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行健
天行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58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凡寻工记

(2006-05-21 13:15:09)
分类: *我的摄影*
 
    凡者,焱凡也.卡门之弟,吾之邻,隔房堂伯之子,是为远房堂兄.书从四载,游手多年,终至南下,渐寻正道.然,自春节晓吾手机号以来,因同寻事于南方,竟隔三差五来电以扰,不胜其烦,或曰助寻工,或曰借之钱,或曰汇至卡.疲于应付,无奈怒以对之,其则凄凄曰:兄弟!兄弟!兄弟!摆一副可怜相, 甚为难堪,哭笑不得!
 
 
    烦死啦,烦死啦,这个焱凡,不知我哪辈子欠他的,现在竟是指东借西的,自春节以来,不断来电,又说要我帮他找工,本来开个推土机已很不错,他便说那是如何如何辛苦,不想干了,无奈只能叫他坚持坚持再坚持,结果他硬是没坚持住,和包工头大吵一架,包工头便挥挥手说:"算了,你结帐走人吧."
    他就出来了,我便成了他的救命稻草,死硬的要来!只好长叹一声:"好吧." 那天一中午,他就飞也似的来了,我说这事不能拖的,你啥也不会,好好的推土机又不想开,我可请了一天半假的,那可是舍了钱的呀,给你一周时间,若寻不到工,你就得回老家去.他倒知趣:那是,那是,那肯定了的.
 
 
    当日聊一会儿天,就带他去附近一溜,就见一木牌置于路边,上招工曰:男女工数名,有无经验不限,包吃住,月薪800-1500,电:*********,他一瞧,赶紧掏了手机,照号拨了去,一通拨后,赶紧将手机贴到了我的耳边.道:"通了,你赶快接一下,我不知怎么讲."
无奈,我接了手机:"喂?请问你们是招工吗?"
    对方,热情:"啊,是呀!请问你在哪里?"
    我:"在你们的招工牌边."
    "哦,那你就往牌坊里进来50米吧,XX公司就是了!"
    进去了,一个小姑娘坐在一张空桌边,一部电话,空空如也,自称行政文员,说招的工高薪不错,人手有限,招满就不再招,包吃暂不包住,我已一眼见了端倪,那阿凡却是洋洋的和那斯谈了去:"你们坐(作)加工啦,我们以前那里很多女工也加工的啦,好赚钱的啦?" 这王八小子,工没打几年,怎学了一满嘴的八十年代的"广东普通话"?末了,那小姐便说要体检的,就迅的开了一张<体检表>,我便说:"我们走吧!" 就离了去,他拿了那张单,道:"你看这是真的吗?" 我冷冷的应了一句:"骗人的!不必想了." 接下来去了几家真的厂,却是被人家给请了出来,说是不招男工的.
    我可是早有了打算,到晚上便道:"明天我送你去新塘找吧." 他便满意了,哪料他是一整日没吃饭,晚间下了饺子又下面条,他竟还是没饱,次日一早下了楼去吃早点,已是风雨不断,我说这可真是老天不长眼了,我有心帮你,巧了,这天偏就在今天下这大雨!彼此有些无奈,但还是寻了去!
 
     已有几年没去新塘了,只知原先那里有很多做牛仔的小厂,而且整年门前挂牌招着工,要求倒也不高,就想带他碰碰运气,做个杂工什么的,岂料一时没知去哪里搭车(其实住处边就有,混然不知),结果转道去了开发区,再转问了路,才算捱到了去新塘的正路,就在路边等,此时一辆还算豪华的蓝紫色中巴经过,那售票的女人将头从窗里伸出,见我向她车望了一眼,就伸了手招乎,我一看,正是经停新塘的,便叫了阿凡追了去,上了车,一看才八九个男的落坐,其它坐位均空,两人就选了靠后的先坐了下来,车上异常安静,那女的就过来收钱,我问多少钱,答:"5元一个",我一听,似是有点贵,后悔刚才没讲价,便道:"胡说!哪要五块的?" 女人并不答,却见前排一"顾客"接了话:"怎么不要五块?XX地到XX地五块,XX地到XX地也五块,XX地去XX地还是五块." 我有些诧异,马上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头,顾客应是我同一战壕的兄弟,他怎的说话的呀,而且车上静得可怕,阿凡已将钱掏出,我便连忙说:"十块,十块,就十块,给她吧." 她人走开,我们俩便聊起了天,不一会儿,就一对小情人拦了车,女人热情招乎上车,那对小情人倒是比我们陪明了许多,在那讨价,结果女人很快答应了每人三元,我们果然上当,我如此想!好在上当不多,也就罢了!
    两人继续聊天,聊小时候的情境,聊家乡花边的新闻,他就给我讲五十多岁老头儿和人家小媳妇好上了,结果在人家三楼的草房里做起来,有人就手机告诉了小媳妇的男人,男人回家果不其然,当场逮正着,男人就操起一根粗棍子,一棍打下去,哎哟,那老头就被打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哈哈哈哈哈! (阿凡永远是那副幸灾乐祸笑破天的样子!) 后来小媳妇觉着没脸见人,跑下楼去就要喝农药,被他男人打掉了,之后就给了小媳妇一顿狠抽,现在,小媳妇很老实的一个人,哈哈哈,你知道,男人他爸什话都没说,有人问,他竟说他不管的,你不知道的,男人他爸曾经活生生的将那老头的弟弟的老婆给霸占了,他弟弟觉的奇耻大辱,就去喝农药死了,现在,你知道了吧?哈哈哈,那男人,我们小时的同学,这...可怜!哈哈哈,我淡淡一笑:那老头,是在报复他家呢!
     车上有些令人窒息的静,我们便也停止了谈话,那小情人就选在了我们斜角的位子座下.不一会儿,前排的一个矮胖的男的起身向后走来,背了个黑包,约莫40来岁,径直来到小俩口身后的位子座下,恰就在我们同一条线上,不多久,就见他弯了腰,掏出一个小刀片,将手慢慢地升向了前面的小男生,我有些震惊,平生第一次看见有如此明目张胆的行为,此时车上静得可怕,很显然,《天下无贼》现场版已经上演了,车上已不是一两个小偷的问题了,阿凡则熟视无睹了,继续和我说着话,此时我们却是不敢揭发了,只见那家伙,轻轻用手比了比那小青年的口袋,量了量尺寸,就准备动刀,我有些急,但却不敢出声,很显然,车主和这群邦是一伙的了.此时只得盯了眼看小俩口,好使个眼色,可那小青年就没能回头,小女孩倒是看见我不停看她,自觉满意,瞟我一眼,便一个劲用嘴吻起了小男生的脖颈起来,调情调得更欢起来,我晕!
    两人动来动去,那小偷倒无从得手了,只见那兜饱饱的,划了几小刀,小青年的袋就张大了些,但仍没到手,我仍是死盯了小丫头看,她却是自我满足的不行了和那小男生调情,阿凡则有些惊恐的忘顾左右而言他.就在此时前面又一位约莫40来岁的矮瘦个背了个包往后坐来了,这回他倒是坐在了我们的后座上,显然,他开始来打我们的猎的,我靠窗,倒觉不怕,那阿凡便迅速来了个财产大转移,从左边移至了右边,就听矮胖个给矮瘦个咕嘟了几句什么,矮瘦个似是明白了我们已有察觉,便就此缩手了,矮胖个仍继续着他的"工作",许是他心中怵,也许是小青年晃动令他不好下手,结果是他的手被小青年发现了,他迅速收回了那手,小青年不屑的的将钱包进行了转移,留下那招风的破口袋,算是小矮胖未能收获的"作品".
    再没下手的机会了,小矮胖和矮瘦个便退到再后的位子两人聊起什么来(听不懂的方言),车行至一个小繁华小街,那女的开始招揽"生意",前面就有两个真的顾客见情势不对迅速下了,阿凡便道:"我们也下吧!" 我说:"好吧."两人也迅速起身离席,岂料小瘦个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竟也迅速的跟在了我后面来了,倒是惊的我赶快用手护了裤兜,三步两步的离了车,总算的脱了险,我们就在站边等另一趟公车,我去到前边看了看车牌,"粤K,WI672",那"诸位"显然已觉察到了我的动作,车却并不迅速离开,似乎在因应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显然他们已有了心理准备,只在那里停了很久,有些的不正常,见没什事发生,便走了,我说:"那两小轻年,这么傻,怎不下呢?" 阿凡说:"他们这回是惨了,这是个长途车,现在就他们两顾客,说不定将他们拉到哪个角落去洗劫一空呢!"我们倒都替他俩心悬起来.
     214路来了,我们便迅速换了公车,就去了新塘,一路想着风才的车将会发生怎样的事......
 
 
    五年多没去了,新塘的变化还真不小,如此一个小镇足可超越内地一个县城了!
    我说:完了,这都找不着方向了,以前这一带是很多小厂的,现在象成了商业区了,怎么找呢?
    两人就只得随便逛了,倒不一会儿,看见了一小厂挂牌招工,我一看,有招杂工,正是合适,就见大门边就有玻璃围的一个办公室,里面几个人似乎正在谈什么,便说:他们在招杂工,你进去问问吧? 他依了我就去到门口,张嘴就喊:喂,你们是不是招炸工? 我有点哭笑不得,他却仍在那里喊:你们是不是招炸工,里面几个一脸迷惑的望着我们,我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对他说:不是,是杂工! 他便又道:是炸工,你们招不招?里面的人仍是没反应,他便转过脸去,忽而,他猛地跳将出来,我连忙问:怎啦?怎啦? 他却哈哈大笑,哎呀呀,你没看见,那儿正两只大狼狗死盯了我看!吓死我了,我偏过头一看,果然如此!不觉被他刚才的滑稽笑了起来.便说:那算了,再往前找吧.问了几家,都是要技术工的,我说,看来你只能找杂工了,他唯唯是诺,想也只能如此了.
    不多久,就见前面一小厂有招杂工的了,我说:去试试吧.他就问了门卫,门卫让去二楼.他便拉了我去,此小厂似不足500平方,我们就进了二楼阁楼,只见一小姐正飞也似的敲了键盘在聊QQ,他就问是不是招杂工,那小姐一听两个大男人来聘杂工,顿时一脸的不屑,冷冷的冒了一个字:等! 我们就等,看了看小厂,尽在眼底,似乎也半死不活,没见多少人,见小姐聊的兴起,我便随意问了一句:你们是做外单的吧?零不零卖呀?她忽觉的有什么"戏"似的,扭过头来,见我们并不象购货商,就很轻蔑的瞧了我一眼,便转过去,再也不理我们了,继续着弹指的功力,眼睛好使,就见对方弹出一句话:"那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哦!GOD!我有幸亲眼目睹,不知那位男士现在何方,我可以告诉他老人家的,这位小姐,长相3分,心灵1分,如果是老板或老板妹妹则附加值5分且有升值潜力的,如果仅比杂工强,那就只能QQ了. 聊了一会,她似乎觉背后有两"杂工储备人才",很是影响心情,就关了电脑,去到办公室门口对一男的:这有两个面试杂工的,你处理一下! 就走了.那男的就过来冲里面吼一声:你们两个,出来等~! 我们
     就出到另一边等,等了一会儿,我说:走吧,没人管咱了,等一天都没用的! 就出来了,两人就继续在大街上晃悠,阿凡也算是终于弄明白了是招杂工而不是招炸工的,就又问了几家!
     去到又一家,看见在招包装杂工的,我说:这个适合了,你去试试吧,你讲话要温和些,别大喊大喊的,就说我是来应聘杂工的就行,废话一大篇,人家都不知你在说些啥! 他嗯了一声就进去了,遇了两个小姐,就说:应聘杂工! 一个女孩,冷若冰霜两个字:不招! 我们就出来,继续往前进,没几步,就又见一招杂工的,我们问了保安,叫我们上二楼,正欲上时,就见一老板模样的人在那气势凶凶的在那喊:你们,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 保安说:面试的,那人似仍有不相信,保安就叫我们上去,我们刚上去,就有人来介绍生产的主管给我们,这时刚才在老板身边的人紧的跟了上来,那生产主管问:你们俩都是应聘杂工,我说:我不是,我也是做服装的,某公司某部门经理来着.这一招倒真管用,他立马就转了笑脸:啊哈哈,看你也不象!又见是老板身边的管家"亲送"上来的,更是尽了谄媚,对阿凡道:是的,我们要杂工的,怎样,您现在就上班吗?说完就迅速转去了桌边,写了一个介绍信交过来,叫我们去一楼办入职,我们自是喜不自胜,嘻嘻的就来了一楼,一瞧,拉倒,这小姐不就是刚才说"不招"的那位吗,好在管家又"亲送"我们过来,一见是我们,她那小俏脸顿时就阴了下来,极不耐烦的办入职的卡片,又冷冷道:证件?照片? 阿凡道:照片呀?那没有! 那就没得办,我便说:立马去照吧,下午再来办吧! 那小姑娘一句:靠!又浪费我一张卡片! 要不是为阿凡,我倒恨不得给她一巴掌,如此无教养!
     终是找了一家数码的像馆,速度也很迅速.几分钟搞定,吃过午饭就又去了办手续,那小丫见我们来便溜了,另一个女孩见状就给办了.
     这阿凡倒是真的什都不懂,上班的第一卡竟就是我给他打的,就见一个胖乎乎的总务模样的人在那里吵吵,说:这里杂工那么多,为什么还要,什什地方的杂工就闲的没事干,你们还要?那小丫也嚷嚷说不该要了,好在手续已办完了,还交了三十元押金,就去上班吧!
     见终是把他给安顿了,我是如释重负,就想着回广州了,行致路上,阿凡来电说麻烦去帮他拿来行李,我想终是如释重负了,自是满口答应,马不停蹄赶了几趟就给拿了去,也算满了意,接了行李,他倒很高兴,嘻嘻哈哈道:"好玩,好玩!我会干下去,很快活的."
我也倒满意的回到广州!
 
 
     谢天谢地,他安排了,我就安心了,晚上自是乐的早睡了去!
     迷糊中,手机响了......
     一看,是阿凡,这小子,有了工作,看把他兴奋的,都十二点多了,还不睡觉,不知又告诉我什么喜迅!
     "喂!怎么啦?这么晚还不睡?"
     "睡什么呀? 没睡的,他们不给安排住的,这怎么办啊?"
     "啊?怎么会这样?不是叫你找那个胖乎乎的总务吗?"
      "是啊,他说吃晚饭,到吃晚饭又说晚上,结果晚上下班,他先溜了,这里保安不让我进,我没去睡了!"
      见鬼,都是那小丫头在使坏,我想,但此时我又有怎样的办法呢,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他便说:"算了,算了,我不干了,我不干了,今天一天干到11点才下班,活累死我了,现在竟还没得睡的,明天回广州来!"
     我无奈说了句:"好吧!" 只得自个儿先睡了去!
 
 
     第二天先行给了他个电,就去了上班,他也就答应等我下班. 晚上下班回了去,他便在路口迎候,相视无语.一瞬,两人哈哈哈大笑起来,倒觉有趣.
     我说昨天你好享受了.
     他说哎呀呀,实在快撑不住了,就陪了那保安守夜,今天过来,困的不行,去了前边那个凉亭,风悠悠的,美美的睡了一觉,哈哈哈,真是舒服,一些老人在那打牌,下午你给我电时,我刚好睡足,真是美极了,结果过来一个老头儿说要收我站位费,我就出来了,哈哈哈!
     我说:那30元钱退给你了?
     他说:没退.
     我一听:啊,妈妈的,为什么,不要你,为什么不给退?
     他说:她们说,钱给老板了,还说是我自已要走的,所以不退.
    我说:都这样了,你都没闹?
    "怎么没闹?我都找了老板了,我都告诉老板了,老板叫我先上班,我说都这样谁还上班,卖命啊?老板就骂了那总务了!"
     我倒是呵呵的没了话,他又说:"没什么,没什么,这也算是一个人生的经验."
呵呵,他倒想的开.
    晚上就说,这厂是不能进的了,真累死人了,还是去开车吧!
    我说这是好的想法了.倒算他同行有人,当晚就搞定了去佛山一家砖厂开推土机,彼此就再一次如释重负!
    第三天一早他就行了去佛山! 如此便了事!许是他再不会向我提找工的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五日札记
后一篇:清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五日札记
    后一篇 >清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