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赵
赵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0,116
  • 关注人气:10,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随便说几句《丫头儿》

(2014-03-24 12:45:42)

    我丈夫翻了翻《丫头儿》,问:“怎么没写个序什么的?”

    我一愣:“用吗?”

    他说:“还是可以写写的。”
    早不说。不说我就想不起来。也是觉得没必要写,老话儿说得好:都在文章里了随便说几句《丫头儿》。但出了书,还是要经历常规的宣传,要和人说,要解释一下自己:我怎么这样了,是啊我以前不这样。就觉得跟人说也是说,写两笔也行,就写这儿吧,算是一补记。

    是说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也没什么大不了,老一样才奇怪。就跟人老问怎么不写专栏了,以前不是特爱和人聊感情么?我觉得呢,心灵鸡汤这个东西,有亘古的需求,但那是针对某部分人的某一阶段。过了这阶段,懒得看更懒得写。但不是否定它存在的必要,必经阶段嘛,一万口汤里,变成水的豪多,也总有一口咂摸出味儿,被肠胃吸收。我不反对别人写,自己也一路炖过来的,但现在没这需求了,就算有,也宁肯听听流行歌,好歹还押韵呢。岁数大了,好多事明白了,放下了,自个儿都不喊口号了,看着游行的更绕着走了。

    生活,就那样儿。平淡,平常,偶有波澜,旋即平静。人也都差不多。要说以前不拿自己当回事,现在更不当了。当人就行,不用老以为能当主角。自己的大事,跳出来看,放别人眼里看,都不算大事。当然也有挣扎的过程,以前老往特坏的地方想,现在想的是:总会过去的。

    所以这种心态,写出《王招君》和《丫头儿》,就是顺理成章。说到人物可不可爱,我觉得都还行,普通人,有善良的底线。谁真坏啊?讨厌的居多,烂心肠的没有。我对王招有偏爱,以前都是电视剧小说,女主角就算一身毛病,最次最次还占个好看,王招索性连好看也没有,就剩傻了。可傻又怎么了?谁从来不吃亏啊?从来不吃亏的人得多讨厌啊。

当然王招吃的亏是多点儿。但我坚信,不只笔底下坚信,就是对生活中这样的姑娘,我也坚信,她能碰上那个接纳她的人。那人也不一定多好,可能大多数人眼里,他大多数时候也倍儿讨厌,但是他对王招好,王招肯定就觉得够了,对不起各位的,王招会用实际行动回馈社会的。她就是我们的同学,朋友,同事,甚至就认识的一人儿——瞅着眼熟吧?对着镜子的时候也觉得眼熟。

其实讲的并不是爱情故事,起码本意不是。是想写亲情,写我见过那些昏暗的筒子楼里的人。甚至王招,她看在眼里会知道,我们的友情。

    《王招君》和以前的写作风格还有很多相象之处,《丫头儿》就很不一样了,它算是我这几年阅读同时孕育出来的故事,承载了一些想法,想要变化,有些写法上和语感上的追求。当初给文学期刊,据说编辑部里一半人喜欢,一半人不喜欢,我挺纳闷,居然有一半人喜欢?客气呢吧。它不是一个常规的小说,想到哪写到哪,又一直在往下减字。其实应该写成个长篇,但目前本人的驾驭能力还稍嫌不够,又不想愣往里装东西,就这么出来了。自己写得舒服,读一遍,也还喜欢。不好意思,读者怎么看先放其次吧,反正又没写电视剧,您就让我对自己好一回行吗。

    《丫头儿》写的是一个三、四岁女孩眼里的成人世界,写的时候想的是走马灯,史航那天说想到旋转门,差不多意思。小时候就是个吸收的过程,没有分辨力。什么都看见了,记性也好,又因为视线低,大人看不见的,她也看见了。当然,很多细节可能是成长过程中大人反复提起的,慢慢也以为是以前经历过的,记忆会骗人,当然会。沧海一粟,也不用分那么清。

    《丫头儿》可能会是个过渡,以后会用自己舒服的写法继续下去。我丈夫老夸我有些奇怪的际遇,别人三辈子碰不到的事,我这前半生都遇上了。年轻时候会不知所措,会崩溃,前些年突然有一天想通了:所有那些好的,坏的,在那些时候遇到了,经历了,都是应该的。应该发生的事,没有错对,没有它们,也走不到今天,没有此时此刻坐这儿敲字儿的我。所有的一切,我都接受。我丈夫说这算是佛教思想,who knows啊,反正我就这么想了。那些怪人怪事,就让我尽力去书写你们吧随便说几句《丫头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