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蓝cailan
采蓝cail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9,814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50 :偶记

(2012-07-05 14:24:47)
标签:

知堂老人

周作人传

三毛

止庵

文化

分类: 悦读

 

    夏日里,吃了几日薏仁芡实汤,安稳许多。

    颜容干净,肠胃畅然。三月里来,小城连日阴雨潮润,六月后晴光铺洒.每每门庭洞开

    ——终见人间气息,“守雌勿失雄方住”。洗了卧室的窗纱,那纹理的浅黄与橘红自有文章,竟是不能言说。新置的被单,是细碎的粉红,铺挂于浓荫之畔,亦带着清香。

    被三毛折磨的欲死的心,终于有了呼吸的渴盼。

 

    一场书事,带来知堂老人。那是一份熟悉的陌生——苦雨斋中,若干吃茶的字句还在墙上静观,老人的眉眼笔触却仍无居所,四处徘徊。起初读的累,是因为止庵的版本太过严谨,没有任何的戏说与轻慢,乃至于那些碎语闲言也都一笔带过,盯紧的只是若干年来,他着墨的手笔与思考的力度。

    想起那一年初读周作人,讨教关于两兄弟与日本亲眷的若干,被师父斥责:读的是什么?

 

    笔头外的颜色兀自清晰,原版诵读的功夫却很差了。当真若有孩童在侧,细聊一二,只能说说他如何曾追随自己的兄长,如何与信子生下静子若子,又如何由“苦茶随笔”开始,开始了写作生涯上的“慢生活”“深呼吸”。这也是浅浅看来、记在留白处的字句。

    慢生活,深呼吸。

 

    彻底放几个月的假,是20年后又一个“暑假”。大学毕业以来,近乎天赐的大段“空白”。很多时候,所谓的逼迫,都在于自己的选择。无任何挂碍——只是休息不好,夜里的梦总是哭哭啼啼笑笑骂骂,偶尔又开心得意的不得了——有人形容中了“六合彩”——千万别。

    日子这般疏朗得知趣,悠缓且清长——

    三毛总是让我上不来气,跟彩鸥说:掉进了水里,却不想喊救命,只想印证自己究竟能有几许挣扎;

    知堂老人不然。止庵著述的这本《周作人传》(山东画报出版社),自第五个章节,第119页起,便因合了我的胃口,而读得慢下来,亦有太多抄写的——购书的欲望。只是,暂缓。

    这些话,留存。

 

   
   《周作人传》实在太严谨 看着很累褪去长裤,裹了宽大的棉麻,窝在沙发里,乱翻着看一两句 然后再用铅笔随意涂抹些小图画,才觉得有意思些 。年轻的周作人还是很帅气的,老了老了 ,玩物而不丧志。此志,非彼志也。
    轉發(1)| 收藏| 評論(4)7月4日16:27 來自新浪微博

  

   《周作人传》我想知道的一点都是关于野蛮人的事,一是古野蛮,一是小野蛮,一是文明的野蛮……虽然我不是绅士,但是我也有我的身份和体统。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喝茶之后,再去修个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

    
    我们与日常必需的生活以外,还必须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所必须要的 ——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我知道人类之不齐,思想之不能与不可统一,这是我所以主张宽容的理由。还有一层,我不喜欢旧剧,大面的沙声,旦角的尖音,小丑的白鼻子,武生的乱滚,这些怪相我都不喜欢,此外凡过火的事情我都不以为好,而不宽容也就算做其中之一。

 

    1930年8月起,周作人在燕京大学休假一年,次年一月,梦中得诗一首:

    “偃息禅堂中,沐浴禅堂外,动止虽有殊,心闲故无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249:香识
后一篇:201251: 晴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49:香识
    后一篇 >201251: 晴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