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814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66 :微雨春风

(2014-11-18 19:28:51)
标签:

蒋勋

林青霞

声音

荔枝电台

文化

分类: 悦读

201466 <wbr>:微雨春风

                                 蒋勋先生近照。图片来自网络,未具名。谢谢。


    蒋勋的声音,好到难以言说。
    荔枝电台的《蒋勋细说红楼梦》可以在mini上下载来听。80回,每回分上下两讲,每讲75分钟左右。
    已经听到31回。少年心事,大树猢狲,各式章法,博古纳今,每每想让你给他注一盏茶。

    多在厨房间听。从淘米开始,择菜洗菜,拍蒜切姜,乃至开始炒菜了,也要把方太的抽烟档调到最小,怕听不清……如此日复一日,最爱的竟然是剥豆,因为那种听书的感觉最最好……据说最近的家常菜山清水秀,,哪怕鸡鱼蛋肉也颇有人缘,不知是否与蒋勋的声音有关。
    
    细细想来,其“悦耳”的根底应在于厚重的生活阅历和文化底蕴。在看似简洁的言说里,有着修为极深的音律美,措辞美,图画美、雕刻美、乃至穿越古今之美,中西合璧之美,大巧若拙之美……
    作家,画家,诗人。蒋勋的每一个头衔都是重量级的。已经将近70岁的老人了。
    ……
    说不完,说多少句都抵不上听他说一句,哪怕就四个字:谢谢大家。
    就如饕餮一番,满足无比。
    读他的书,不如听他讲书。
    真的。真的。真的。
    
    公众微信号“京剧书店”(推荐订阅)选载卢怡安写蒋勋《舍得,才看得到风景》说,三年前他大病一场后更加明澈,“他走到秋分的人生,却有着春分的气息。”文中一个段落极具画面感,说的是:
    “我们选在春分那天拜访他,初雨乍晴,他用那墨写了‘春风微雨’四个字。”那墨,是之前舍不得用的黄山松墨,“把苦心珍藏的真的拿出来用,那心情是活泼的,舒坦的,过瘾的。”又说蒋勋当下里的生活状态“我是在乱玩啊。看到地上的黄瑾花啊,最近苦楝开了,我就去看苦楝啊,尝试去画一下。苦楝的花很小,颜色又那么淡,木棉花开的时候,颜色那么艳,它在旁边大家都看不见了……”

    这四个字,春风微雨,像极了他的声音,而谈及他用墨的“活泼的,舒坦的,过瘾的”也像是在说他的声音。我想,如果缺少了少年时的懵懂与顽皮,青春的莽撞与果敢,中年的历练与纠结,蒋勋的声音一定不可能有这样的通透,干净,豁达与柔和。蒋勋的声音,在我的听闻记忆里,几乎是声音的极致,说专业却浓郁着烟火,说寻常又若流水高山,说远着就在耳边,说近了却又如天籁。那声音不讨好,却又处处都是好,不煽情,却又字字都是情。
    是月在林梢,晚风清送的写意,是真山真水,山水相连的铺洒。
    那个声音你是一直愿意他在身边,却又害怕他一直在身边的。
    万一是做梦呢,万一梦醒了呢?
    可是那个声音那么安然,是梦里的声音,也是梦醒来,它却还在的声音。
    

    想到将是一场跨年的倾听,欣欣然。像新年的团圆桌上,多了一个亲人,他会不停的耐心的温柔的问你:“这样子可不可以理解?”让你觉得妥切与安然。偶尔会想起陈丹青,像想起另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只是人这一生,不同的旅程,会遇到不同的安好,一份真心,哪怕曾经,便也足矣。

    人原本是很简单的动物,喜欢与欣赏也很简单。
    只是,蒋勋是可以日日相见温暖如初的人,丹青是用来欣赏与仰望的。他真的有某种高仓健的冷。很高,也很远。一姐妹告诉我,明年我打算请蒋勋来,我喊着,一定要叫上我啊。偶尔想,又怎样呢,或许如同见丹青同学一样,远远地看上一眼就可以了?
    不会,我一定会听他开口说话,听他说:“潮来潮去,白云还在,青山一角。”

    相由心生,是一定的。以貌取人,一定没错的。
    或许,年岁愈长,愈发贴近温暖吧。如同夜风里在河边散步,河边的霓虹,垂柳,都让人尖叫。
    没有想到这一厢还有这般的好,可以日复一日的行走。
    你问,怎么走了这么久手还是冰的?我笑,不吭声。
    只是某人的手掌真是肥厚啊。像蒋勋一袭布衣上的大红围巾。那么红,那么暖。

    水云见我如此痴迷,建议我说:林青霞新书《云去云来》里写了一篇“老师的声音”,可以一读。
    为着这句话,买来看了。没有记住林青霞怎么说蒋勋的声音,却记住了他们一同往吴哥窟时,蒋勋说起青霞,说的是,有些人,一直是有神眷顾的。我信。真的信。

    曾与女友说起自己对声音的苛求。是日后的日后才明白,听了蒋勋才明白,不管男朋友女朋友,亲昵与远离的元素里面,特别重要的一点,不是人品不够好,也不是人才不够好,而是声音的分量,原来如此这般举足轻重……某段单身时光,曾遇到一位雪域高原的医生,呵护备至体贴细致,近乎完美的身高样貌,加上飞扬的文采,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只是总觉得有什么梗着的一种距离,怎样也走不近。直到有个晚上,一通电话之后,就再也不想跟那个人多说一句话。原来是那个声音,他的分贝,语速,声线……
    或许是今天才知道,在与人往来的要素里,声音竟然占了如此大的比重。
    或许每次说起青藏高原,我都打不起精神,也是因为有那样一个声线在那里?

    借着蒋勋的声音,仔细掂量在生命里走来走去的闺蜜亲好,旧雨新知,陡然发现,是真的,在既定的半径里,那些可以长相厮守死缠烂打的人,无一例外,都有着起码的柔和的轻缓的声线,如同,
    “春风细雨。”
    或者,细雨春风。
    我想,如若蒋勋说起这四个字,他会用后面这个秩序,
    因为,这里的平仄对仗里,有属于蒋勋身份角色的朗朗上口的音律之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