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建平
我是建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015
  • 关注人气:1,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我们的上帝

(2017-03-03 18:52:39)
标签:

上帝

老求实

中生代

年轻人

分类: 心情文字

     我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所从来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是,到了耳顺之年,我有了回忆往事的习惯,在回忆中,我得到了一个连自己都很难相信的结论,在学校发展的过程中,时时刻刻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帮助着我。这个力量不以我的意志存在、消失,在我遇到解不开的难题的时候,他们就像念着芝麻开门咒语的神仙一样,宝库即刻打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力量?今天我想请大家帮助我解答这个问题。

  

      1993年求实中学在仪表厂小学成立,招收了一个班级59个学生。当时的我很单纯,一是想把这届学生送走,还回到公立学校。二是想每年招收一个班级,三年三个班级,在这块小小的教育自留地里既获得耕耘的快乐,也给自己一个清闲自在的生活。

 

       第二年,经过百般挑选,招收了两个班级的优秀学生。如果按照三届计算,仪表厂小学无法容纳这些学生,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在暑假前阀门厂生活区内偶遇阀门厂厂长,他很热切表达了欢迎我接管阀门校区的愿望,于是我们搬到了阀门校区的东院(阀门小学部)。那是一栋8个教室的教学楼,如果一年招收两个班,我想足够我用很多年了,我很满足。

 

      1995年求实中学因为体育课外出游泳,出了一个人命关天的事故。对方提出的赔偿价位超过了求实账目上的所有钱数。求实面临倒闭的危险。我既为未来卸下民办校长的重负感到轻松,又为半途而废的求实感到痛苦。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然而,不到一周时间,我们的老师和家长向学校捐了3万多元钱。这些钱对现在来说,无足轻重。但是,在当时足以能让求实走出困境,求实经历了凤凰涅磐的生死考验得到了重生。

 

        1999年我又遇到了生源井喷无处安置的问题。东苑小学的孙校长大力相助,在见面两个小时之后,就签订了合作办学协议。租赁了一栋可容纳18个教学班的教学楼和一栋办公楼。它成为了求实最大的校区,我觉得又可以"凑合"很多年了。

  

       稳定的日子只过了三年,到了2002年,由于求实中学已小有名气,成为了众多家长关注的热点学校,不得不扩大招生。那年求实招收了14个班级,那是招生量的一次飞跃,面对如此庞大的新生群体,我有点蒙,面对家长咨询教学地点问题,我常常给家长打马虎眼。六月份,十中和联合收割机厂给我伸出了橄榄枝。经历两个月的装修,九月份开学,求实形成了东、西、南、北四个校区,那是一次有着历史意义的扩张,求实在开封市的教育版图扩大了很多。

 

       进入东校,我感到住校部管理的压力,想打退堂鼓。是王淑桂校长阻止了我想退出的行为,她带领一个团队,坚守在与蚊子、苍蝇兵团、猪圈、荒草、垃圾山为邻的“东伯利亚”。十几年过去了,如今的东校已经成为了求实的一个最美丽的窗口学校。

 

       2008年六月中旬中招的时候,一些教师代表找到我,诚心请我为了求实的几个教师子女开办求实高中。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我在老师的请求下竟然答应了。然而教育局却拒绝我的申请,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几个求实的朋友看到我痛苦、纠结,请我吃饭宽我的心。记得那天是在化肥厂门口的一个破旧的饭店里点了几个菜,其中有一个是腰果虾仁。那顿饭我吃的很纠结,而正是那顿饭后,我做出了没有批文也要办高中的决定。于是,挂靠在开封县某民办高中的黑求实高中开始了招生。

 

        2011年,求实高中又面临生源无处安放的危机。六月上旬,我在阀门校区六平米的办公室里来了几个某民办高中的负责人,他们主动上门告诉我,董事会愿意把30多亩校园租赁给求实,价格好商量。我们只用了三天时间谈判成功。第五天就进入装修。八月底,一所装修一新的求实高中校区开始招生。

  

       2015年,我们又一次面临求实高中生源井喷的危机。我想把普通高中搬迁到国际部里,那里有大量的空地,可以以最小的投资获得最大的利益。但是,看到普通高中老师勉为其难的态度,我一直徘徊不定。但是,我很淡定,因为我相信肯定会有一个机遇让我安度这次危机。

 

        我觉得我是一个上帝的宠儿,我在寻找我的“上帝”你在哪里?我梳理了我的若干次所谓的偶遇,我扪心自问。

     

     如果没有1993年到1994年第一届老师们的辛勤付出,第一次统考的辉煌成绩,家长像吹喇叭敲鼓一样到处宣传这个只有一个班级的微型学校,阀门厂厂长哪里会理会我这个师出无名的只有59名学生的学校“校长”? 如果没有求实热心家长为求实摇旗呐喊,没有那些古道热肠的家长纷纷解囊相助,在学校没有一个人组织的情况下,家长每个人捐出了50—100元(社会工资大约是200—300元),好几个家长拿出了2000元(相当于现在半年多的工资)求实如何能跨过那道坎?

 

      进驻北校、东校、某民办高中确实都是在我们生源井喷,教室紧缺的情况下主动上门为我提供的援助。我好像很牛,但是,没有求实老师为学校创造的美好的声誉,没有几千、几万名学生家长为我们做成本最低的广告,我们何德何能让人家来上门服务,我们何以在最近几年内生源以几何级数增加。

 

      辩证唯物主义一直认为,偶然存在于必然之中。因为有了求实的许多必然因素,才有了那么多看似神奇的偶然。世界上本没有上帝,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上帝。

 

     我的上帝就是那些年伴随我辛辛苦苦打天下,拿着最廉价工资的老求实,那些不离不弃在求实兢兢业业、脚踏实地、承上启下的中生代,那一群群年轻的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你们就是我的上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