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我人生的大学——教育农场

转载 2015-10-03 08:01:50

我是个很少看电视剧的人。但是,一旦播放反映知青生活的电视剧,我便会立马变身为追星族,一集不落地看完它。

记得第一个反映知青的电视剧是《蹉跎岁月》。那时,我每天坐在黑白电视前等待着播放。时时揪心地牵挂着柯碧舟的命运。喜欢梁晓声的小说也是因为他在《今夜有暴风雪》、《雪城》、《年轮》等作品中对知青生活的描述。那些曾经经历过的生活被艺术化后,常常带给我一种莫名的激情和怦然心动。

我常常反思,知青生活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史铁生说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知识青年记住了插队的日子。但是,我知道。他笔下那遮天蔽日的无边扬沙,那一行行深褐色的在一望无垠的原野蜿蜒向前的犁迹,那飘散在雄浑的黄土高原的悲凉歌声,那群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的人物群像,与我的农场知青生活是那么的相似,让我时时有身临其境的感动。就是这种生活,磨砺出我们这代人百折不挠的进取精神,最终成就了我们无怨无悔的传奇人生。

近些年来,已经颓败的农场常常接待来自世界、全国、开封的原开封教育农场知青,到即将消失的教育农场看望曾经的老师,探访已经干涸的枯井、破旧的房屋、倒塌的礼堂遗迹……故地重游,一个个像历史学家找到了珍贵文物般的兴奋,有的人面对曾经的寝室和枯井潸然泪下。史铁生已经走了,他没有给我们答案,我们也不想深究自己为什么如此的怀念一个曾经在那里吃苦受罪的地方,那段艰难的岁月。

很多朋友读高尔基的三部曲,得出这样的结论——苦难是一所大学。由此,似乎可以理解我们今天的心情——正是那所“苦难的大学”,给了我们特殊的人生体验。

也许这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知青生活,让我们得到了这殊胜的机缘,成就了我们今天别样的传奇人生,因此,给了我们刻骨铭心的记忆。

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那场风雨,才让我们见到绚丽的彩虹,因此我们怀念它。

之一 给了我们苦难的回忆

记得下乡的第一天晚上,我脆弱的神经几近崩溃。

夜幕降临,屋子内外出现了一团团的蚊子,我们称为‘蚊子兵团’。它们无孔不入,即便你穿上衣服,隔着布也能咬得你遍体红肿。我是B型血,据说这是蚊子特别喜欢的血型。我便因此成为了蚊子亲密的对象。下乡没有几天我的皮肤便满目苍痍。挠烂的地方结痂、溃脓、糜烂……惨不忍睹。每天用碘酒消毒,疼痒难耐如上刑般煎熬,让我们这些在城市长大的“娇娇女”顿时陷入欲生欲死、如处炼狱般的熬煎。

所谓的寝室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礼堂——可谓“广厦”。四十多张床挤得满满当当。白天的太阳晒透了房顶,晚上就把热气播撒在礼堂的每个角落。还要放下厚厚的蚊帐——薄了都不行,挡不住蚊子兵团的进攻。一身的臭汗,没有任何降温设施。热得受不了就跑出去,到外面蚊子兵团咬得又受不了,再逃回屋子里……如此三番五次地折腾,直到天亮。由此,我甚至认定“广厦千万间”,绝对不会“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这一夜便成了我终生难忘的记忆。

我最害怕的农活是拔草。不是怕阳光直射下的潮热,而是超级怕那看上去极不显眼的两、三寸长的小虫——蚂蝗。

它之所以让人害怕,是因为它总是悄无声息地便钻进你的腿部的肌肉里,当你刚刚感到疼从水里拔出腿的时候,已经是鲜血淋淋了。你胆战心惊地用手去往外拔,还拔不出来。这些在农民、农家女孩儿面前微不足道的事,却每每把我们这些城市女孩吓得哇哇乱叫。

之二 在这里结识了一批有识之士

在农场我结识了一批有能耐的人,也是令人欣慰难忘的事。

2015年原教育农场直属大队的农友们互相联系,准备十月十号聚会。“久别的人谁不盼重逢”,真的。盼望重逢的大家很担心这次聚会能否成功。我很自信的说;只要杨平等一批队干部出面,聚会肯定成功——因为他们太有能耐了。

我对带队老师的印象不深,而对大队干部的印象很深,从心里敬佩他们。其实他们跟我一样也就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小伙子,没有任何社会阅历。但是,他们以一派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每天都把大队的每个人的活安排得妥妥当当的。那份儿干练、老道,超乎年龄的成熟,和直面任何困苦的风趣、幽默,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杨平在那个雨天的下午反穿假领子的滑稽样子,给郁郁不乐的我们带来难得的开怀大笑。

在他们面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小女孩,需要仰视才能与之交流。我一直从他们的行为中汲取人生成长、逐步成熟的养分。

下乡时候,带了不少文学、数学、书法等书籍,准备边劳动边学习,幻想着大学招生时,参加高考。但是下乡不久就开始消沉了——因为谁都不知道在我们的青春岁月里,我们能不能等到这一天。就在我们几近绝望时,一个传闻激起了我的希望与热情——在直属大队普遍传说:每天与我们相隔一个篮球场的男生寝室以大荭为首的几个知青,每天在学习物理、数学,并且大家互相激励,看谁学习好,做题快。晚上不灭的灯光就是他们学校最好的见证,我们不会半夜爬起来看男生寝室的灯光,但是,我们深信男生一定在认真学习。于是一些女生也开始了每天有计划的学习。

2015年一次聚会中,我们问及大荭是否有此事。大荭断然否定了此事。但是,他听说新建同学带一群人这样做了。不管真实与否,我都感谢那些传播者,他们挽住了我人生消极下滑的脚步,给我带来了希望的曙光。

之三 农场生活让我深信坏境能改变人。

我原本带着浪漫的情结走进农场的,第一天就想着到澡堂洗澡,后来发现根本就没有洗澡的可能,开始痛苦不堪,但是,不久就我学会了不洗澡也能睡觉的本事。

学会了在众目睽睽下与蔚艳一起挨家挨门捡垃圾,学会了在夜色中到工厂的车间去清理炉渣,学会了拉着架子车到处掏生活区的垃圾箱,学会了计算每天的垃圾数量。看着那日益增大的垃圾堆,我们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谁能说那不是劳动收获的喜悦呢!

我还学会了不管天气多热、多冷都能睡着觉;学会了蚊子再多也能坦然面对;学会了死苍蝇漂在汤里也能淡定的把死苍蝇撇掉,继续喝那碗汤;还能在刚用手撒完大粪饼、化肥后,用稻田的污水洗洗手拿起包子便吃;学会了每周步行二、三十里路高高兴兴地回家,快快乐乐回农场……

知青生活让我把曾经对生活的“高标准”从云端落到实地。虽然还没有锤炼到枕着田埂睡觉,但是,已经让我能够坦然面对现实,轻松适应艰难的环境。这为我后来的工作和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就是有了农场艰难生活的积淀,让教育农场的知青活出了自己的风采。后来,他们活跃在开封市各个大中专院校,特别是中学里,教育农场出身的知青老师们,成了开封市一个时期优秀老师的代名词。我从十一中调到十中,当十中李校长听说我是教育农场的,连说三个好好好。我免试就录用了。

某次评比市先进,我在那本市先进教育工作者花名册上看到了许许多多农场知青熟悉的名字。

感谢教育农场这所“大学”,给了我们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与智慧,成就了我和我的知青朋友们无悔的人生。

我,我们,会永远铭记开封教育农场这所人生的大学。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鎴戞槸寤哄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01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