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法终了的少年时光

(2014-10-09 20:44:31)
标签:

文化

这是去年获得辽宁省儿童文学奖后作协要求写的感想。

无法终了的少年时光

钟墨

1

在我的儿童文学创作中,主人公都是少年。此前,都是青年,我曾被称为“都市言情女作家”。

那一年,我从新闻杂志社调转到少儿杂志社。单位有三本少儿期刊,我选择的是接近青年的中学版。而当时,我写的成人小说《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已出版,并且销量喜人,电视剧版权在小说未上市便被出版公司老总的中学同学,即电视剧导演买走,后来被华谊公司拍成《艰难爱情》,播放时为同时段全国收视率第一名。我想趁热打铁,继续此类小说创作的,并且又出版了一本。

内行都知道,我这种工作的调动,其实是在一个行当里一种分工跳到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分工,立刻适应几乎不可能。可不知怎么,当我翻看一封封中学生的来信,当我编辑中学生写的稿件和以中学生为题材的小说时,那种仿佛我与生俱来就应该扎根于此的感觉从开始便在荡漾。应该说,我是发自内心地热爱编辑工作,否则,不会有这样真挚的情感在里面;作为成年人,我和少年们的心是相通的,否则,我不会那么理解他们的故事;在我和他们面对面交流的时候,连代沟都不存在,仿佛能看到自己的少年时光;我是拿出一颗真心在和他们交朋友,否则,我无法探知他们真实的内心,并且和我的心灵有契合。在这样的气场里,我能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有只手在召唤,让我觉得可以将笔触也交付于此。好几次,我都打开电脑,写下小说的题目,最后,还是关上文档,不予保存,决定不去写它。

我是在控制着自己写作的冲动,不想跨界,想专注自己的长项,一条道地走到底。

写作这东西,有时挺不由自己的。

我们有个“水晶心”栏目,是由“音乐故事”栏目脱胎而来,当时是专为某知名女作家而设。她写了几年后,个人事业如日中天,无法继续这个整本杂志最受欢迎的栏目,我又不能让此栏目毁灭于自己的手下,便四处邀约作者,并且将栏目改了名称,方便其他作家不同方式的写作。由于栏目对文章要求的特殊性,每个作者创作的一到三年期间,必须由一种线索串起所有的小说,比如,某知名女作家用的线索是歌曲,那么接下来有人写了时尚的食物、著名神话或童话故事……它的创作难度很大,因为那个被要求必须的线索要有机地、严丝合缝地融进小说里,作者经常出现写不下去的感觉,一般都是坚持写一年十篇小说便罢手。

当我再也寻不到合适作者,又不想废掉栏目时,只有自己上手写作。我就这样决定了走上儿童文学创作的道路。

那么我以什么为线索呢?影视?名著名画?还是其他?

坐在电脑前,我苦苦思索,一心想要写出三篇小说才敢承担这个栏目。可用什么线索,我一时想不出来。

我的视线终于落在全家无处不在的“花”!室内的绿萝、孔雀竹芋、仙人球,室外半阳台半露台小花园里的紫茉莉、芦荟……太多可以写进去的花啦!甚至不是鲜花的烟花和雪花,甚至幻想中会开花的星星。

2

我写了三年,一共成就30篇以花为线索的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其中有一篇还发表在《儿童文学上》,叫《只是菊花不愿意》。

好像,这些小说组成了时光隧道,我借着它们回到自己的少年时光,发现它没完没了地延长着,我走不到头,却一路欣喜地在走,想走出满地鲜花来。

我的少年,是在吉林省一个小县城度过的。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公主岭,著名的“响铃公主”的传说便发生在此地。

少年的小城,是闭塞的,对我来说却是充实的,美好的。我是所有老师家长眼里的好学生好孩子,乖巧,爱看书。当然,免不了枕头底下藏着“走私物品”。我看的书以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和当代小说期刊为主。看得很多,甚至古典文学中对中学生来说比较偏的《再生缘》和《文心雕龙》都看过;那些读过的当代作家们的作品,让我在大学的当代文学课堂上不陌生,很容易地与老师就作家和作品深入对话,没有障碍。

在时光隧道的少年时光里,我看见少时的自己坐在父亲精心侍弄的方形小花园旁,看着他春天播种,和他一起夏天闻香,秋天赏菊。

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很深很深,比如热爱文学,比如从爱赏花到现在的种植,比如我不喜二人转而欣赏京剧。他的这几个爱好都遗传给我。

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花不是买来苗或种子,而是亲朋同事间互相交换。我家屋前屋后,院子中间,院墙外的狭长形地上,随处可见花儿们。那些播种出来的草花,它们的命贱而又顽强,拼命地怒放着自己灿烂的花朵。可孩子们不似养花的大人那样珍惜植物的生命,随手掐花,玩一小会儿就会扔掉,辗作成尘,踏之土里,随后完全忘掉。我无法这样做,因为我看见过父亲奔走好远向不认识的人好言好语地要过荷苞花的小苗,那副谦卑模样仿佛饿了三天的人在求一口饭食;我看见过父亲将要离开花托的白色的茉莉花仔细地摘下,扔下他的大搪瓷缸里,而茶缸里盛着最便宜的茉莉花茶。

我曾经闻过最臭的花肥:泡黄豆水,里面还有一些鱼肠鱼肚。这是父亲亲自发酵的肥水,每次施肥,臭味要飘两三天才能散而不尽。但是,臭味之后,却能迎来更盛的花季。

夕阳西下,父亲老旧的收音机里放着梅兰芳的《贵妃醉酒》,京剧的节奏里,迎来黄色月见草的开放。少年时的我,听过月见草突然完全绽放的声音,“啪”的一声,声音很轻,但很脆,很短促,瞬间,一朵小黄花便展现出来。

是吧,那座小城,少年时呆过的小城,让我无意识地经营着自己的未来。

从成人小说《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到儿童文学《经过藤萝》,里面都有花儿。

3

《经过藤萝》里因为篇幅的关系,收录了我26篇短篇小说。这些小说在供职单位的杂志上发表之后,被全国各地数不清的同类期刊转载,它的影响很大,大到集结成为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获奖作者丛书之一。《经过藤萝》创作的过程中,我注重语言魅力的充分展现,又注重不与叙述内容相分割,每一篇故事能顺畅地读下去,能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中国语言独有的特殊魅力。如果有人能从时尚的表面上读出古典的韵味来,别以为这是“矛盾”的感觉。它是真的。

其实,我从没想过《经过藤萝》能获作协奖项。我一直觉得我只是个热爱文字,并愿意投入精力体力的人。我最热爱的其实是那个写作的过程,它会让一个有些虚无主义的人踏实起来,让一个经常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人有了自信心,有了可以赖以骄傲的东西。

我很喜欢我的颁奖词,写得准确到位,懂我的作品。只是不知是谁写的,向这人表示我由衷的谢意:《经过藤萝》 诗意的栖息,或忧郁的青春,是《经过藤萝》这本小说集的基本主题,作者凭借女性特有的柔情与敏感,用婉约、雅致的文字经营每一篇小说,心怀浪漫而又不偏离现实,关注少年的内心世界,对纯真感情的依恋,对被理解与被尊重的渴望。

我依然在文学世界里过着我的少年时光,不知它什么终了,希望到生命的结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