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墨VV
钟墨V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864
  • 关注人气:4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私语·我也曾是一只蚂蚁

(2010-03-27 11:08:49)
标签:

杂谈

分类: 熟事
现在报刊上提到“蚁族”现象,更多地是关注他们生存的艰辛状况。可是,换一个角度想,我年轻的那个年代,就是上世纪90代初,要想当一只“蚂蚁”多时是没有资格的,房子与户口死死地框住了你。
我的父亲一生不愿意低头求人,当我即将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无力为我在当地找一份可心的工作。他能做的就是发动亲戚为我在大城市介绍对象,各种原因未果;我在长春一家报社实习的时候,有不少人看上我,可我终究无法抵挡自己对爱那份真挚的渴望,那种附加条件我不是得不到,而是发自内心地厌恶。头脑里想的所谓可心的工作其实是大家都有点多虑,毕竟我们还包分配,大不了我在老家当中学语文老师,大家都没必要愁眉苦脸的,但是这样的结果会让当时包括我在内所有的人失望——大学白念了。有一年,我父亲让我准备好礼品自己上长春亲戚们家串门,目的是让人家帮我找份工作。可我的亲戚们有的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有的不明原因地不办,让我看尽脸色,此事作罢。我心里想过要硬生生地闯到广东与海南,却没有那么大的勇气,现在看我在广东的四个同学,闯也便闯了,户口问题数年之后得到了解决。我在老家进机关很不易,双方家庭共同动作才得以成功。结果这机关进得有点无趣,一年之后,便转为公司,成为事业编制的企业单位,但行使着政府职能。我离开的那年,又转回机关。
我和老公结婚的时候,他的部队驻防在辽宁一座比我老家更小的城市,遥遥无期的所谓调动我结婚不久就不再指望。可结婚第二年底,他的部队换防到大连,于是,婚后六年,我有了当“蚂蚁”的资格。
我是7月份正式随军搬家到大连的,但是四五月时,我来大连休假,趁机找报纸找人到处应聘,也在劳动力市场办理登记。当时有点傻,不知道作为大学生应该到人才市场,而去的是劳动力市场,因为那里有个熟人,她是部队领导的夫人,可以跟负责应聘的人打招呼,有机会先给我留着。虽然以前来过大连数次,但我对城区根本不熟,为了应聘,有一天打车就花了一百多元。这样的应聘让我没有成功,工资低、单位远、不符合我的爱好、外语不过关都是原因。有一次我咬着牙自己走进大连日报的大门,直奔人事处,想问报社要不要人,那天甚至是带着我小孩去求职的,家里没有人照顾他,我不放心。我根本不明白不该带小孩去干这种事。我至今挺感谢当时大连日报人事处的一个处长,连他姓什么我都不知道。我说了实情,户口不能立刻办过来,大概需要一年半载。他耐心诚恳地告诉我:你来得真巧,我们正要招聘,但是必须有大连户口,要不你把电话留给我,过了这一拨再有机会我找你。当时哪里有手机和家里电话?我连BP机都没有。我有点失望。我是个心里挺能扛事的人,无论我心里有多么的不愉快,也压住不跟任何亲人讲:讲了没用,招致的也未必是同情,搞不好是个大笑话。只是暗自核计着等正式随军后我该怎么办。
第一份临时性的工作是我老公的朋友帮我找的,一家内部性质又在待批状态中的报纸,其实是骗子要骗钱的道具。工作地点和我住的地方正好是大连城区的对角线,很远。头几天上班,我便遭遇尴尬:我不会用电梯。如果是我第一个进电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关上门,需要等后面的人上来操作或是自然关门。我的穿着是县城式的,根本不懂上班要着职业装,幸好我敏感地看出来,立刻上街为自己做了一套西服。别看这份工作我压根没想长干,我也对都市内心中隔膜很深,但我觉得都市起码能给我应聘的机会,不像县城,那是在做梦!我不怕应聘,就怕没机会。我早看明白这个单位是个摆设,头儿想干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便利用单位的电话和电话本,趁屋中没人时打给媒体。作为一个刚出来的“蚂蚁”,我还不知道人到30找工作年龄就大了这个说法。还有,我以为自己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撺掇同事和我一起偷偷地到电视台应聘主持人,一试,制片人忍不住笑了:你的尾音重,一听就是东北人,你在我手下当记者吧。我没去当记者,要当记者也要在纸媒,上电视台当记者发挥不了我文字的长处。很幸运的是,当时是平面媒体的黄金期,到处需要人。我考上一家报社,考虑到有太多的出差,便没去,上了一家杂志社,领导还答应给办工作关系。此时,我长出了一口气。
那个成人杂志社大多是外地人,尤其是东三省的人,大家来此地不过是奔着这座北方美丽的海滨城市,领导也愿意要外地人,大家几乎都是应聘过来的。于是,许多只“蚂蚁”组成个像样的单位。在我之前来的“蚂蚁”,有的没有住房,晚上睡在办公室;有的听了领导的许诺抛弃原有的好工作而来,最后许诺烟飞云散,自己进不得退不得的,相当尴尬;有的凭借过人的智商和情商,抓住机会跳槽,一步登天……一个由多数外地人组成的单位人际氛围有点特别,尤其是在这个单位的政治斗争有点激烈下,大家最初几年都把自己的周围不由自主地设立栅栏保护起来,彼此都不知根底,也不想剖白内心世界。我也压根就不想太了解别人,反正还是会走,不如暗中寻找机会。在这个单位里,我始终没有融入当地的感觉,感受不到当地人与我在风俗方面的微小区别,一直感觉自己在都市上空漂浮着,会偶尔心慌,就像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似的。
当“蚂蚁”的感觉逐渐消失是在现在这个单位,它和前一个单位正相反,基本是当地人,人际关系也相对简单,大家在一起可以讲一讲知心话,那种在老家对人的一种评价——知根知底,重新回到我的脑海。慢慢地,走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我会感觉很踏实,会感觉这里真实地安放着我温暖的家;和人交谈时,我会不自觉地蹦出当地的吐字和口音。
“蚂蚁”终于不再漂浮,安定下来。
作为一只“中年蚂蚁”,给现在的“小蚂蚁”们一句忠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当“蚂蚁”最重要的是忍耐与坚持,今天痛苦时你想想昨天的不易和明天的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私语·拥抱
后一篇:怎么搞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私语·拥抱
    后一篇 >怎么搞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