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金杨易君
黄金杨易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47,936
  • 关注人气:24,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易君:A股之中期逃命还是长期坚守

(2019-03-27 07:49:38)
标签:

股市

黄金

投资

威尔鑫

杨易君

分类: 股市

 

190331:外围市场未见压力,或许还有一定逆基本面的情绪空间,但注意节奏!

 

杨易君:A股之中期逃命还是长期坚守

A股之中期逃命还是长期坚守

 

2019324  威尔鑫投资咨询研究中心

首席分析师 杨易君 公众号:杨易君黄金与金融投资   yangyijun1616 

 

梳理二十几年中国A股几轮牛市运行逻辑,找不到此轮A股就此开启牛市的客观机理。科创板与注册制,改革牛等,都不过是逆基本面的主观期许。唯有实际宏观经济数据、全球经济环境走向、上市公司总体业绩走向,才是影响股市运行的根本。

 

笔者更愿意看菜吃饭,看实际经济数据变化趋势后,再摸着石头操作。跟着数据形成的趋势走,不轻易去预测宏观经济数据可能产生的拐点。因一旦遵循操作的宏观预测出错,就是大错,成熟稳健的投资没必要这么干。回顾2018年的中国A股市场窘境,有谁预测到了中美贸易战形成的复杂局势,以及对中国经济金融的影响?有谁预测到了A股经历2015年股灾之后的2018年,还会那么惨烈?甚至很多金融大咖在2017年底对2018年的A股预测,都是喊着撸袖子大干一场。若真根据这样的“预测”去大干一场,何等惨烈。亏损50%,就需要翻倍才能抹平。2018年下跌超过50%的股票何其多,甚至跌幅超过80%的也不少。

 

近两个多月中美股市强劲反弹,但逻辑各有不同。就美股而言,相对于百年历史的总体估值已高企:

杨易君:A股之中期逃命还是长期坚守

2018年前的宏观经济已由繁荣走向至过热边沿,若继续放纵美国经济过热、美股泡沫膨胀,美国距离新一轮经济、金融危机的时间就不远了。故为经济降温、为股市降温,是延续美国经济金融在健康范畴内持续的必要手段。提高联邦基金基准利率,紧缩货币是必然趋势。

 

从实际效果来看,成效明显,2018年下半年开始,美国宏观经济开始脱落过热区,具体表现为制造业、非制造业持续回落,离开60附近的过热边沿。通胀指标也连续回落。这些都是经济降温的信号。

 

反应到美国股市,道琼斯指数在2018年三季度创出26951.81历史纪录后,大幅下跌,最低下探21712.5点,跌幅过20%。要知道美国宏观经济虽总体曾偏向过热,但并未出现巨大的结构性泡沫,就科网领域持续多年引领全球后,有相对泡沫。但相较于2000年的科网泡沫,要健康很多。故美股阶段下跌幅度过大、过激,由于宏观经济基本面依然向好,股市必然出现修复性反弹。这不是新一轮牛市的开始,没有那么快。

 

即便最近一期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声称可能不会于2019年再加息,但也别期望宽松就此到来,美国经济降温与美股面临的泡沫问题,尚未解决。

 

当美股反弹至近年估值顶部区域后,必然又将区间下跌。如此这般,以时间换取空间来消化美股泡沫,为宏观经济降温,是最健康的方式。美股最好的情况是,未来几年都维持宏观区间震荡。

 

A股呢?从基本面来看,美国经济是在良性降温。中国及欧洲等主要经济体,则是非良性持续下滑,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方向都一样。而美国宏观经济的良性降温,必然持续。这就意味着整个全球宏观经济大环境,并不构成中国经济好转支撑。虽未必还有逆风,但肯定没有东风。故此,经济学界提出了扩大内需来自我循环、自我重振。然在具体效果上,或也暂只能停留在信心层面。没有全球宏观经济整体的全面回暖,没有类似美国货币的全球主导权,自我重振,何其艰难!当然,笔者也并非在否定可能性,只是在投资策略上,还是看到效果再说吧。

 

2019A股的强劲反弹,其本质是对2015-2018年下跌过度的估值修复,不能简单认为是新一轮牛市的开始。阶段上涨速度越快,说明中期震荡会更强,更难言新一轮牛市了。当然,也不排除14日的低点就是未来几年最低点的“可能”,但指数再产生20%以上的中期下跌概率也很大。指数下跌过20%,很多个股就会产生超过40%的跌幅。故基于大牛市预期的操底赶趟,不必那么着急。况且A股大牛市的预期在笔者看来,更像仅基于空洞信心的镜花水月。当前A股市场运行的内外基本面、货币政策走向,都让笔者看不到大牛市已来的丝毫逻辑。

 

二十多年的A股市场,也有过那么几次大牛市,这些牛市的运行逻辑是怎样的呢?

93年前,股市刚开始,投机性强。通胀上行,代表着实体经济运行良好,股市在投机氛围中,借宏观经济向好的东风,大幅上行。外围股市,美股运行在1980年启动的20年大牛市途中。

 

进入93年,通胀失控,超过10%。至9410月,通胀上行至最高的27.7%,实体经济深受恶性通胀之苦,促使上证指数从1558点大幅下跌至325.89点。此乃中国经济自身结构性发展失衡带来的恶果。观美国经济与股市,总体运行良好,美国通胀大体波动于2.3-3%区间,美股虽有震荡,但依然延续着20年大牛市。

 

1996年,通胀早已步入明显下降通道,从27.7%大幅下滑至10%以下。利率高位回落,整个实体经济营运环境改善,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外围金融环境持续向好。A股迎来了新一轮大牛市。

 

1996年开启的牛市步调,其本质终结于2001年。98年期间,曾爆发始于泰国的局部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宏观经济也面临国企改革的形势倒逼,促使A股市场大幅动荡。但全球最重要的欧美宏观经济,却表现强劲,这使得A股总体调整容易有底。中国局部经济金融的环境变化,最能从出口增速变化得到体现。当时中国不少出口产品都是初级低档次产品、日用品、玩具等。199710月至984月,出口增速年化率从21.24%下降至-4.75%,亚洲金融危机、国企经营与体制老化带来的冲击何其严峻。消费增速更是从1995年的年化32.68%,下降至9811月的6.04%。但欧美经济总体向好,美股渐进20年大牛市尾声。

 

1996-2001年的A股宏观牛市,可大体分为三段。1996-1997是整个经济的复苏与复苏预期带动,欧美经济与股市皆向好;1998-19995月,受东南亚经融危机影响、国企体制与经营老化影响,A股承压明显,但欧美经济与股市皆向好。19995月至20016月,即所谓的国企改革牛,步履蹒跚。但整个外围环境已开始恶化,美国股市经历20年大牛市后,在科网股的带领下完成了最后冲顶。欧美外围环境的恶化,让A股的改革牛未能持续。美股见顶于2000年,多次区间震荡调整后,于2003年见底。而A股的底部直到20056月才得以形成。

 

但看2001年至2005年的中国宏观经济、金融环境,并不糟糕,但调整惨烈。期间,M2货币增速在14-20%间维持超宽松,而目前仅8.4%,且连续多年回落。GDP增速在8.3-11%之间震荡向好。年化消费增速更是2003年下探9%后,于2005年回到18%以上。年化投资增速更是单边强劲上行,从2000年的4.83%,强劲上行至2004年的38.2%。此后因投资过热出现回落,但至2006年,也未低于26%。自身经济活动可谓强劲,但依然迎来了2001年至2005年的大幅调整,由此可见,外围主要经济体运行环境变化的带来的影响不可忽视。

 

2006-2007年的大牛市,欧美股市早已完成调整,且在美联储降息大周期中,经济步入新一轮以地产为代表的繁荣中。A股嘛,经济本已向好多年,宽松多年,且相对于欧美股市调整过度,这有实际经济基本面支撑的牛市一启动,自然甚是壮观。

 

2008年,美国次贷诱发的金融危机,将全球经济带入地狱。

 

2009年上半年的牛市,是相对于2008年下跌过度的修正。此后迎来数年漫漫熊途,而欧美股市则早已开启新一轮牛市。

 

2010年一季度后,中国数万亿的货币刺激就开始失效了,总体经济出现下行趋势,尽管区间曾有局部反弹。GDP摸高12.2%后进入下行轨道。因此前一年多资金投放过度,且逐渐失效,故强化了货币增速控制,从2009年年末开始,M2货币年化增持从30%附近大幅回落;出口增速则在2011年反弹见顶32.66%进入长期下降轨道;投资增速也从2010年一季度的30%以上开始严控。时至今日,整个投资、消费、出口、货币投放等,都处于2010年见顶以来的下降通道中,尚未见到实质性改变。

 

在这样的总体经济、金融窘境中,2015年的牛市是如何来的呢?首先就外围股市来看,欧美股市延续2008年见底后的单边宏观大牛市中,迭创历史新高。也即整个外围市场环境、经济环境并不利空中国股市。相对而言,中国股市背离国际股市的多年大幅调整,蓄积了越来越强的做多能量。再加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强化市场杠杆宣传,让我们看到了一轮逆经济基本面的“杠杆牛”,当时诸多论调也导向为“改革牛”,XH社甚至喊出了4000点是牛市起点的口号。然而,市场最终证明逆经济基本面运行的牛市难以持久,完全依靠杠杆撬动起来的市场,倒下去时就不仅仅是回到地面,而是砸穿地面,进入地窖。

 

2019年开始,市场强劲反弹,我们又听到了“改革牛、升级转型牛”的呼声,然看经济数据,无不与上行的市场背道而驰。笔者以为,2019年初的A股市场反弹,就是对2015-2018年下跌过度,尤其是相对于国际市场下跌过度的修复,类似2009年上半年相对于2008年下跌过度的修复一样,定论新一轮牛市起点尚早。

 

且就外围市场环境来看,笔者认为欧美股市已处于数年顶部区域,也即外围市场环境也对A股的走向越来越不利。即无论当前宏观经济基本面,外围市场运行的关联环境、中国货币政策走向,都看不到大牛市的迹象。当然,笔者也并不认为当前A股反弹之后,会迎来类似2009年反弹后的数年调整,应不会那么惨,我只想表达对A股新一轮牛市的期许,应多些耐心。不要来不来,就空洞地基于主观期许喊十年大牛市。

 

在资本市场运行的长河中,目前A股总体估值确实不算太高。对资金极其宽余,着眼于十年以上的长期战略投资者而言,选对的股票,并致力于长线持有,不在乎百分之三五十的回撤,关系不大。总体而言,笔者倾向于人工智能,中国大消费、大健康的全球化趋势,是较为确定的宏观战略方向。但对一般投资者而言,不仅需要财务上的相对自由,更需对行业洞悉的非常智慧。绝大多数投资者押不中,也没有耐心、定力、信心持有这样的股票。

 

大多数投资者,应着眼于几年的中长期成效,对百分之三五十的回撤还是相当重视的。对这类投资者而言,笔者认为当前应该严控风险,离开股市,寻低再战。且磨人的中期来回,很难预测会有多少次。1966-1980年的15年美股,总体为15年的宏观区间震荡,大致两年一个来回,有多少长线投资者能押对品种,并不在乎这十五年的宏观区间震荡?故对绝大多数,超过90%的投资者而言,应重视如何长久地活在当下。我们都曾有过基于“情怀”的投资布局,但伤害太大,伤心太多。成熟之后,考虑的重点是—如何长期稳健地活在当下!让投资成效实现我们的情怀,而不是基于情怀去押投资成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