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食蟹•六月黄

(2014-06-22 21:19:22)
分类: 熟事

在大连,当然爱吃当地的飞蟹。可吃多了,突然就会想尝河蟹,再进一步,便想吃闻名全国的阳澄湖大闸蟹。然而,当我在本市寻找阳澄湖大闸蟹的时候,发现了数家以此命名的店铺,不禁心生疑问:阳澄湖就是一个湖,以大连推及全国,该有多少号称卖阳澄湖大闸蟹的店?一个湖如何能产出那么多的螃蟹?不假才怪哪。可味道如何才是正宗的,那应该是去当地吃才能知道。

不是梁朝伟,不会为了一点心思便飞到某地。

应该是在万能的微博上发现小蟹农,立即搜寻店铺,哦,央视都报道过,应该问题不大。又和他在网上聊了几句,他话不多,没任何自耀之词,很随便地介绍自己,便更加信任。

第一次食用,果然,空运过来的蟹子不仅只只鲜活,味道更是美得难以形容。我甚至在餐厅轻跺了几下脚,为腹欲之足。

人很难满足欲望:吃了两次秋蟹,又想吃六月黄了。

大连的海蟹,春秋味道区别不大,我以为六月的阳澄湖大闸蟹被叫做“六月黄”也不过是商家的商术。

去年第一次吃六月黄。我吃螃蟹喜欢原汁原味,而且喜蒸不煮,顶多蒸时撒上些盐,不醮任何佐料,仿佛在拍摄远处的风景,怕任何后来个人的修饰都会失去当初最真的感觉。就记得“太鲜太好吃”,没顾得上细细品味。

这次不同,我尝过味道,很想要内心的感觉。

还是要清蒸,看锅内蟹子不动时开盖,让腹部朝上,撒上盐,扣上盖子,去干别的事,静等它们变成“螯封嫩玉双双满,亮凸红脂块块香”(《红楼梦》林黛玉“咏蟹”诗)。我甚至在关了电磁炉的开关后,也不急于吃它们。我要等它们在锅里变得略温时才食——好东西从来不要怕晚。

直到用晚餐时,我才将螃蟹拣出,一个人慢慢地、细细地品尝。和我近些年做的一些事一样,品茗、养花、郊游,我都不着急,就喜欢让节奏慢下来,慢到回到从前没有电器没有网络的时代才好。

一切太快的时代让我们变得那么的浮躁,错过了对内心做真正的,也是真实的丰盈。

食六月黄,像食初夏的湖,鲜美无比。我总是从盖上的黄吃起,然后是蟹身,最后才是蟹脚和蟹螯。当蟹黄下肚,腹胃像装了碧水,里面还有轻盈慢舞的水草,即使有微风吹过,也没有波浪,只有涟漪;等到蟹肉赶来了,又像来了几艘慢行的白色小帆船,温暖友好地围绕着,却又不叨扰;那些蟹脚和蟹螯,我用剪子剪断,用蟹具中长条形的挑着吃,过程更加地慢,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会像个真正的江南女子,柔和细腻……

这么美味的东西也让我就是不着急,吃两个便停下,等家人回来时再当夜宵享用。

我相信,当学会享受身边日常细节的时候,便是人内心强大到一定程度时。

食蟹•六月黄

食蟹•六月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