨的黄昏,带车往高铁站接武昌的大哥,去时走反了方向,回转时就钻到小巷弄里去了。迷路啊,何况小镇飘雨的冬日,天黑的实在太早太迷蒙。一个女人,情何以堪。

    2.
    她们共同的话语是,谁谁谁的书,你一定喜欢。
    她们说回去了发书单给我,我没有等,也没有催。

    没记住。可以确定的就是清茶说的《巨流河》?讲国民党的。
    她说,你一定要看。
    似乎太多作者和出版社,必须写在纸上了。除了当即下单给某人定下进口的润喉糖、解酒的蜂蜜(也是怕一转眼就忘了)。但却勾起了我买书的热望。双11以来,最热衷的是每天在唯品会上抢欧舒丹,似乎在竭力找寻一种味道。是什么,尚不得而知。
    之前买来的林青霞,不管窗里窗外,还是云来云往,能看的就是几张图片。
    其实,这便足够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色,不能求全。
    想来,十年前买的胡因梦,还真的不错。
    但不管怎样,艺人的书,多半不必理会。

    3.
    先是遇到了陈晓维的《好书之徒》,在线读了几行,再看出版社“中华书局”,立马抓入购物车。次日书到了,果然让人欣喜。不是欣喜,算是惊喜。
    1号的微信里记录着:今儿气温陡降,捧书在手,一盏昏黄之下竟欲罢不能。平实大气不叽歪,轻描淡写里里皆是过往云烟。好看啊。你知道他们吧?张允和,翦伯赞,南星……还有康生的字,真他喵的漂亮。
    玉兰儿在回复里说:这本书我看过,也是个药引子,因为他的书,才买了充和老人的。又说,扬之水在《棔柿楼杂稿》里有提及。
    水云则说:他(陈晓维)博客里文章也不少,读了好几年了。

    自己的确孤陋寡闻了。只是合了那句,不管书里书外,网路上下,该遇到的总会遇到。

    《好书之徒》最喜欢的一篇是“薄英,充和,桃花鱼”照抄个段落:

    如果说《桃花鱼》是一把提琴,他演奏的就是张充和低回婉转的书法和诗歌。对于这样一部典雅的东方诗集,薄樱会选择怎样的木材呢?他首先想到的是中国人喜欢的紫檀和黄花梨,但这两种木材昂贵且不易得。与其比较接近的是印度紫檀。印度紫檀虽然是一种“亚花梨”,气干密度较低,但有着漂亮的深浅相间的红褐色条纹。有趣的是这种木材里含有强烈的染色剂,又一次薄英打磨完封面后,把沾满木屑的衣物和家人的一起丢尽了洗衣机里,等洗好了拿出来一看,一切都变成粉红色的了。其中有双被染成红色的袜子,薄英至今还在穿。

    而今,人到中年后的自己,愈发喜欢这种娓娓道来的简单平实。所以在书页的空白处,我用蘸水笔写下了“粉红的袜子”。是了,如果是我,我会用这样的标题。所谓天地草木,皆有态度,但应如是。
    读了那么多年的董桥,一样是写收藏中的书香墨痕,真的,更喜欢陈晓维。

    水云说:他(在博客)的文章都很长,但每次我都是一口气看完。这家伙经营文字从容不迫,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步步为营,所以读起来就欲罢不能。……老一辈笔下多是那些价值连城的老古董的因缘聚散,隔我们毕竟太远,倒是新生代这一波如杨小洲,扫红跟我们息息相关,读起来亲切。

    杨小洲的书,手上有一本《快雪时晴闲看书》印象已经淡了。人在不同的年纪,不同的境况,对文字的诉求与期翼会不尽相同,有些当年的倏忽与淡然,或许回转时遇到,会惊为天人。也许,另一种情况是,视若无人。

    扯了这许多,又陆续到了扫红的《坐店翻书》,杨小洲的《逛书店》,陈子善的《不日记》,孟晖的《金色的皮肤》……冬日正是读书天。这两个下午读完了扫红。感觉是,就那么地吧,终究是底子浅了,说来道去更多的好像是博人一笑。只是要向所有的爱书人致敬,只是要爱所有的爱书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