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814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02 :应和

(2013-01-09 12:01:23)
标签:

贵州

陶庵梦忆

老残游记

过往

分类: 悦读

 

    古文看多了,人总是有点恍惚。不是别的,是不认得的字实在太多,老祖宗喜欢的,简洁明了的,基本上都被“现代”废弃了。于是每每借助于字典,但又会被字典带着走——看好了一个标注,就跟着字典转圈了。90年代初,小城常有用迷幻药骗财的,都是招呼的老人家,跟你说两句话,忽闪一下眼睛,好像神思就被带走了,身上没钱的,也会回家去取存折……

    这几日读书,也是这般感觉。恍恍惚惚的。

    昨日睡前燃香,是一支笃然。还剩下几支,要添了。

 

    所以,这般情境下,读一本张岱,跟没读的区别不大。单为《闵老子茶》中“惠泉走千里,水劳而圭角不动”之“圭角”二字,就折磨了一晚上加大半天。林林种种,茶兮水兮,自有所依。 当下清晰着的只是知堂老人的《陶庵梦忆》序。序中有说:

 

    对于“现在”,大家总有点不满足,而且此身在情境之中,总是有点迷茫似的,没有玩味的余暇。……老年人记起少年的事觉得愉快……实在是因为这些过去才经得起我们慢慢地抚摸赏玩,就是要加减一两笔也不要紧。

 

    是,也不全是。觉得亲近的,是关乎过往的增删,

    随意的那一两笔的不要紧。

 

    前两日根妹从贵州来,我从京城南站送了人往布衣人家,等待我的除了地道的贵州话,还有地道的肉圆子火锅。还没坐下,木耳、青菜和豆腐先养了眼,而地道的贵州蘸水则让我悄悄吞咽了口水:折耳根,豆豉、糊辣椒、香葱、腐乳。敛声埋首,细嚼慢咽中,人似乎也恍惚着。如果说大上海黄河路上国际饭店旁,那家乾隆小吃的口味猪脚,吃的我死的心都有了,是那种快乐至死的“死”,而这顿肉圆子火锅却让我感慨万端——

    我的骨子里,也有着那方土地的烙印的。

    这氤氲着的炉火与香辣气息的杯盏间,

    似有遥遥的切切的某种呼唤,而我不知如何作答。

   

    也仿若应着这呼唤,昨日怡应约而来。娓娓相叙,亦在贵州生活过十几年的她,大把的原来与从前都是交集。不管是九中,还是青岩,不管是西南的大山,还是金陵的小汤山——

    总是感叹着地球的大小,缘分的亲疏,冥冥中的注定,该遇到的总是会遇到。

    说起把我们维系在一起的老曹,我大学的密友,怡青春期的闺蜜,

    连带着传播、暴暴、石头、花草。

    就想到了“圭角”二字。世界就是这样子。

    对了,暴暴是一只猫。

 

    这个下午,再读《老残游记》。

    不为别的,是认不得的字不多。需要流畅,胜于恍惚。

    回京的高铁上,山东平原上白雪苍茫,恰读到大明湖畔黑妞白妞说戏那回。

    形容那女子的八个字是“秀而不媚,清而不寒。”

    少年的记忆里,那是大明湖的质地。

 

    这不知是第四次,还是第五次读刘鹗了。

    喜欢他,胜于蝶庵居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304 : 飘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304 : 飘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