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93 :疏影

(2012-11-26 13:36:31)
标签:

张宗子

陈亚洲

非诚勿扰

一池疏影落寒花

分类: 悦读

  

  201293 <wbr>:疏影

    在Q上遇到亚洲,06年刚开博时的80后博友。数年前来京,做广告传媒,继而成家立业。

    小伙子相貌堂堂,文字亦如其人,有棱有角。印象里,07年前后较为密切的文字往来间,我是“没有好脸色”的。而今想来,那不过是对一份年轻人笃实与执着的嫉妒。或者只是借着自己的年纪和所谓的阅历,居高临下的恣意着,并没有深思会给这个年轻人更多的什么。尽管,他的亲人留言给我,说了那么多感激的话,而今想起,似乎还是昨天。

 

    没有更多的客套,知道他的忙是“正经的”,也是必须。那一年的余秋雨风波,让这个孩子陡然长大。其间,每一篇博文和争论我都看了,只是不说话而已。我不擅争执,正如很多时候,不愿意开口说话。

    人和树一样,需要风雨的吹打飘摇。尽管每个人要的“成功”并不相同,路都是那样的路。

    年轻人是需要一些锐气的,哪怕从另一个角度看,是自负和草莽。

    只是,亚洲会顶风晒出自己和大师的合影。

    我不会。

 

    亚洲问我,若姐,喜欢北京吗?

    如同好问我,你看了这么多宗子的书,有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答案无所在,又无处不在。他是一个可以亲近,值得亲近的朋友和导师。

    只是经年之后,似乎恍然明白,在那么多的草木花丛中,为什么独爱向日葵。

    我骨子里,一直是个势“力”的人,

    亲近于真诚的指点和祝福,亲近于可以共同成长的朋友。

   

    亚洲向我推荐董桥和冯唐,又谈起于丹。我笑了。

     陈亚洲  13:19:27
    其实,董桥是一种品位,于丹同样是一种品位,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文学和思想,

    而更有的人,同时需要者董桥和于丹
    陈亚洲  13:19:44
    有一些批判是源于不对应。
    陈亚洲  13:20:02
    任何创作者都不可能也没必要满足所有人的所有需求。

    喜欢北京吗?

    不知道。知道的是,这里购书实在是方便,还有大把慷慨的阳光。

    温暖的橘黄下,就一盏清茶,读几本好书,极易让人拥有幸福感。

    虽然这种幸福,每令我内疚和惭愧。

 

    阳光下侯书的感觉,也是幸福的。冯梦龙 《今古笑》,刘鹗《老残游记》,曾朴《孽海花》。

    候着的,还有大旗又从小城给我寄来的那件长长的羽绒服。

    她说,羽绒服长了霉点,一定要洗了再穿——

    而今,那份来自小城的蘑菇味道,竟成了一种期待和思念。

 

    201293 <wbr>:疏影

    好似乘坐奔往2013的火车,目的地还早,却有了回顾的心思。

    或许在于,窗外的风景,远非出发时的想象。

    诸如,从小城往江南往京都,

    诸如,爱子突然变身小师弟,

    诸如,突然接受某份邀约写一本书。

 

    《吾谁与从》?不堪。

 

    昨天收了笔,坐在地板上看《非诚勿扰》,每每笑趴下。

    其实节目最吸引我的是乐嘉与孟飞的“捧”与“逗”。更早的时候喜欢乐嘉,觉得他智慧、冷静,每每从一地鸡毛中看到事物的本质,对男女嘉宾的点评也直指七寸,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当下却更加亲近孟飞了——大度、从容、善于自嘲、圆场圆得不着痕迹,大巧若拙。

    我老了。

    母亲每每说,不同的年纪有不同的快乐,不同的好。

    而今,安享着一份平和,始见“人之初”的本来,知道“善”解人意实则是门大学问,需要太多的生活的智慧与体验。那日跟好在合肥,排队买那家著名的宫廷桃酥,一位老爷子一语不合,立马对售货员大动肝火——

    我看着那忙和的机器人一般、并不应声的小姑娘,希望她能看到我,眼里的笑。

    其实,很多时候,一个微笑,便足够了。

 

    201293 <wbr>:疏影

    下面这些,都是宗子先生的话,摘自《一池疏影落寒花》。

    反复的读,内省,观照 —— 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一尊佛。

 

    邵雍说:有洁癖的人,是因为“胸中滞碍而多疑”,计较太多、杂念太多。他意识到这一点,期望驱除,于是以永不满足的洗涤和清扫的方式,换取内心的宁静。邵雍说:“疑心既重,则万境皆错,最是害道第一事,不可不知也。”

 

    人不会完全袒露自己,也不能完全袒露自己。可说的部分,说出来了,或因为种种缘由尚未来得及说出来,成为遗憾,不可说的部分,存而不论。这就是正人君子的作为了。那其中有可反省的,反省之后,并归于无。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并不强为之解,待到身后,另寻机缘。小人则无所不说,借以自炫、自辩、自我伪装、假面示人,欺己复欺世。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黑暗。即使只是为了映出光明的存在,黑暗也是必须的。更何况还有为黑暗统治的疆域。

 

    我敬重这样的态度,不论是做人,还是在更形而上的追求上。不要固执、不要凡事刨根问底,不要得理不饶人,不要企图改变他人,学会理解最奇怪的事物,学会欣赏与自己最远的艺术风格。一句话,学会随便,随便才能宽容。调侃世界的满地都是,能自我调侃的——表面的谦虚不算——其实不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92 :捕风
后一篇:201294 :半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92 :捕风
    后一篇 >201294 :半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