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02:无味

(2014-01-03 09:22:00)
标签:

陶庵梦忆

张宗子

冬日

江南

熟普

分类: 悦读

 

    1.

    从书案上发现的宫廷普洱,一副沧桑模样,似乎有年头了。阳光下仔细看,却又骨架清朗,闻起来也没有什么杂味。一次次想要尝尝,却一次次疏漏了。早间洗了头发,端了几块点心,终于想起来把它摆在茶案上,烧水烫壶,茶针显得多余,茶砖松散得已饱经风霜,层叠分明。

    里应外合的呵护着——茶汤清亮,像绸缎,像月光,只是——什么味道啊!

    跟他形容,“墨汁味、宣纸味,杂七杂八的书卷味,”

    “满腹诗文啊!”

    这个咳了一夜的家伙,打开电视就喊,“快看快看,海绵宝宝!”

 

    是啊,不能喝的茶,不管年岁价值几何,丢了就是。

 

    2.

    现在每读张岱,就会想起远在纽约的宗子先生。

    同名者何其多,但是穿越数百年的光阴,同在手边枕畔、相亲相近,还是很难得吧。

    好像很久没有看到纽约的宗子先生,更新博文了。

 

 

    那日与小楼浅聊,他说现在的博客已式微了。与三五年前的热闹比较,或许是的。但是当下的这种“式微”对于专注于敲打、专注于写字,或者真正借助于文字倾听或者诉说的人而言,不是坏事。

 

    之前数次读《陶庵梦忆》,都忽略了张岱的《自序》,这一回认认真真的展读,内心苍凉而又沉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深呼吸,还是有着某种挥不去的伤感。

    “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平生,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

 

    不多说。只是大致了解一个人的阅历之后,予他的文字会多一份敬意。虽然这些随笔看来笔触清丽,简约明了,但是,诚如编者所言:“随意不等于随便,轻松不是松散。”

 

    3.

    某人很好侍候。

    冬日里的白菜、萝卜,萝卜、白菜,加点五花肉炖他一大锅,加点咸盐生抽,起锅时一把翠绿的蒜苗末子,就吃得欢天喜地,一副我不过磅,谁来过磅的架势。老姨听到他的体重,连呼不可,不可又如何呢?不过是白菜萝卜,一点小酒,加上近邻的交好与欢愉,足够了。

    江南这个冬天的白菜萝卜,水分和糖分都足够,不知道是不是本地的。

    泰安的琴姐姐寄来那么一大箱山东煎饼,似乎很容易长膘的味道。

   

    忧愁谁都有那么一点的,不同的或许只是排遣的方式。

    “我骑着马儿唱着歌”——越简单的道理,或许越难做得到,但一旦做到了,你又会发现,一切很简单。

    妹纸羡慕我烧茶煮饭晒太阳,还要抄经读书大礼拜,哪儿来那么多时间?掰开手指算算,“每天你比我多睡三、四个小时,还有打麻将,平均下来我每天是多出来五个小时的——

    这300分钟,做这些事情,很容易的。”

 

    4.

   

    《陶庵梦忆》之《姚简叔画》中:

    “简叔塞渊,不露聪明,为人落落难合,孤意一往,使人不可亲疏。与余交,不知何缘,反而求之不得也。”

    颔首,微笑。

    呵呵呵。大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380 : 素人
后一篇:201403:云水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380 : 素人
    后一篇 >201403:云水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