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辉艳
陆辉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53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天我在西城种下一株马鞭草(两首)

(2012-11-24 02:01:55)
标签:

西城

马鞭草

起重机

露水

文化

分类: 距离之诗

秋天我在西城种下一株马鞭草

 

秋天开始的时候

我在西城种下一株马鞭草

 

你知道那棵马鞭草吗

它为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止过血

如今我拔它洗它揉搓它,小瓦罐里慢慢熬

 

熬出汤,疗治你的眼,你的脾,你那颗

容易虚火上窜的心

 

我给你讲古老的欧洲史,神秘的

宗教祭坛上插着神圣之花。你摇头

眼睛依然疼痛。一张密实的网罩在你的视网膜

 

如果我安守在这贫瘠的土地

马鞭草疯长,湮没我的居室,你怎么找我?

 

或者我往西城,在它荒凉的腹地,将有一个

新的大型客运站,但并不通向你那儿

它待在越来越深的秋天。像一座

 

银色的城池。这么多趟……

 

夜行客车。等着你去搭乘

旅途又长又慢。是凌晨三点的梦靥、小叶桉

立交桥一晃而过

 

三十岁那年的月亮,一直高悬在某个城市上空

有一张永不过期的火车票

 

它印上我的名字为了不可更改的光阴

 

我种的马鞭草遍布西城。它有小剂量的毒

疗治你的眼,你的脾,你那颗

容易虚火上窜的心

 

它有小剂量的毒啊

 

倘若我熬制整个西城的马鞭草,就会

害了你。倘若我减少剂量,就会

毁了你

 

倘若我将西城翻过来

晒干所有的草。没有一株父亲的

民间的狗屎草

 

它和圣草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历史瞒着我们独自过了大西洋

仿佛毒药,有一部分邪,有一部分善

             2012-10-12

 

 

起重机

 

到了下半夜,起重机发出一声叹息

停止了它无休止的轰鸣,安静下来

 

露水慢慢爬上天台

她的脚踝风湿痛,脚印左深右浅

露水睁只眼闭只眼

它们很快会占领整个西城

会淹没三角形的路灯。浮尘。河堤。

客运站是湿润的。蛐蛐的叫声,

以及掩盖它们的草丛,一爿一爿的楼房

也是湿润的

 

后来她退到天台的角落

感到衣衫泛潮。她脱下它们

在施工照明灯的强光下

她看见那黄色的起重机——

它裸露的,金属的身体上

沾满十一月的寒霜

               2012-10-2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