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蘭芳的雅量

(2010-05-14 16:59:13)
标签:

裘迷

京劇

梅蘭芳

批評

黃裳

分类: 輯一

  一九四七年,梅蘭芳與楊寶森合作,演出了《汾河灣》。黃裳在《文彙報》副刊“浮世繪”上發表了一篇觀感,題目是《餞梅蘭芳》。大概這是一篇黃先生十分滿意的作品,在他後來的各種文集和選集裏頻繁出現。而當時的黃裳不到三十歲,可能還只是個報社的記者,是沒什麽名氣的“小黃”。

 

  《餞梅蘭芳》在刊登之初,沒有引發多少爭論。因爲抗戰後的梅蘭芳,“他的嗓音的確大大不如從前了,全失了低回婉轉的控制自由,時時有竭蹶的處所”,這是大家都聽得出看得見的,一個演員八年不登台,怎麽可能風采依舊呢?何況歲月催人老,即使大師亦如是。黃裳的感慨,也代表了許多觀衆的惋惜之情。

 

  十分巧合的是,建國後組稿《舞台生活四十年》的任務卻落到了黃裳的身上,因而他與梅蘭芳的接觸也就多了。梅蘭芳並沒有在黃裳面前提及那篇文章,並且在《舞台生活四十年》的序言中記述了黃裳的工作辛勞。這令黃裳很感動,“他的寬闊胸懷,霁月光風的襟抱着實使我欽敬”。

 

梅蘭芳的雅量
梅蘭芳

 

  對戲進行優劣的評價,是批評家的權利和義務。可以不同意批評的內容,但要保障批評的權利,甚至珍惜這種批評的氛圍。因爲一位藝術家也好,一種藝術也罷,都需要藝術批評。往往一個演員成爲藝術家,就不大能聽得進去別人的批評了。如果這位演員不僅成了藝術家,而且還成爲所謂業內“扛大旗的人物”,自認是某種代表和權威,甚至有了藝術之外的地位。那麽,就不只聽不進批評,很可能是不許別人批評了。因爲批評他,就是要撼動權威,就是要扳倒“大旗”,就是“充滿惡意”。有人就會“不可忍受”,來剝奪批評者的權利和義務。

 

  梅蘭芳不是這樣的藝術家,他藝術生涯中經曆了太多的批評,認爲正確的他虛心接受,覺得謬誤的他保持沉默。常言道“有容乃大”,梅蘭芳絕不會以自己的名譽和權力去堵住批評者的嘴,所以他才是業內外人們心中真正的梨園代表,才是一代伶界大王和領軍人物。

 

  青年黃裳在一九四七年寫的《餞梅蘭芳》,雖然真誠坦率,但今天看來確實有些不合時宜。我想,梅蘭芳對這篇散文,不可能心底裏感到愉快。但這種不愉快,也恰恰是因爲文章的某些感慨是說到痛處了。然而,當時已經五十多歲的梅蘭芳,並沒有爲了保全自己昔日的完美形象,或是躲避人們對他的比較和品評,而就此真的“絕迹歌壇”。更沒有對“黃裳們”進行任何的解釋與反駁。他的回應就是,完善他的表演,繼續登舞演出。雖然或許聲色不如從前,但藝術卻更加精妙,在他生命的最後十幾年中,爲世人留下了許多堪稱經典的劇目錄音,其中也包括被黃裳批評過的《汾河灣》。

 

  其實,批評別人也要看對方值不值得批評,黃裳的幸運是生逢梅蘭芳。

 

 

二○一○年五月十四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老生的基礎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老生的基礎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