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57 :初禅

(2013-10-14 11:45:26)
标签:

楞严经

清若朴

染香

砚台

分类: 悦读

 

201357 <wbr>:初禅



 

    草长莺飞时,江南新雨下,开始抄录《楞严经》,

    转眼,皇城西山的枫叶就红了。

 

    初始之心,并无太多念想,一笔一划间,更多感愿浸染于字墨眉眼的铺排。之前若干年,已分别硬笔抄写过《地藏经》《金刚经》《六祖坛经》等,《心经》的抄录亦不计其数,但发愿抄录这么厚的一部经文,且用毛笔宣纸日日沐香为之,是今生第一次。

    感谢梦幻泡影,虽然她美丽的眼睛看着我时,打动我的只有一句:

    “这是一部很美的经文”,但我所得却太多太多。

    这个过程中,要感谢的还有很多人。。。

 

    当下,《楞严经》抄写已近尾声,较发愿期限提前了两个月。从描摹一般的练习到功课一般的自律,再到当下近乎忘我的沉浸——癸巳九月初一日,我在佛前发愿,“有生之年,永为染香之日”——此间心路如何推演,并不真切得知。只知道一次次的,一个人独享的时光里,在读书、上网、游戏和抄录间选择,最后都端坐在长案前,不分朝暮,无有晴雨。并于回向给天下众生后一次次自问:

    “何为亲近觉者,清净身心,何为无复忧扰、积累福报?”

 

    那夜,开始抄录第七卷,下笔数行,突有清脆声响划破静穆。以为恍惚,再静,又是咋咧之声——循声而去,才看到茶案上那只刚刚启用的湖绿色钧瓷茶碗,是我们春月中原之行朋友相送的。捧起细看,原本光润无痕的釉面上,若干条纹理已然清晰,这便是是开片的清灵?

    恍然间,明白些什么。

 

    佛堂的香瓶里已有抄录好的八卷经文。

    一开始,他会凑热闹,在旁边自在涂抹茶人。我并不更替纸张,只在空白处继续抄录;再后来,他损我,文科生把老祖宗的繁体字都丢掉了,开始一字一字的为我修正;再后来的后来,他先在边上静静地看,然后说,我替你抄吧……于是我置茶,他沉浸。

    观瞧手上那盏生普,跟他说,你知道吗,我还没有研墨过——写好一幅字,抄好一卷经,其间的要素实在是太多了,软笔、墨汁、纸张林林种种,每一点滴都可以大书特书。

    而他接过我的茶,说,茶没泡好,走水了——

 

    哦。何止如此,墨汁的调制也是这般,包括每日抄录后毛笔的清洗,都大有讲究。

    那会儿,就想到砚台,想到细细的研磨,其间的清浅浓稠,缠绵婉转。

    再到后来,当一次次在那方被他重新雕刻过的砚台上研磨的时候,会陡然有穿越之感。如果说,抄经之初,用废了好几支不那么好用的笔,是一种刻意的磨练与修为,他再次放在手上的湖笔和这方“一步到位”的砚台又该怎样理解知会呢?

    这是第四支笔,已抄录三卷经文,毫发无损。而这砚台,每三两日仔细清洗,可用一辈子。

    现在,彼此可以常常念叨后半生,念叨一辈子。

    我无妨,随时轮转沉溺都是赚了的那一个。

 

    再回京城,好老大也备好了砚台和墨块。

    那墨块,雕金的,游龙戏凤,研磨的手感不同于松烟。而墨汁极为细腻。虽不懂,但研磨一遭,还是微他说,“好老大奢侈,真舍得。”我用了这个词,“舍得。”

    他问,“我小气,我舍不得?”

 

    跟好老大说,老祖宗所有流传下来的章法都是有道理的,就说研磨吧,这个过程,其实便是先让自己静下来,静下来了,才可得定、慧。还记得刚开始研磨之时,不是浓了就是淡了,不是偏了就是斜了,当下里依旧还是小学生,所以那些字卷里总会有陡然的清浅或浓稠,

    那考证的是心境,也是功夫吧。

 

    《楞严经》卷九开卷言:

    “世间一切所修心人,不假禅那,无有智慧,但能执身,不行淫欲。若行若坐,想念俱无,爱染不生,无留欲界,是人应念,身为梵侣;如是一类,名梵众天。欲习既除,离欲心现,于诸律仪,爱乐随顺,是人应时,能行梵德,如是一类,名梵辅天。心身妙圆,威仪不缺,清净禁戒,加以明悟。是人应时,能统梵众,为大梵王。如是一类,名大梵天。阿难,此三胜流,一切苦恼所不能逼,虽非正修真三摩地,清净心中诸漏不动,名为初禅。”

 

 

201357 <wbr>:初禅

 

                      那日,G38途经天津站后,夕阳壮美。连拍11张。

201357 <wbr>:初禅

 

                  秋日京城第一个早间。未及洗漱,近乎一个时辰侍弄茶事紫砂。

                  新圆之绿为店内所裁,对,看仔细了,是阿若手上剪刀功夫。:)

                  表妹问:案上何物?

                  答:菩提树,明镜台。

                  

201357 <wbr>:初禅


                      独享的午后。略略忧郁的电影《梵高》,画面极美。

                      福建友人的正山小种,丢掉了几袋茶后冲沏。醇香,清浅。

 

                      好老大和琴接我时,拿了一路的味多美。差点就忘记了。

                      哥们问,那盒里什么点心,好熟悉。

                      我大笑曰:老婆饼。

                      棠棠娘问:包了金边的玉乳?

                      复大笑:磕了边的西施。201357 <wbr>:初禅201357 <wbr>:初禅201357 <wbr>:初禅

                      想起念青和吉日在江南的那个晚上,关于壶说,

                      笑喷了。北大的哥们,你太有才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356:水蓝
后一篇:201358 :轻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356:水蓝
    后一篇 >201358 :轻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