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814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12:紫微的气象

(2014-02-16 15:06:27)
标签:

胡紫微

生活

历练

分类: 悦读

    二月春早,夜雨呢喃。某人酒高斜倚着我沉睡。山风低徊,带哨音,带回声,自成章回。
    怕弄醒他,基本没动弹。偶尔酩酊,梦里梦外不那么分明,才算是“春梦了无痕”吧。是夜,在近乎凝固的沉静里,拿着手机狠狠地读了几年的胡紫薇,一不小心就是三个小时。
    子夜的静,静的一塌糊涂,从哪些文字里抽身,自有澄明,也自有粘稠。
    关掉手机、放平之后,却再难以入睡了。
    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唏嘘之间,或许可以重新认识一个自己。

    说起紫薇,便想起死党念青的邀约——明年四月,蔷薇满墙,你们便可以来山里吃茶了。
    明年就是今年了。早间是哪个茶客在说,幸好今年多了一个闰九月,否则这一年,都已经过了两个半月了。
    呵呵,我便是不急不缓的数着也忘着这日子,两个月后,多温馨清朗的场景。绿色的山风,绛色的蔷薇——错了,胡紫薇的微,不是草本的紫薇,而是微笑的微,微小的微,更喜欢这份注解,并坚信女人如果有了“微微”这样的呼唤,一定会有个淡雅随意的人生。但是似乎不是。从2009,到2014,5年,篇数不多,但是每一篇的分量和信息量都很足,如同新疆的大盘鸡,凯里的酸汤鱼……

    不知当年的那个美女是否这样打望过自己的名字?
    
    看她嘚瑟生于清明的那一篇,倒吸一口凉气,还好啊,民间更邪乎的说法不是清明啊,而是七月半,只是,看到每年亲好们祝她生日快乐时,还是乐出了声。
    某人翻了个身,拍打了我一下——我更放肆的笑了,
    每个人骨子里,都有一个坏小孩啊。

    我生于农历五月十六,就差一天的那种坏,也是可以通天入地的。

    紫微最后一次嘚瑟自己的美女照,是09年。这丫头生的实在是太标致了,标致到精明,标致到无可挑剔——只是这精明标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反而有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缺少了一点什么的感觉。“缺心眼”?07年的她是因为年轻、缺乏阅历过于自负而缺心眼的,五年后的她呢?
    我一直努力着找寻一个贴切的词,但是每一个词都从“美丽”一侧绕了过去。

    坦率的说,关乎茶与字,我已经愈发挑剔了……所以,巴掌大的手机、那么多的字,那么投入的读下去,足以见得紫微操纵文字的能力和魅力。尤其是影评,评点的几部情色电影近乎篇篇“大珠小珠落玉盘”啊,从《爱你九周半》到《法国中尉的女人》,文字老辣利落却又柔情万种,让你欲罢不能,所有的细节剖析到以“帧”计算——1分24秒,1秒,多少帧?
    也是,看着看着,又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女人,关于色,关于欲,关于色欲之间那点滴的方寸,关于男女之间点火后行进的节奏的品读与拿捏,洞若观火,明察秋毫,看的人真真害怕啊,而且而且,替这个聪明极顶的小女人无端的担忧起来——
    “聪明反被聪明误”,说的,或许是这个?

   她读苗炜的文字,推崇,我没读过,不知道;她说《非常勿扰》和孟非,尤其是孟非,字真意切,感同身受,如果我是孟非,因了这般懂得会狠狠地回应的,物质也好,文字也好,微信也好,总是一定是要表达的!她答博友的那些小往来,火光飞溅,灵性十足,让人爱的欲罢不能——

    馨在前一篇文字的回复中说,“她说章子怡的气象,她也有了她的气象。”
    说得好。而小溪用“惊艳”二字来定位她最新的关于女人抵御衰老的文字。妥。虽然那篇文字并不完全认同。
    那是些非要狠狠的安静下来狠狠的用心狠狠的挖掘狠狠地跟自己死磕才能端出来的佳肴,独属于胡紫微。
    胡紫微的拿手好菜中,最最的精华是累年的历练后的闪避与移位。

    不是错位,不是解脱,不是放下,而是闪避和移位。我以为是。她绝不再纠结于纠结不清的当下里大把大把女人们不胜纠结的纠结——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手术刀一般嗖嗖的利落与干净,我是真真的想喊声“值”!当年的撒泼算不得什么,不小心冲撞了镜头而已,我是真的这么想。
    被无穷放大的永远是女人的悲哀,前提是:你以为这是悲哀。

    敲打这篇字时,坚定着不回头去看她的博,是想要考证自己究竟记住几许,最最深入骨髓和拷问内心的究竟是什么——关乎敬业,布拉格的广播电台,我记住了紫微笔下捧读《三联》中苗炜这篇文字的那个下午,而关乎我的下午却充盈着荷塘与江南的意味,这是第一时间的闪现。我承认我已经很流俗很生活很不可救药了,所有的意义追求探索于我而言都能化解为哆来咪的“铃儿响叮当”,诚如每一个问我2013年收获的人,我都笑着套用念青的那句“跌停板”,但是,我记住了那个问答。

    有人问:你怕死吗?为什么?
    紫微说:我怕,特别怕死。之前是怕死了以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怕的是,死了以后仍然什么都知道。

    那么,丫头,聪明的犀利的不可方物的妙笔生花的在2009年的某一个下午突然明白了自己要什么的紫微丫头,这大千红尘花花世界,你真的明白了吗,你真的有什么非要知道着有什么非要不知道的吗?

    你看,记者出身的我还是擅长捉小辫子的。好的是,该遗忘的我们统统都把他遗忘吧,哪怕装着遗忘,也有一天总会遗忘。有些戏,演着演着就成了真的,有些戏,演着演着才发现自己在演戏。只是戏里戏外,都是自己,那么,还要那么多的因为所以知道不知道做什么呢?

   
    记得大师父说,佛祖是要你把自己交出去,而道家是要把自己找回来。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还是那位哲人说得好,“我最高明的地方在于我不知道我知道”。
    只是,我不记得他是谁了,我只是果断的关注了胡紫微,
    如同偶尔在静夜中,冷冷的,不动声色的,打望另一个自己。




附:贝加尔湖底的鱼 对你的博文发表评论:
   从读文字到读人是两回事,读胡紫微,是从喜欢她文字开始,至于她当年和她现在的人生观价值观之间的对比,从没想过,经蓝儿这次深入细致的剖析,我更看到了一个人的修养和超脱是真。其实不管是地位多高的人,还是地位多平庸的人,都是凡体凡胎,都有强势和弱点可捕捉,但我最看重的,还是他人的长处,比如胡紫微一竿风月样清丽而又无人能及的文字,我真真是喜欢。收藏了此篇,谢蓝儿!

     回复了 贝加尔湖底的鱼 的评论
这些话,说的太中肯了!欣赏!
可惜现新浪博客的评论看不到,也难得有有心人一一打开,所以把你的这些话,重新粘贴到博文里 :)肉体凡胎,我们都是人,都一步步的或是平顺或是略略艰难的走过,唯如此,才更为珍视今天的淡然与豁达。任何人,也包括我自己。深谢鱼儿。这些字,你是读透了的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413:细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413:细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