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强says
宋强says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704
  • 关注人气:8,9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丽新世界(6年前写一座禁烟城市的随笔)

(2015-05-31 07:55:04)
标签:

杂谈


                                                   
   去书展之前,邀请方来函特别关照:由于香港全面禁烟,请告知入住酒店是否需要吸烟房。看了这款提示,我居然涌起一种罪错感:要?不要?或者假装出一副很有出息并不关心自己小嗜好的达人姿态,伺机偷偷做“变通”?我这个心思迫于一种软软的压力,香港的行程密密麻麻,要求穿“正装”(某次酒会还注明“穿唐装”)的场所不止一处,想到将要面临的“文化氛围”,我真的有点畏惧。香港给我们这种内地烟民的文化记忆,有一条就标在“良友”外壳上:“香港政府敬告市民……”
   曾经怀疑虑过:也许就因为这一点偏执,这一辈子都不会坐国际航班?诗人张枣曾说,在漫长的法兰克福-北京航线上,有人在卫生间里,一边吸烟一边猛拉抽水(准确说应该是“抽风”)马桶,让检测成为摆设。(张枣狡猾,模糊了主角,只云“我知道有的人……”)还听说:在漫长的航程里,座中突然烟云猛喷,刹那间偃旗息鼓,机舱里的人惊呆了,不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幕是真的。——人的反应机制有时就是这样,一件事超越了常规有悖于经验,会被认同作“幻相”,反而不被追究。我不知道这是否瘾君子杜撰出来的传奇,反正我愿意相信。
   这些故事都加剧了我的仓皇,在内地机场吸烟室里看到的人,无论男女,都是那样的不漂亮。借火时眼神相对,是“被歧视共同体”的相惜。那时抬头,看玻璃中映出的自己的面容,眼光是微茫的,面部线纹是废弛的。
   想起弗洛伊德的著名结论,人甚至不是自己的主人。
   把自己的渺小处想开了,释然了。以此为逻辑出发点,我在回执上“是否需要吸烟房”一栏毅然填上“需要”。
   这个英明决定让我不必吃后悔药。酒店某层通是吸烟楼,走廊里都是烟味。组委会的房间到后半夜都是吞云吐雾人。而没有订到吸烟房的来宾苦煞:。有人一天内电梯上下若干回,走出大堂,穿过廊道,在酷暑里过瘾。作家毕飞宇就如他的名字,沦为“飞行族”。最苦的是来自台湾的上了年纪的南方朔,他说,我就干脆不抽了。
    香港禁烟,可以理解为:头顶非自然穹庐处,原则上都是禁烟区。将来北京也要全面禁烟。这样的话,就基本达到世界卫生组织一个什么协议的要求了。
   大家都在想象与国际接轨的样子,可能就是时尚杂志上的一尘不染,亮丽,浑无市井烟火,抗拒性的说法,就是“装蒜”。作家老猫的博客专文历数未来“全面禁烟”的浪漫化,为北京300万烟民伸张权益(资料来源不清楚),论述平等观。看了他的一些假设,我看他就是多虑了,因为我实地亲历了“未来”。未来是什么?就是局部改变记忆,而这改变,并非想象中那么恐怖。
   在这座设防城市的常规记忆,就是随时地撮两口,永志不忘。这时候,我反而会怀念内地禁烟环境的好处——办公区禁烟,促使你改变沉溺一处的恶习,可以走动到不远处的走廊拐角,抽得少了,感觉香了,节奏也有错落感了。小缓冲,小期盼,小犒劳。
   禁烟有礼貌上的考虑,但我看到相反的场面,酒宴上,一桌会突然站起三分之一或者更多的人,很愣的样子,齐齐临时离席,在女士的窃笑中朝外走去。电梯下行,扶梯右倾,出大堂,转犄角,低绮户,团团站,吃香烟——上海话说“吃香烟”在此很精准,不好省略,真是吃,真是香。
    边抽边问主人:没有人抗议么?答:示威游行也做过,没有用啊。
    民主有学问,也非“哭闹就有奶吃”。
    其实在港的很多模糊地带,被歧视共同体“小处可以随便”。“美丽新世界”对烟民来说并不压抑,虽然香港的“城管”有罚款1500元的权力。
    港人在此环境下生存,有一些小准备。比如,专门的烟蒂回收袋(皮制的,我老是琢磨它怎么那么耐烫)。比如,香港的售烟奇贵,杂铺里不论哪种牌子,一律38块,形成反差很大的经济地理格局,内地携烟到港,海关也不是很认真按法律限制。这里有没有温润的“抗议与妥协”的默契机关在里面?我不知道。也不想就此生发。
    在权力伸张方面,我喜欢良性运转社会的“温润的博弈与妥协”。记得1988年高考作文命题就是《习惯》——题目对未来就过于热情,主张打倒习惯势力呼吁观念革命的。而我们生活进程里,隐伏着很多记忆密码你是打倒不了的,它甚至是生活勇气的力量源泉切不可忽略。我一个师姐谈她对吸烟男人的独特看法,一个上海女人,经历了百感交集的“丽人行”,于是后来在征婚启示把相关门坎拿掉了,她的解释说法貌似古怪:这男人抽烟,表明他不爱惜自己,因此他不会过分自私。哈,解构了看烟酒男人,循着这个路子找美丽世界的光,如香菱品诗,千斤橄榄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