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官二代”柳开的自我炒作之路

(2012-08-23 20:06:50)
标签:

历史随笔

文化

分类: 乱红飞过

刊《各界》2012年3期

“官二代”柳开的自我炒作之路
文/晏建怀

 

    柳开是宋太祖乾德初年监察御史柳承翰的儿子,典型的“官二代”。作为“官二代”,柳开并没有贪图享乐,荒废学业,而是从小在父亲的监督下苦读诗书,年纪轻轻便满腹经纶,作文无数。
    然而,尽管文章写得多,但在名家云集的宋初,柳开只不过是无数“官二代”中的普通一员罢了,既无文凭,亦无学位,又没有在士大夫间形成“洛阳纸贵”效应的诗文作品,这让他懊恼不已。一个“父亲不是李刚”的“官二代”,一个在文坛名不见经传的“新生代”,要在政坛、文坛上闯出一条成名成家之路,不但需要自身素质过硬,更需要一套善于宣传、推介自己的独特方法。为此,柳开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炒作。
    名字炒作是炒作中最常见的手段之一,尤其是借名家的名字炒作,往往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就象现在许多“非著名作家”出书,总要拉来一班子所谓“著名作家”助阵,于腰封上用斗大的字堆积一长串“某某、某某名家联联袂推荐”一样。柳开想成名,首先也从名字上做文章,他本名柳开,字仲涂,却偏偏自称“师孔子而友孟轲,齐扬雄而肩韩愈”,意思是孔子的学生、孟子的朋友,与扬雄齐名、与韩愈比肩,甚至改名柳肩愈,拿先哲的名头来给自己贴金、镀银、撑门面。他这一炒作,还真唬住了一些人,比如后来历任工部尚书、户部侍郎赵昌言年轻时,就曾慕柳开之名,千里迢迢从山西赶到河北大名府,目的仅是一睹柳开的风采;又比如后来任史馆修撰、知制诰的范杲,年轻时也以柳开为榜样,把柳开的文章当作范文学习。
    弄个响当当的名字,唬住一二文学青年,还远不能实现柳开的目的。在把“进士”作为“敲门砖”的科举时代,只有唬住了考官,通过了科举考试,摘取了“状元”、“榜眼”、“探花”之类的桂冠,才是一名天下知的捷径。不久,柳开参加了科举考试。他参加考试又与一般的举子不同,人家面对考官都是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生怕被讥为狂妄,希望给考官留下低调谦逊的好印象,而柳开却高调出场,穿着象征士人身份的华丽衣服,还把自己撰写的数千轴文章,用独轮车推着,直奔主考官面前,引得主考官惊异万分,瞠目而视。柳开的名字从此在考官和举子间传开了,一谈到科场,人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说起那个“文章千轴”的柳开,可见“炒作的力量是无穷的”。
    柳开进士之后,曾历任宋州(今河南商丘)司寇参军、右赞善大夫,后来又被提拔为知州,成了地方一把手。作为一方官长,他炒作的爱好依旧,而且结合工作来炒作。宋太宗端拱元年(988年),他出任全州(今广西全州)知州。全州十分偏远,为汉蛮杂居之地,当地人尚武好斗,民风强悍,经常抢掠闹事。面对复杂的治安环境,面对凶神恶煞之徒,柳开以更加凶神恶煞的态度对付,每次擒获到闹事的暴徒后,他就广发通知,召集全州大小官吏们聚饮,当场杀死暴徒,从其体内取出人肝,用配刀把人肝切碎,蘸着盐和醋生食,官吏们无不张口结舌,战栗不已。通过这一炒作,一传十、十传百,柳开“食人肝”的故事被描绘得神乎其神,象幽灵一样在全州散布。从此,那些抢掠闹事之徒一听柳开之名便魂飞魄散,再也不敢寻寻衅滋事了。炒作竟能维护一方稳定,带来一方平安,这倒是始料不及的效果。
    如果两位同样喜欢炒作的读书人在一起,结果会怎样呢?对于柳开来说,则是一山不藏二虎,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戊寅科状元胡旦,与柳开一样,也是一个擅长炒作、“喜以名骜于时”的读书人。某年,时任漕运使的胡旦模仿孔子《春秋》的体例,新编了一部《汉春秋编年》,无非是借孔圣人的鼎鼎大名,给自己的新书炒作一番。书刚编完,胡旦就邀请柳开到金山一聚,请他给自己的新书评价评价、宣传宣传。柳开兴冲冲赶到金山,刚翻开书读了体例和目录,便勃然变色,厉声喝斥胡旦道:“你小子真是个乱纲常、乱名教的罪人啊!你是何方神圣,胆敢剽窃圣经的书名、体例冠于编首,今天让我送你一剑,教训教训你这狂妄无知之徒,以儆效尤!”柳开拔剑就往胡旦身上刺去,吓得胡旦提起衣襟,落荒而逃。然而,胡旦的炒作方法与柳开自称“师孔子而友孟轲,齐扬雄而肩韩愈”,甚至改名柳肩愈的行为又有何异?不都是借先哲的名头给自己贴金吗?所以,柳开提剑相见,不过是妒忌心作怪罢了。
    通过不断地炒作,柳开不仅有了如雷贯耳的文名,而且有了声名远播的侠名,甚至皇帝都把他标榜为一代豪杰。有位姓钱的供奉官,是吴越王钱俶的近亲。一天,时任润州(今江苏镇江)知州的柳开到他家里拜访,见书斋墙壁上挂着一幅画,画中女子千娇百媚,楚楚动人,便问画中美女是谁。供奉官说是我妹妹。柳开见是主人家的小姐,又如此美丽,立刻喜上眉梢,用毫无商量余地的口气说:“我丧偶多年,正好娶她为继室。”钱供奉的父亲到京城参加朝会去了,他以此为由回答说:“婚姻大事,还是等我父亲朝会回来再议吧。”实际是委婉地拒绝柳开。不料,柳开却哈哈一笑,异常大方地说:“以我的才学,不会辱没你们钱家的。”没过几天,柳开就匆匆向钱家下了聘礼,随即把美人强行娶回家,横蛮似《水浒传》中“抢亲”的小霸王周通。
    可怜的钱供奉,慑惧于柳开的“淫威”,眼睁睁看着年轻貌美的妹妹被人“抢亲”,恨牙痒痒,却敢怒不敢言,只好跑到京城,告诉父亲。父亲听后,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第二天就进宫拜见宋太宗,哭诉柳开“抢亲”,当面“告御状”。谁知,宋太宗听后不但没有雷霆震怒,反而笑着问钱父说:“你认识柳开柳仲涂吗?真乃豪杰之士,你找了一个好女婿啊!我来做媒如何?”连皇帝都把柳开当成英雄豪杰,可见柳开的炒作功夫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至于这位钱家老爷子,见皇帝自荐为媒人,便转怒为喜,拜谢而去,赶快回家瞧瞧这送上门来的女婿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柳开后来出任过桂州(今广西桂林)、代州(今山西忻州代县)等地知州,宋真宗咸平四年(1001年),被朝廷调去沧州任职,病死于途中,年仅54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角色错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角色错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