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行健
天行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43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被亲哥押在了"赌博公司"

(2006-08-24 17:49:44)
分类: *我的摄影*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儿时伙伴明的文章---《领着别人的老婆私奔》,讲了他是一个有点传奇经历的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还有另一件也算有点传奇的故事......

  那是1998年的冬天,我因为在武汉实在找不着工作,眼见"粮草"快尽了,就磨在武汉哥哥那里耗青春.这时老爸从乡下来,说是替我找到了关系可以进县教育部门的编制,可以去当老师了,并且还拿来一张县人事局开的据说是曾经比国务院调遣令还要过硬"报到证",要我赶快去县人事局"报到"! 我也正惶急而不知所终,这刚好是个借口就跟着老爸溜回老家去了.

  去了县人事局,我堂而皇之的交上那张"圣旨"!县教委的一位"同志"见我交了此"圣旨",很是客气,忙叫我坐下,他来查查名单!

  我就等,见他从抽屉里拿了一份表,上面似乎有二十来条名单,各种非师范院校毕业的,都是即将要混进教育系统里的"地下党",他用手指头从上划下来,又从下划上去,我也将眼珠儿瞪得灯泡儿大顺着溜一下---居然没有我的名字!

  那位教委"同志"的脸色开始轻慢起来:"啊!这里没有你的名字,啊!很显然,你是...啊,我们教育系统内的学生都安不下去,何况你这外...啊!当然,你得等..."

  象是没戏了,又象是有机会,我便问:"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呢?"

  "那很难说,啊,本学年度已经编制完毕,你可以等,啊,或许下年度,也或许下下年度,得看机会,啊!"

  那简直是屁话,我想!

  我知道已经没机会了!白递他抽了一支"红塔山",真划不来,就去了那位拐了八道弯的亲戚家(是他家帮的忙)---一个退休了的县委老干部,是个远房的堂舅,向他说明了情况.

  他一脸无奈,指了指那张"报到证",道:"哎,这世道变了,这东西要在以前,嗨!比国务院的调谴证都管用,那就是圣旨,最高命令,谁敢不接收啊?不敢!我...我要是现在当职的话,啊!我...我...退休了,哎,算了吧,你还是先去找工吧!接下来慢慢再看吧."

  我出来,就放弃了那个本就不抱什么希望的希望.于是那个冬天就一直在家,呆到了过年!而明则一直就在县城里继续着他修车的生活......

  有一天,百无聊奈,我就拿了路遥的那部《平凡的世界》来看,一边找了个避风的地方暖洋洋的晒太阳,这时忽见明从旁走过来.

  我一惊,道:"哦,你怎回来了?今天不忙吗?"

  他冲我淡淡一笑,并没回答,脸色却很难看,然而他并没有向我走过来,而是径直去了自已的家.

   我很纳闷,却也并没细想,继续看自己的书.

   第二天一早,他就回去了他的铺子,也一直没能来跟我打个招乎.然而到了下午,大家就纷纷扬扬的说他前天去了武汉赌博,被两个哥哥给押在了"赌博公司",差点没命回来了,说是他昨天一回到家对了老爸就抱头痛哭,说不再认那个哥哥了,老爸也是气得咬呀切齿!下午更有从城里回的人说是看了今天的《长江日报》,上面报道了此事,而且还有明的名字在上面呢,他可成了名人儿了!

   过几天,我又去了县城,名就再给我讲了那个被当“赌注”的故事:

   明是一个聪明的人,虽然会经常悲叹命运的不公,却也老老实实在县城经营着小生意,那时他的女人正在县棉纺织厂做职工,生活快快乐乐,相安无事。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大哥在家务农,二哥在武汉做了一个建筑工的小老板。那一年,武汉兴起一了股子的地下赌博风,一些有黑社背景的人在隐秘的场所开起了“赌博公司”,一些有钱的小老板也就经常光顾那儿,出于"兴趣",在武汉做了个建筑工小包工头的二哥就给大哥来电说,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叫一定要来羸一把,手气正好要狂赚它一笔,大哥被说的那个心痒痒呀,就赶快去了县城,叫了四弟,说四啊,你长年就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出头之日啊,赚钱就是要找快方法,知道吗,制富也得有捷径,说这回你也一定要和我一起去,咱们兄弟好好赚一把,就老老实实回家做点正经事儿!

  明就这样跟了大哥急急向武汉赶了去。进了赌场,那里人头窜动,还有些是"大老板"的,那场景并不亚于《赌神》里的镜头,而“赌博公司”提供场地,现场管理,收取费用,如果谁赢了大钱,他们还负责有保镖护送回去,还有一项功能就是他们现场放“高利贷".

  本以为来狂赚一笔,却没想带来的赌资很快输的空空,好在现场有"高利贷"可借,于是二哥开始借起了"高利贷",然而,手气确实不佳,借了两三次,本儿不但没捞回,债却越滚越大,一下子欠下了4万多块,赌博公司便不再续借了,相反是好言相劝,希望能返还借款!

  兄弟仨这回是有些傻了眼儿,早有把门者相守,无路可逃.

  "赌博公司"的老板就说了:"你看我们在外混口饭吃也不容易,是不是?你可不能限了我的脚,我们的钱也来的不容易,兄弟们都靠这点钱混个饭吃,借这钱你不还.那我们怎么办?无论如何,你得想办法给我们还上."

  二哥说:"那是,那是,一定一定!"

  经一商量,最后是结果是,两个哥哥去筹钱,明就"押"在那儿,条件就是明天早晨6:00之前必须将钱送到,不然...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明此时已然感到大难临头,惶惶而急的说:"哥啊!哥啊,明天早上6点前,一定一定啊,要拿钱来把我取出来,要不我可完蛋了!要不..."

  哥哥说:"四啊,你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哥会想一切办法,一切办法,一定会弄钱来把你取出来的..."

  就这样,明被押在了那个七楼的"赌博公司"里,好在他居然还有个“伴儿”,另外也有一个小伙子被押在了“赌博公司”,他的同伙们也正去"筹钱"去了.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夜渐渐深了,赌博的人渐渐散去,"赌博公司"就将他们俩关在七楼的一个小房间里,厅里四个大汉守护.那个小伙尊在那里发抖,明却思绪茫然.

   四个大汉在厅里喝酒猜拳,呼呼哈哈!明的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大约到凌晨3、4点钟,四个大汉将厅门紧锁,喝得醉醺醺、东倒西歪的睡着了,房门却被他们顶着。

   明轻轻的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往下面看了看,忽然他发现了窗边有一根排水管沿墙角直通楼下,这是唯一的逃生机会,虽然满是风险。

   明小声对那位说:“这里有根水管,可以爬着滑下去的,我们逃吧,要不明天钱没到,还不知有没命呢!"

   那小伙早吓得一句话不说,只是摇了摇头不敢.明说:"快点吧,趁现在他们睡着的机会,再晚可来不及了!"

   那小伙硬是没敢答应.于是,明说:"你不走,那我走了!"

  便顺了那水管一点一点滑下来,终于算逃了出来.很快,他拦了一辆的士,一气直奔50余公里连夜回到了县城,心有余悸的在铺子里躺下,到下午终是忍不住回到家来向老爸一诉痛哭,而据说那时两个哥哥还在武汉的大街小巷里急的打转儿.

  我没有问他是否出来后就马上通知了两个哥哥(听说有过),只知他们终是逃过一劫.

  我笑了说:"你小子肯定是也好那一口,不然你怎么那么快就跟着跑了去武汉呢?"

  他说:"没有,我还没弄明是怎么回事的,你知道,我是很守法的,我不图什么,只是好好在家养老婆孩子,可...哎!我再也不上那当了!后来听有人说以前有欠钱的没还,赌博公司就将被押人的脚筋、手筋给挑断了扔到草地上的,你瞧多危险啊!"

   我吃惊的问:“那些欠钱者舍得让自己的亲人去受那刑吗?”

   他说:“哪里啊,那些都是一些有钱的老板,来押之前就花钱请人来抵押的,如果那天没输,就没事了,如果借了贷又还不了,那就会这样子的!”

   那时听说他正闹着要和哥哥断绝兄弟关系,所以便不好多问,只是说:"人还是要走正道才行的,不要想那些钱,赁自己的本事去赚钱吧!哥哥的事就算了,不用记得那么深."

   他连忙说:"是啊,是啊,你是最了解我的,还是做个老实人为好,我还是老老实实的修我的车了!"

   大约半个月后,快近了年关,忽然看了武汉电视台的晚七点的新闻节目,就恰好见了报道那家赌博公司终被一锅端,画面上一个个的人儿被警察反扭着押了过去,真是如此之速了,不义之财终是没有好的结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溪流遐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溪流遐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