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建平
我是建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015
  • 关注人气:1,2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农场生活回忆之二  为什么?

(2015-04-24 19:03:04)
标签:

情感

农场

生活

分类: 心情文字

 

那是十几年前一个春节的前夕,朋友夫妇从深圳回开封,提出了要到我们曾经下乡劳动过的教育农场看看。已经远离三十多年的的记忆突然被拉到了了眼前,于是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农场。

   

我们凭着对农场一点点记忆,在雪花纷飞的路上慢慢摸索着去农场的路。

 

 记得,农场南边应该是监狱,监狱里有造纸厂。所以,常常有难闻的味道从造纸厂飘到农场。我们常常看见囚犯穿着号服在民警的监押下外出劳动的场景。

  

 我们周六回家的时候,常常沿着田埂、土路、走过一个小桥。桥下是浑浊的黄河水,水不深,我们常常顺着河水往南淌,走过三、四里的水路就到了马市街村。河水虽然浑浊,但是弯腰可以摸到河里的小鱼小虾。河东就是一条煤渣路。那是我们常常坐着马车去拉粪的必经之路。

  

 但是,这些坐标现在已经没有了。监狱已经变为了正在建设的经济适用房生活小区。奔涌的黄河分支已经成为了黑色小沟,发出阵阵恶臭。我们凭着支离破碎的印象,东碰西撞、寻寻觅觅找到了农场。

 

 原本让我们很骄傲的农场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们曾经住过的大礼堂的顶已经千疮百孔,雪花洋洋洒洒的从顶上飘了进来。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我们激动的心情。我们找到1973年8月份到农场时候的第一个床位的地方照了相。

 

我们来到了井边,那是爱干净的女生最喜欢去的地方。傍晚,那里天天都会集聚起洗衣服的女生,大家一边洗衣,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笑着。而今的井已经干枯了,井边是一片废墟。

 

我们来到南边的球场。第二次分配寝室的时候,我们直属队的女生分配在一排五间小寝室里。寝室前面是两个篮球场,与我们女生寝室相隔一百米的是男生寝室。那个时候的球场上常常有男生矫健、跳跃的身影。

 

那个年代让我们女生学会了矜持——过度的、表面的矜持,虚假的矜持。所以,女生是不会站在场边为男生呐喊的。但是,我们往往站在屋子里隔着窗户、门帘看着球场上男生的表演。我们找到了当年的寝室,想进去看看,但是,大门锁着,只能透过破损的窗棂往里看,看到的是一片苍凉。

 

农场生活离我们很遥远了,农场生活不快乐,不幸福,甚至很艰苦。那个年代我们时时盼望着能回城。但是,我们却在经历了十几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后难以忘怀,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