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31:心源

(2013-06-28 15:15:46)
标签:

黄宾虹

韩朝

张欣

谁家的女儿在天涯

炎黄艺术馆

分类: 悦读

 

    1.

 

    时间便是这样。早春时,碎发刚及肩头,想着要不了多久,便可长发飘飘了;而今京城里的苦夏,每将其缚于脑后,洗头时亦不辨短长,只知道,一不小心便会迎来秋凉,那会儿,就由她自在的飞舞吧。

    这次回京,转眼就是半月。

    雾霾厚重的午后,捧一碗红豆薏仁羹,坐下来发呆。这一天又一天,充盈而略有拥挤。新知旧雨,或是吃茶闲话,或是走东窜西,加上若干年才有一次的阳历与农历重合在一天的生日,一两次可以尖叫的惊喜,二三两让人微醺的好酒,四五盏飘逸着清芬的新绿,属于一个人的宁静便点点滴滴被做了减法。

    而我知道,骨子里时常渴盼一种类似于孤独的安在,对于缺乏安全感的巨蟹而言,那亦为一种另类的安全。接下来这几日,我渴盼深溺其中,深深的深呼吸。

 

    是谁说过,与寂寞相比,能够真正意义上享用孤独,算是一种福祉和造化。如果说寂寞是一种情感上的萧条,孤独则是灵魂的独舞。落叶早已被岁月之秋尽情挥扫,流火的七月,我希望看到自己,独舞的样子。

    一次次。

    一个人尽兴的读书,写字,上网给刚过生日的自己和儿子分别买上一条棉麻长裙和一打白色的棉袜,继而,认真的抄诵这几日来落下的《楞严经》经文,在佛祖予阿难及众菩萨的点化间“知道”些什么,哪怕是多记住一个繁体字,哪怕是哪一笔写得顺心如意,都很满足。

    那双红舞鞋,我是有的。

 

    2.

    华云姐那里,带回了张欣的《不在梅边在柳边》和姜戎作序的《重返狼群》。后者会用心品读,前者很速度的翻看。张欣借用的是《牡丹亭》中的句子,故事看了开头,便可大致知道结局。其间一次次感叹,多么世俗的时尚啊!包括一瓶苏打水,一个满大街都是的LV,一条男人的裤腰带,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打炮房,都极尽渲染。可我同时知道,这就是市场,真实的当下,还知道,把它改编成电视剧一样会拥有大把拥趸,它满当当的如京城的雾霾一样躁动阴暗的时尚啊,那么的沉重和压抑,却让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们,欲罢不能。

    但是,欣赏书中说:“生活之中,没有是非,只有立场。”

    这便足够了。我相信,这也是作者的立场。

 

    不再是那个用自己的“价值”褒贬一切的天真女子,虽然天真是那么的难得、那么的纯净、那么的好。我的选择,只是于静默和微笑中坚守自己的不随和,这便足够了。那日给博友送书,地铁上遇到的年纪、气韵相仿的女子。从东单转5号线刚上车不久,继续翻阅手中的《谁家的女儿在天涯》,感觉身边的她也在看我手中的书,于是将书本侧了侧,她感觉到我的善意,微微的笑了笑,很标准轻柔的普通话,问,“三毛的新书啊,哪儿能买到?”我说,“西单书店应该有,网上也有。”她,“哦,”又指点着书上说,“这句说得真好,”我仔细看,说的是,“真诚的文字,是可以直抵内心的。”临下车,我合上书,但没有塞进背包,而是未及思考,便递给了她,说,“送给你吧。”她惊愕的看着我,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就下了车。不知道车上的她,是不是曾跟我挥手?跟好说起这一幕,她说,“她知道这是你写的书吗?”我说,“不知道,不重要。”好又说,“她要是知道一定会追下来的,”我笑了,心说,那是你。

    或许,她看到书上的介绍,会来到这里,看到我敲打下的这些文字,而后,我们又会见面,说说三毛或者其他,又或者,她只是翻翻,便放下了,我们不过是那个特殊苍白的年代里三毛曾经的共同的粉丝?笑笑,其实,都无妨,我们遇到过,这便足够了。人与人之间的好,并不在乎时间的长短去留。很多时候,如果能有这样的从容悠缓,所有的他伤与自虐,都会是天方夜谭。

    无论友情、亲情、还是爱情。

    想起徐志摩,唯独喜欢那句:“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3.

    往炎黄艺术馆看画展,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原想到报国寺捡漏,听闻这里有“南北宗——回望董其昌”主题画展,而且国画家韩朝老师的画亦在其中,便赶了过来——这是这几十年,第一次由一位真正的画家引领着,解读当代大家的墨宝,以及黄宾虹、张大千、甚至钱松岩的真迹。

    韩朝老师在自己的画作前驻足的时间不长,更多的时间里,带着我们看大家气象,尤其是站在“千古以来第一用墨大师”黄宾虹的《意写黄山》前,说了很多。或许是深知自己关于国画胸无点墨,大多时间,不敢发声,只是后悔没有记下老师的那些闲逸清雅的解说,于是抱着韩朝老师的画册回到茶店,一一恶补。

    很想一口气,吃成个胖子,像今天亲手制作的馒头那样。

 

    黄宾虹说:

 

    山水画家,对于山水创作,必然有着它的过程:

  “登山临水”是画家第一步,接触自然,作全面观察体验。

  “坐望苦不足”,则是深入细致的看,既与山川交朋友,又拜山川为师,要心里自自然然,与山川有着不忍分离的感情。

  “山水我所有”,这不只是拜天地为师,还要画家心占天地,得其环中,做到能发山川的精微。

  “三思而后行”,一是作画之前有所思,此即构思;二是笔笔有所思,此即笔无妄下;三是边画边思。此三思,也包含着“中得心源”的意思。

 

    登山临水,坐忘苦不足,山水我所有—— 中得心源,又岂止是笔墨的挥洒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330 :开壶
后一篇:201332 :微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330 :开壶
    后一篇 >201332 :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