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疏延祥
疏延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838
  • 关注人气:17,5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试评范小青《谁在我的镜子里》的冲淡特征

(2017-05-22 11:16:11)
分类: 学生小说评论和作业

试评范小青《谁在我的镜子里》的冲淡特征

安徽大学文典学院16级    刘宇曈

 

 

“冲淡”这个词始见于《世说新语·政事》,意为“冲和淡薄”。后经词义引申,有了“诗歌语言质朴,意境闲适恬静”、“使某种感情、气氛、效果等减弱”等意义。若把它作为一种文学风格来研究,则有皎然《诗式》:“以虚诞而为高古,以缓慢而为冲澹”,又有司空图将其划为二十四诗品之一。本文试从范小青的短篇小说《谁在我的镜子里》入手,从内容和形式方面分别挖掘“冲淡”的意义内涵,并管窥作者的文学风格。

范小青,女,江苏省苏州市人。1978年考入苏州大学中文系学习,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她创作的主题发生了鲜明的变化,但作品的整体气质和美学风格却是较为统一的。评论界对范小青创作的评论和解读常有“平淡自然”、“静水流深”等关键词,更有人称赞其作品中体现着佛学的智慧。这种淡然而不失深刻、素朴又充满温情的特点,同样淋漓尽致地展现在她的短篇小说之中。

《谁在我的镜子里》发表于2016年第9期《天津文学》,并荣登中国小说学会2016年度短篇小说排行榜榜首。小说从一个普通上班族老吴在地铁上醒来写起,他经历了约会、工作、新房装修等一系列由“记性差”引起的混乱之后,才恍然醒悟过来自己拿错了别人的手机和提包,在这些天里和别人“交换了生活”。故事的匪夷所思之处在于,老吴身边的人和老吴一样过着浑浑噩噩的相似生活,并未深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中国主流文坛,情节一般不会是最受重视的因素。我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情节更多地迎合了读者的猎奇心理,可能会削弱读者其他方面的审美意识;另一方面是因为作品描述的人物和环境更符合文学具体可感的特征,也更易通过典型化而获得象征意义。这篇小说很明显也并不用意在情节的跌宕起伏、抓人眼球。它抓住社会生活中的各种细枝末节来写,着墨于平凡的人、平凡的世界,事件的发展顺序也十分自然。范小青在《设置障碍和跨越障碍》中说:“许多年,我在苏州狭窄闭塞的小巷,每天看到听到的大都是些相同的事情。早晨,老太太买菜,老爹孵茶馆,年轻人急急忙忙去上班,小孩子睡意朦胧去上学。白天,小巷很安静,偶尔有一两声婴儿的啼哭和广播书场的说唱。到夜晚则成为麻将和电视的世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而机械,我扎在这里面不能摆脱。”这段话,可看作是作者小说取材的自白。

范小青的“冲淡”,是一种客观而冷静的反映,但是在现实主义的写作方式中,又常常体现出一种魔幻感和神秘感。

这篇小说里,人物的活动似乎一直都很现实。偶有不合常理之处,作者很快便以平实的笔触作出了解释,使人虽有疑惑,却细想不得。如“回去的路上,老王电话来了,可能是因为在地铁上,声音都不如平时那么真切和熟悉”,“可老吴内心还在想着老王之约,感觉老王还是会来的,但是等了一上午老王也没有来。他也就认同了老张的话,可能记错了吧,规在人的脑子里塞了这么多东西,毎天还在继续拼命往里边塞,怎么不混乱,混乱太正常了”。不读至最后,难免不认为作者对情节的编排尚不够成熟。直到读者明白过来此“老王”并非老吴通讯录里的“老王”,才有“平地起惊雷”之感,暗线一出,故事瞬间变得立体了。然而事情偏偏就是这么阴差阳错,让当时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找得到解释——老吴正好在地铁上,第二天正好有人找老吴。为什么这么阴差阳错?除了文学的选择加工使情节更为集中的因素,不就是因为我们的生活过于千篇一律了嘛!而这又正是偶然之中的必然,可以想象,就算老吴不在地铁上,他也能把老王声音的不寻常归因于自己头脑不清醒或者声音信号与电信号的转化,他又怎么能发现不对劲呢!

文学对生活的真理性揭示,正在于此。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了普遍意义,这一整个故事就成为了一个象征。

而《谁在我的镜子里》另一个特别的地方,便是它不仅冲淡了情节,甚至还冲淡了小说的另外两个要素:人物和环境。

读完这篇小说,我们很难用几个形容词来概括主人公的性格特征,更不要说用几个精准的词来区分其他人物形象了。作家着力暗示的、值得我们解读的也并不是人物的性格,而是他们在社会中的角色以及在角色之中所采取的行动模式、所形成的思维模式。小说中人物的个性并不突出,且具有共同的特征:糊涂、漫不经心、对科技产品十分依赖、草率地选择相信或者怀疑他人。这种人物描写上的特点,注入了情节之中,就使情节自在自为、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了,没有人对现有的生活表示过怀疑,没有人对枯燥的生活表示过不满。不如说,为了更好地传达现代人个性缺失、思想麻木、人格和生活被同化的主题,作者故意淡化了人物形象。“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好几个乘客同时都在査看自己的手机,相同的叮咚声此起彼伏”;“这有什么稀奇,现在记性差的人多的是”;“看着老婆津津有味地看着,还笑,还龇牙,呸呸,老吴心里早就痒痒的”;“现在骗子太多,大家都很小心”;“这下子老吴有些吃不准了,把自己手里的手机翻来翻去看了几遍,也没看出这是一部别人的手机呀,手机品牌、手机型号、开锁密码、屏保画面、通讯录里大部分的名字,还有近几天的保留的短信”……直到“老吴自嘲地笑了,朝着镜子里的人说,你和我长得真像哎”,结尾的第一次点题也是最后一次点题——原来大家都长着一张差不多的面孔。

小说中几乎没有环境描写,环境的渲染、推动、隐喻作用自然也被冲淡。环境的淡化,使人物的行动、心理等更加明晰,丝毫不拖泥带水。似中国画里的白描手法,疏密相间,详略得当,节奏明快而干净。这一点不再详谈。

文学史上的许多作家,最初都是遵守某些格式、模仿他人的作品来进行创作的。等娴熟了之后,反而并不在铺陈技巧上面下功夫。神思飞动,不以辞害意,却能突破旧例、找到自己的风格,正所谓“从心所欲不逾规”。

冲淡在这篇小说的语言中更能得到充分体现。不同于中唐诗人或者俄国形式主义对语言阻拒性的追求,作品中使用的多是有自动化特征的日常语言。当然,作者也选择性地去除了日常语言中的口语化因素,拟声词的运用和语句的重复之中透出一种慵懒感,与小说的整体特征相适应。正是因为作者的笔触平实,让人觉得故事讲述的只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增强了可信度和说服力。

此外,小说语言中的这几个方面值得我们注意:全文使用第三人称,对话全通过转述告知读者,标点符号也几乎是清一色的逗号和句号。若把它念出来,语调没什么大的起伏,却也没有仄声字较多造成的低郁之感。这种表达,拒绝了强烈情感的抒发,给人一种深切的旁观者之感,即淡漠疏离之感。不得不说,在艺术欣赏中一定的审美距离是必要的:这种距离正像小说中的人与人之间、人与生活之间的距离一样缺乏热情。许多人用冲淡的方式写作,会让读者感受到作家正压抑着情感,这固然也不失为一种含蓄内敛的美,但同这篇小说比起来总觉不够轻松自然。《谁在我的镜子里》语言虽淡,却娓娓道来,微言大义,给人冷静思考、反省的机会。

范小青创作中的这些主题和方法,无一不体现了作家的超然心态和人文关怀。她曾说:“目前的小说创作中有一种追求恬淡、自然的意思,靠情致、韵味征服读者。我最近一个阶段写小说,确实是有一些这样的味道,但是细细想来,这味道在我具体的写作过程中却不是很明确,也可以说并不是我着意追求而来。我在写作的过程中,几乎从来不考虑这一篇小说会有什么味道,那一篇小说会有什么情调,我所考虑的只是我怎么把我设计的这些人和这些事情好好地揉合成一篇文章。”可见,冲淡的效果并不是范小青刻意追求的目标,它的出现源于作家的个性,更是源于生活。正如司空图所描述的,“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淡”若成为一种境界,自会呈现出其浑然天成、韵味无穷的本质。

文学风格的出现,本就是物质和精神生活多样化、审美需求多样化的结果,受到时代、种族、环境等因素的影响,然后才被后人分析总结出来。同文学体裁、文学思潮一样,文学风格必然处在不停的流变和创新之中,而范小青的创作实践,对于“冲淡”这一风格的发展必然是有价值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