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600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56 :我执

(2012-07-23 07:13:44)
标签:

三毛

我执

杂谈

分类: 悦读

                                               

   荷西,和曦】

 

    “以后得一分一秒你都不能忘记我,让它来替你数,”荷西走过来在我身后环住。

    又是这样不祥的句子,让人心惊,

    那一个晚上,荷西睡去了,海潮声里,我一直在回想少年时的他,十七岁时那个大树下痴情的孩子,十三年后,在我枕畔共着呼吸的亲人。

    我一时发疯,推醒了他,轻轻地喊名字,他醒不全,我跟他说:荷西,我爱你!……

    那边不等我讲下去,孩子似的扑上来缠我。六年的夫妻了,竟然为了这句话,在深夜里,泪湿脸颊……

 

    此时,是六月的天。

    略略的灰调、微凉,无雨,径自安然。

    如果顷刻雨来,便不再说。

 

    和曦,这样的两个字,荷西其实并不知晓,一切的一切,都是三毛瞬间的感知——

    荷西不屬於沙漠,他在沙漠的海裡睡了,长睡。

 

    那会儿,这两个字,轻轻轻轻的,来——或是无眠的静夜之畔,或是熙攘的人流之中,或是一炷香前,或是一场雨后,六年相守,那些气息,那些味道,那些泪水、争吵和欢笑,那些唤醒了黎明的晨曦雨露、那些点燃了生命的大漠黄沙——

    遗存着的,以这样一份和曦,将三毛浸漫、围裹。

   

    【琴师】

   

    秘鲁印加帝国的古城古斯各,有个很大的广场。

    那段日子,三毛被雨季困在了那里,仿若上天,要给她一份难忘的感知——

    每天到广场散步,都听到弦乐“从广场的某个角落飘过来,但是看不到人,只听到音乐”——

 

    爱极了三毛,如此这般的句子,这般看似简单的述说,

    让亲近文字的我,懂得其间的推敲与磨合,不会低于一支烟的燃烧。

 

    音乐的魅力原本“无所在”“无所不在”,它在那里,又不在那里,

    唱和的,只是一颗可以呼应的心。

 

   【斜风细雨不须归】

  

    该怎么说,三毛。我不知道,我原来可以如此之深的贴近,亲和,懂得这句话:

    看到后来,看成了某种孤寂。那种孤寂,或许不是呼应,也不是感应,而是懂得,

    如茫茫大漠里,遭遇的一朵艳丽的花,无法唱和,却深深懂得。

    你知道吗,那一年,跟死党念青结伴同行香格里拉,骑马骑得胯下全都磨破了皮,呼吸里满满鼓荡着高原硬朗的风,我这个在牛角里绣花的女子,凭借什么支撑着,就那么看到了仙乃日神山,那一刻,无法言语,无法呼吸,只是热泪横流……想到这一刻,是因为文字聚合着同样的圣灵,真正的滋养来源于生命的敬重和本真……

    我那么小心,那么用心,那么深深地读你,出乎我自己的意料和本来。

    我从未想过,一个同样以一生来阅读的女子,穷尽了前半生,会在这一刻,因了命运的安排与冥冥中的注定,这般这般的读你——你的血脉、骨髓、眉眼、掌纹……你的挣扎,纠结,梦与非梦……读的我累,想要早早的放下。那不是“喜欢”二字,这一个年轮,从夏天开始,你成了我血脉中涌动的一股神奇的力量,胁迫着我呼吸的节律与温度,乃至,囊括太多,过往与怀想,忧郁与欢喜……这般的投入,除了爱,还是爱。

 

 

    【观落阴】

   

    这个世界给不了你的,你必定去另一个世界找寻。

    这是你骨子里的决绝。

    你给自己下了蛊。

    也给我下了蛊。

 

    “蛊”,这个字,要多象形,就有多象形——

    本草纲目说:造蛊的人捉一百只虫,放入一个器皿中。这一百只虫大的吃小的,最后活在器皿中的一只大虫就叫做蛊。放蛊,相传为我国一种古老的神秘巫术,指针对某一对象施下蛊,使施蛊对象遭遇不幸或心身受损

    ——但是《本草纲目》没有说,那一百只虫,都是赫赫有名的大毒虫,以毒攻毒,以毒浸毒,其毒氤氲,幻化无形。在今天的湘西和黔北,据说这般古老的巫术与“落洞”“赶尸”等一般依旧留存着。

 

    三毛走的太远,又不太远。

    可那些冥冥中的坚定与召唤,我懂得。

    ……

     虽然三毛是基督徒,可是他还是入境随俗的尊重这种法事的仪轨,先去洗了手并依序上香,

    然后才就座……  就绪之后,吕师父敲起法尺,念了起『开路咒』  
   
当别人尚无动静之时,三毛首先举手道:『嗨!我看到光了耶!有一团白光!』  
   
吕师父赶紧来到她面前,弯下身:『好你祷告一下,请神明现身看看!』 

 
   
三毛双手合十,默祷了一番,吕师父也配合著念著『请神咒』‧‧‧‧  



    【夜生命线】
  

 

她的字体,微微的向右倾斜,始终保持一种刚刚起跑的姿态,飘逸,又挣扎。

看似轻描淡写的笔触,突如其来一句:

 “最近手纹生命线淡的要死,人是在虚了!”

这个惊叹号,是这封家信中的唯一。

那是197311月,三毛30岁。

 

让人欣慰的是,在这“虚”了的生命线之后,如同马德里的这个早晨,

三毛的天空,已然有一抹蔷薇,开始为她的生活,勾勒一幅炫目的绚丽。

她不知道,她只是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掌纹,与生命线交接之处,

关乎感情线,婚姻线,乃至其他的其他,她没有提及,又或许,只是没有想起——

是,让人欣慰的是,她关注着自己的生命线——

30岁的秋天的早晨。

 

     【玻璃心】

  

    生活里有一些人,不是没有内涵,可是总难以让人觉得可亲,看他们的文章也觉得隔阂,每个词语都好想是钢筋水泥,没有温度,难以接近。这是没有生命的温度和智慧的人……舒凡能了解一个女人住在撒哈拉沙漠的坟场区的勇气吗?能理解三毛拿新鲜的太妃糖和生包菜给哑奴时的善良吗?能感受三毛看到哑奴和妻子儿女在无边的沙漠里无助相拥哭泣时的悲伤吗?能明白三毛看着荷西在沙漠的烈日下像希腊神祇一样推动大锯为她搭筑一个家时骄傲吗?他理解逻辑,理解伦理,能理解西属撒哈拉同根相煎的民族的苦难吗?

 

    没有懂得,何来珍惜?

    经年之后,在《当三毛还是二毛的时候》一文中,三毛说:

 

    我想,一个人的过去,就像《圣经》上雅各的天梯一样,踏一步绝不会上升到天国去。而人的过程,也是要一格一格的爬着梯子,才能到了某种高度。在那个高度上,满江风月,青山绿水,尽如眼前。

 

                                                       以上片段摘自书稿《我执》

 

 

    哪怕复制粘贴,只是其中的片段,其过程都有一种呼吸的灼痛。

                                                  再见,三毛。我要给自己放风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55 :记得
后一篇:201257 :行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55 :记得
    后一篇 >201257 :行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