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吹捧是把温柔的刀

(2019-02-25 19:07:24)
标签:

历史

随笔

文化

杂谈

分类: 乱红飞过

吹捧是把温柔的刀

/晏建怀

 

富者有人追随,贵者有人攀附,自古人情势利,不足为怪。然而,让人怪的是,那些腰缠万贯之徒、势倾天下之官,面对肉麻的吹捧,明知是“活力28”的肥皂泡,不但毫无惭色,反而得意忘形,飘飘然、醺醺然、昏昏然,结果,最后常常被吹捧到身陷囹圄,甚至身首异处,让人叹息。

南宋韩侂胄,因成功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以“翼戴之功”官至宰相,封平原郡王,成为一代权臣。韩侂胄大权在握,内心便开始膨胀起来,手掌国家公器,招权纳贿,货赂公行,尤其喜欢下面人的阿谀奉承,谁巴结他,谁就能升官。

据清人褚人获《坚瓠集》载,韩侂胄曾获赐吴山下的皇家园林——南园。获赐南园后,他穿山凿泉、造亭建榭,花巨资进行整修、完善。工程才告竣后,韩侂胄择吉日,带领大官小吏、名流清客们游园,亲自验收。当他看到园内奇花异草遍布、亭台水榭林立,不禁喜笑颜开。后来转过一脉青山,看到一带竹篱茅舍,桑榆相间,宛如田家,韩侂胄却不无遗憾地说:“这田园美景,确乎极似,只是美中不足,缺了鸡鸣犬吠之声耳。”谁知,他话音刚落,便听到田庄犬吠声“汪汪”响起,韩侂胄非常惊异,寻声一看,原来是工部侍郎赵师睪,正趴在草丛中学狗叫呢,逗得韩侂胄哈哈大笑,让他极为受用。不久,韩侂胄即提拔赵师睪为工部尚书,时人因此称赵师睪为“狗叫尚书”。

南宋沧洲樵叟所著《庆元党禁》载一事,说韩侂胄有一宠妾,因小过被撵出王府。时任钱塘县令的程松寿善巴结、会逢迎,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赶紧以钱八百贯将此妾买回家,夫妻二人亲自侍候,殷勤事之,供奉如贵宾。数日之后,韩侂胄果然又想念起这位宠妾来,派人打听其下落,得知为程松寿所买,一时大怒,准备拿他问责。程松寿听说后,赶紧将此妾完璧归赵,解释说,当时有一郡守离京,见此美姬,准备携她赴任,自己知道她为郡王爱妾,特将她藏匿于府中。

韩侂胄很是怀疑其用心,仍然满脸怒气未消。此妾赶紧出来证明说,程县令句句属实,待我如贵宾。韩侂胄这才释然,转怒为喜,马上提拔程松寿为太府寺丞,旋即升为谏议大夫。后来,程松寿又出重金买了一个比此妾更漂亮的美人送给韩侂胄,韩侂胄大喜之下,竟重用程松寿为执掌兵政的同知枢密院事,让那位品格低劣、治才平庸、只知道请托钻营的小县令,三两年便跻身朝廷重臣之列。

韩侂胄作为权臣,大官小吏的升迁全掌握在他手里,他的喜好,便成为了苍蝇们眼里有缝的鸡蛋,望其风旨、吹牛拍马者越来越多,投书献媚、歌功颂德者不计其数,他们将韩侂胄吹捧为当代伊尹、后世霍光,呼为“我王”者,请加九锡者,不一而足,其吹捧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暖风熏得游人醉”,恰恰是那些攀附之徒肉麻的吹捧,让韩侂胄更加得意忘形,更加专横跋扈,既无官德,更无操守,卖官鬻爵,无法无天,最后终于因罪被诛。韩侂胄伏罪以后,许多朝臣又纷纷上书,说他“专政无君,僭上不道”,请求朝廷对韩侂胄挖坟开棺,枭首示众,抛尸荒野,以谢天下。但最为可笑的是,当初跟在韩侂胄身后溜须拍马的是这些人,他死后要求朝廷枭首示众、谢罪天下的还是这些人。

东汉应劭在《风俗通》一书中说:“长吏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意思是,杀马的人就是曾经在旁边那些人给马鼓掌的人。可见,吹捧是把温柔的刀,它能让你如沐春风般得意,更能杀你于无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