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文革回忆之四——学工

转载 2015-12-06 20:25:09

 

之四文革回忆之四 -----在痛苦的老师和轻松的工人之间徘徊

曾经看过苏联电影《山村女教师》,所以一直有山村女教师的梦想,74年外出代课,我是带着瓦尔瓦拉的梦想走进都市中的村庄----开封西南郊的十二中,走进学校,感觉学生与文学中的学生不一样,这些造反有理口号中长大的孩子,身上充满了野性。记得我第一节上课,他们就给我来个下马威,我扭头书写,一个小石子飞到我的头上,我回过头来,底下一片欢笑,我抱着作业本走进教室,门框上掉下了簸箕砸到我的头上。学生以逗哭老师为荣。

所以刚开始当老师很痛苦,自己根本管不住学生,天天做噩梦,体重骤减十几斤。但是,自己经历了多次的徘徊,犹豫、选择,最后还是当了一个老师,这源于自己中学曾经经历过的学工。

我经历过两次学工,一次是在西郊的纺织机械制造厂,一次是在开封一木器厂。

第一次带着好奇进一个车间(至今不知道是什么车间)车间里很多车床,发出轰鸣的噪音,我的师傅是个小伙子,一看我来了,就简单给我交代了流程,就离岗到其他地方侃大山了,我只练了两天,就掌握了全部的操作流程,一个器材卡到机器上磨半个小时,机器自动停止,在换下一个。在这半个小时之间,你只能无聊的坐着看着机器运转。好无聊。

第二次是在一木学工,我们被指派到刷漆车间,车间里的甲醛绝对超标,但是,那个时候人没有这样的意识。带着口罩就正儿八经的当起了工人,

我们刷的是桌子、椅子、凳子等小件。后来质检员发现,我的不达标率最高。不是刷的不亮,就是缺刷了一个腿,一个面。

后来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乖乖;你可千万不要当工人啊。

妈妈在纱厂,所以,我常常去纱厂洗澡,能看到纱厂工人的劳累的工作状态,妈妈说;一个工人一天要走二十几公里。妈妈也一种反对我接班当一名纱厂工人。

无聊、单调、重复、繁重是我对工人的定义,所以,即便教书教的很痛苦,我也坚守在教书一线,我害怕无聊的重复,害怕人不需要动脑筋像傻子一样就能混饭吃。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中,我只能选择当一名‘痛苦’的老师。这一干就是一辈子。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鎴戞槸寤哄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0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