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建平
我是建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2,786
  • 关注人气:1,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平和剑平——甜甜闺蜜情

(2015-09-19 11:17:40)
标签:

育儿

闺蜜

我们

建平

子女

分类: 心情文字
建平和剑平——甜甜闺蜜情

    她是我们同学中活得像杨丽萍一样精致、笑得像孩童般灿烂的闺蜜。可她拿起相机奔跑时像个青年小伙子,写出来的文章也充满着男子汉的大气。她参与创办了开封市的《汴梁晚报》,并带领众位记者、编辑将这张报纸办到全国、全省的优秀级别。她是极具知性美的女人。

   

 谁能想到,在这一切阳光灿烂的背后,她遭遇着灾难!三年前,被查出得了癌症。更不幸的是,在治疗癌症最难捱的化疗第六期,她原本不太和谐的配偶离她而去,她成为了一个“被单身的贵族”。

   

 我们一起看着她经历艰难的过程,一起陪伴她走过一个女人最黑暗日子。而让我十分敬佩的是,化疗可以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她还是把笑容留给了前去探望的我们。没有怨妇一样的哀怨,没有一句埋怨和不理性的话。她说:“生活中的所有经历,都是生活赋予我们的财富。”

 

她就是陈剑平,我的高中闺蜜,教育农场的农友。

建平和剑平——甜甜闺蜜情

您能分清哪个是剑平,哪个是建平吗?

    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父母同是从江南而来支援内地的建设者。我们的娘家同在一条街,我们高中是同班同学,我们还拥有一个五十年代人重名最多的名字:Jianping。高中毕业后我们同时下乡到教育农场。记得上高中时班里常常出现这样的场景:只要有人叫Jianping,我们两个人会同时回答“哎”。

   

 不同的是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红五类子女,我们的团支书。她的文章、字体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比着自己丑陋的字体常常让我感到汗颜。

   

 而我是黑五类、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但是,我们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因为出身的不同而打折。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疯狂年代里,她的善良、热忱像阳光雨露滋润着我们这些黑五类子女的枯萎的心田。

  

  一次聚会,高中同学赵大蕻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一生要感谢的人很多。但是,陈剑平是我最应该感谢的人。当年班级中一些干部干涉我加入共青团,是剑平为我坦诚直言。并且作了我的入团介绍人。”而赵大蕻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话,因为我们的入团都有着相似的经历。

   

 每次新团员名单在团委门口贴出来之后,我总是失望彷徨,而身边总有一个安慰我的剑萍。记得某次,我们兄妹三人的名字上了新团员的榜了,我通知弟弟,赶紧跑回家给爸爸妈妈报信。到了家里,全家像过节一样的快乐。而这一切都是剑萍力排众议所作出的努力。

   

共同的文学爱好,各自对学习和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是我们之间纯洁友谊的纽带。我们的初中是在文革后的动乱中度过的,英语只学了四个进行时(相当于现在英语课本的一年级上学期的内容)。物理课学习的《工业基础知识》,老师上课的教具就是一台马达。讲如何修理马达,马达的功能。

   

 要命的是到了高中,来了一位来自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的物理老师黄达。他给我们讲加速度定理,他以很快的语速讲物理应用题,现在,还难忘他的这些话语:每9.8/……那么经过若干时间后,其速度是多少?课堂上我们听的云山雾罩,虽然我们也装着听得很认真,但是一做作业却一头雾水。

  

  记得有次我和剑平到办公室求教黄老师。黄老师对我俩说:“你们学过物理吗?这个题很简单呐,那个题也很简单呐。”那连珠炮般的语速弄得我们还是莫名其妙。我们俩只能装着听懂了的样子离开办公室,出门无奈地相对一笑。最后还是我们两个人像蚂蚁啃骨头一样把作业一块块啃掉。放学后,在空荡荡的教室我们两个人常常在一起研究数学、物理、化学的场景永远烙印在我的记忆里。

   

 从教育农场出来,我在十九中教书,剑平在开封一师教书。我常常从十九中步行到一师看她,我敬佩她小小年纪怎么就能驾驭那些年龄和她相当甚至比她大的中专学生。记得她的宿舍是一间平房,而平房的地面比外面的地面低了60公分。进到屋子里需要下三个台阶,屋子里面黑黢黢的,但桌上、书架里全是书。如同遂林写的诗中描写的:

 

在桌上扒个窝/像种萝卜一样/那些优秀的讲义一个个疯涨/我们就在这个黑黢黢的屋子里谈天说地/谈未来/谈肖洛霍夫中的悲惨的人生/叶尔绍夫兄弟命运/谈红与黑的于连….从朝霞初露到夕阳西下


    从十几岁的孩童,我们一路携手走来,从早晨八九点钟走到下午四五点钟。今天我们又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像年轻时一样盘算着今后幸福的生活。我们有计划地外出旅游,我们准备给自己写点东西。我们不想让孩子出于道德不得不来看我,我们不希望让自己老了之后生活在盼望儿孙的电话的孤独之中,我们会享受孤独。我们同情怜悯那些即将老去的人,但是,我们希望与别人过的不一样。(六六语录)

   

 我们会过一个不需要同情、不打扰子女的老年生活。弹钢琴,学国画,参加合唱,举办沙龙……我们的老年会像少女时代一样充满自由和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