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辉艳
陆辉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53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首诗:南方信札

(2012-01-07 17:07:24)
标签:

南方信札

生离

运河

大剧院

火车

文化

分类: 距离之诗

《南方信札:火车》

 

我用尽一生的力气

跟着火车艰难爬坡

穿过流水,初冬的薄暮

火焰似的松红梅,烙红了铁轨

穿过隧道,喉咙里呛出烟尘

 

火车在经过黎塘一洼田垄时

一个给菜地浇水的男人,很突兀地

闯入冬天的长镜头

我看清了他的样子

微胖,眉头紧蹙,一身黑绒大衣

多么像是你的父亲,被这趟火车

甩在身后,再也看不见

 

孤独的罂粟从我的额头盛开

梦里他也曾是我的父亲

为我的婚礼打制过嫁妆的父亲

喝过我亲手端上香茶的父亲

可现在他只是个陌生人他是

别人的父亲

 

我还见过一个明亮的

孩子沿着河岸奔跑

二十年前的你向我跑过来

他嘟着两片淘气的嘴唇他有

松针上雾霭的笑容

转身他就变成一棵挺拔的白杨

在云朵上生长

 

我预支的泪水,落下了一滴

那些下雨的日子你摸着石头

过了河,你的父亲去了哪里

你在门外哭了吗

 

我想一想那久远的画面

看见了车窗上的自己

眼睛里停着灰烬和荒凉

我想在太阳升起之前到达你那儿

傻瓜一样拥抱你紧紧地拥抱你

我坐在这趟开往莞城的火车冬天的火车上

不想伤害谁,身上却沾满了太阳留下的

斑驳花纹,这带刺的光阴

盛大得如此晃眼

              

 

《南方信札:大剧院》

 

他在超市门口等我。我停下来看他

冬天的浮光落在他肩上

仿佛那是与我相亲相爱的人,并肩作战的人

从黎明打通生活入口的人

仿佛不需要思想

阳光驱赶着阴影,两个

去领受疼,领受苦,领受短暂的

喜乐和明天虚拟的生活

 

白天里,阳光照耀过的事物,依然冰冷

因而很快滑入黑夜

宽大的广场空无一人

月光下的玉兰大剧院,剧情从未开始

却已谢幕。我又来到此地

蒲公英杂乱丛生,在夜露中

合上怯生生的唇齿

 

我背道而驰,放出语言的利箭

僵立在城门上。哦,我肉体里的故国在沦陷

仿佛兵临城下。“爱卿你看,城门失火

殃及池鱼,一个朝代将要

完结了。你为什么还不跑?”

“我在这里等死——是为了守护家园。”

 

我无法掌控速度,雨雪和天气

独幕剧在深夜诗行中得以展开

我身怀炼金术,血管里奔出的语词

历经混沌、撕裂与煅烧之苦

直到见到你——

 

我曾是坊间众口相传的好匠人

如今手艺早已失传

只剩失语的内心与你相对

我希望它是坦诚,真挚而热烈的

但它冷得仿佛一把寒风吹彻的农具

它尖头的那一团白铁

闪着光亮仍锋利无比,以至于这片

结冰的南方土地,见到它

就自行裂开

 

——它冷得快要

沸腾起来了!

 

 

《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运河,在轻声歌唱》

 

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运河

从我们脚下流过

它的流水浑浊,几乎没有流动

但是它在轻声歌唱

没错,我听到了

我还注意到它的眼神

它那露出了青苔,而过高的河床

一直在冷眼旁观

它看到风吹起我弯曲的头发,衣角和心情

看到我的手,一直在试图

压住它们的张扬

压住它们不为人知的悲伤

它听到我们的沉默,间或的谈话

听到离别的风在倒计时

我咬紧嘴唇,想不起要说什么

靠在落满灰尘的桥栏上,其实我是想

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就这样闭着眼,吹一个下午的风

可它对我摇了摇头

等我们走远了

回过头张望,它还在对我

摇着头

 

从银丰路穿过去,就是这条河

它没有清澈的流水

青草也不够茂盛

但是当我想起你

就有一条不知道名字的运河

轻声在我耳边歌唱

    

《南方信札:生离》

 

黄昏开始倾斜时,我正与月亮一同升起

对于你所说的,“太阳正在缓慢

落下山坡”,这么动听的话语

我怎么忍心反驳呢

 

那一天风轻云淡

人人都想走到别处

发动机低头挪步,心事重重被堵在

朝阳路上。嗨,我快误了这趟火车

一心想要往铁轨上撞

你在他乡能听到我呼吸急促

声音渐渐滑下铁道,变成冷空气吗

它们被风吹啊吹。你怎能追赶上一场大风呢

 

“你的目光低垂,漂浮不定。”

我如何向你描述,我的国度

这里有速度有缓慢,有低眉顺眼和惶恐

原谅我还有一个不善表达的

沧桑的情感体系。原谅我不能阻止这场

蔓延的爱,广场上扬起的尘土

不能阻止它们落在每件事物上

落在我不够自信的生命里

原谅我没有,提前准备抹布

不能将这些尘土,小小的杂念

擦拭干净。从前我简单如一张白纸

现在它被绘满错综复杂的线路,张牙舞爪

像是被谁揉皱的地图,难于辨认

 

我有盛大的梦境,繁花在坟茔上开放

我是坟茔吗我是

繁花吗,在深夜游荡

灵魂为何会无缘无故哭泣

一小撮眼泪可以擦亮黑夜

 

我曾经在乎过的,忽略过的

都在远离我如同梦境散去

火车从我哗哗的血管呼啸着,碾过去了

 “只有心痛是真的,这一次。”

不要怀疑我说的每句话

——它们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够真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