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震波儿――“唐山地震30年,我也30岁了”系列之三

(2006-07-22 14:49:18)
分类: 过往的嗅觉-三张集

记得是在高二的时候,我们中学突然来了一群专家学者型的人物,说是来查体,但云山雾罩的不说清楚具体查什么,而且特别偏向,只查我们年级,其他年级一概Pass。混迹在同学之中,我想,查就查呗,看看身体状况如何,反正一大堆人陪着呢,没什么可怕的。查了这一次还不算完,隔两天人又回来了,召集大家开会,我们去开会的半路上就听到风声,说这次要再叫些人去复查……啊?查什么呢?慌了神儿。悬念没有持续太久,会上宣布果然是复查,而且马上给出了铺垫,那就是复查的人没有问题,反而应该说是被挑选出来的才对!这回俺放了心,怀揣着惴惴不安听着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成为这所重点中学精英里的一员。嗯,有我,我被重视了,我成精英了,呵呵呵――可又都查些什么呢?

又两天后,我们被几辆车子带到了市内的一家医院,下车之后就有同学发现这里是家精神病院……哦???我们的精神有问题么?解释又及时赶到了,说:只是在这里做测试而已,因为这里的设备比较好,大家都是好孩子,要乖,什么的……就稀里糊涂地做了心电图啦B超啦脑电图啦还有其它好多,其中有些设备好像测谎仪,当时就想,我们才十几岁,肚子里能藏着什么国家机密不成?难道是要训练我们做特工??怀着游戏的心情结束了复查(还是测试更贴切些),回家等结果。

这个结果着实很久,久到两周后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又被叫去做测试了,这回我看得出似乎是测智商来的,因为给出的试卷题目跟自己小时候益智游戏书里的内容颇为相似,我第二个交了卷,欣欣然回家等我的好成绩……半年之后,父母亲收到了一封信,专家们希望他们,特别是妈妈,能透露地震时候的生理心理细节,还有受灾受伤情况等等,当时(我坚强的)父母亲脸上的痛苦是看得见的,这种痛苦甚至是厌恶,我以前从未见到过,妈妈沉默了一会儿,和爸爸商量了一下,信就被放在了抽屉里,再也没有回。

时隔多年,当我在报纸上看到相关的报道之后,也了解了整个故事:中美两国的专家团想要研究地震波对胎儿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所以他们特意选择了我这样的孩子和同样年纪同样在唐山长大却未曾经历地震的孩子一同做测试,取得数据得出结论。结论结果的突出一点是:受地震波影响的胎儿的平均智商似乎要比常人低那么一点儿几……当时我就想,这一点儿几差得很多么?正常人平均智商的浮动率应该也有这么大的空间吧,这也算是什么正式的结果不成?或者说,就这些??

是否还有其他结果我不知道,但却从此认同了自己的震波儿身份。国庆五十周年那晚,我坐末班车在罗湖口岸通关,一贯严肃的边检员看过我的身份证之后突然抬起头来亮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说:“你是地震那年生的啊?”我游刃有余地答道:“对啊,在震后三个月出生,是震波儿来的,曾经接受过专家调查,说是我们这种人的平均智商要比正常人低那么一点儿几……”这种对话以后就常有了,大同小异,乐在其中。

 震波儿――“唐山地震30年,我也30岁了”系列之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