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22:冯唐 老树 晒太阳 (2)

(2014-03-24 08:42:32)
标签:

冯唐

老树画画

水墨

懂得

分类: 悦读

    前两天八大居士在微信里调侃我,你的线条比老树好。我大笑。这个,真的知道他是在调侃,如果说之前“千万不要学老树啊”是语重心长的话。
    但这两种说法,我都喜欢。
    某人酒后讲金农,讲文人画,讲题款和印章。第二天酒醒后翻出大册清金农来,边抱怨说上册肯定不知道被我塞到哪儿去了,边嘟囔着,我是喝了酒才教你,不喝酒才不会教你。
    我心说,你这是担心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吗?
    可是,金农他怎么画了那么多梅花啊!想起那句,乱花穿树。
    我更喜欢他的字。貌似故作风情,笔笔都是风骨。哎。

    我相信所有迟来的爱都有命数在其中。情感也好,文字也好,画画也好。在懂得的时候遇到“最难将息”。杭州博友麦铃《晒太阳》的一篇文字说,爱也容易,不爱也容易,可是懂得很难。
    有些人有些事,其实跟之前没有什么差别,不同的是,我们终于懂得。
    所以,如果有那么一点儿星光能够让我们灿烂,不要放过才好。

    冯唐《活着活着就老了》的推荐文字里,最喜欢柴静说:
    “他文字上嚣张的厉害,怪力乱神,但说起话来很平常,这个挺好,怕就怕反过来。”
    其实柴姑娘是给冯小唐大大的留了面子的,她真正想说的是:“幸好没有反过来。”不知道柴静是不是皇城根的姑娘,她要是看到了冯唐关于“二锅头是北京姑娘,脾气比你大,脱裤子比你快”,能给他一板砖不?很小的时候就记得老人家说,叫的狗不咬人。但凡嘴巴笔头色眯眯的都不必害怕。真的。

    今儿不说冯唐了。以后还会断断续续说。读书读到当下里,写字写了几十年,才明白一个道理,真正好看的字一定不是一竿子捅到底的,它一定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今天忘记明天想起钓自己也钓鱼的那种。

    说老树。
    不说老树的画,他说到底还是学院派、有模样的那种。说的是他水墨间的那些字。日后我老了,因为少年聪慧或许老年痴呆了,很多人都认不得了,但一定能记得老树,这就是他的画外的功底了。都说最近老树的画开始像华君武了,开始针砭时弊了,那我就不喜欢了,不好玩,属于弱智游戏。如果青山绿水,红男绿女,浅吟低笑里看得到的风云,看得到有无,
    像冯唐小哥喜欢的紫砂壶的壶铭“风雨一炉、满地江湖”,那才是大智慧。

    老树的打油诗有意思,真性情,有草莽气,也有爷们气。怕就怕男人画画画到后来没有了性别,女人也是如此(偏见,别敲我)。《花乱开》一书,有三分之一的画是喜欢到要临摹的,当然,要把男的变成女的,长袍无所谓,只是要换成女子的立领、盘花扣。那天彩鸥丫头提醒我,大头鞋要换成高跟鞋或者绣花鞋。潜意识里,笔墨或者色调的涂抹间一定隐喻着另一个自己的。绣花鞋,三两朵,便女人气,我喜欢。我不画女子的五官,是因为一勾出尖尖的下巴,立马就出现张爱玲的眉眼。所以,宁愿留一份温婉,几许留白。拿捏住女人大体的形,是少年时除了画了几年的大卫的鼻子,还临摹了不少戴敦邦的《红楼梦》。那就是基础了。
    但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我想说什么,想画什么。
    所以,对老树的感激,源于他的“指月之手”。或许足够了。

    继续抄书《花乱开》(江苏文艺出版社),有些是老树的话,有些是给老树捧臭脚的那些哥们姐们弟弟妹妹的话。不一一注明了,因为注明了那些人,我也不认识,也不需要认识,包括老树,老树的大白袍子,大白脸,大把的乱花,乱树俨然成就了他永远的印记。

    1.朋友有个小妹子 养了一只大白猫 起个名字叫正太天天儿子一样叫
      每晚给他写日记 定期还拍纪念照 问她为何不结婚她说男人都死了

    2.专业画家铁地说(我几次都看成地铁):技巧可以学,格调风骨之类的东西好像不是学得来的。真好。

    3.与天斗 斗不过 与地斗 斗不过 与人斗还是斗不过
      于是我们就撒娇

    4.月下来到江边 酒醉装作逍遥 江河万里东去 偷偷喝了一瓢

    5.梅花对我说 一年没见面 为我吹一曲 我再开一遍 

    6.手扶开花树 特想搞点诗 憋了好几首 不及花一枝

    话太多了,真正有兴趣的人,一定会买书来看,或者微博上@老树画画。我喜欢画册里这一段,深深的喜欢,深深深深的喜欢,照搬:

    我画画喜欢站着,悬着笔,是为了追求偶发性的偶然感,甚至一些错误,就像我喜欢交有毛病的人,所谓人无癖不可教也。
    如果你内心不够强大,不足够有趣,不足够好玩,你内心就会服从于那些外部的东西,为外物所役,比如说你会服从于笔墨、造型这些技巧。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强大,到最后才不管那些东西呢。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随心所欲。

201422:冯唐 <wbr>老树 <wbr>晒太阳 <wbr>(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