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後的《藝壇》

(2009-12-20 12:43:54)
标签:

裘迷

京劇

藝壇

蔣錫武

保守派

分类: 輯三

  《藝壇》從2000年正式出書,之前是內部的期刊。至今近十年間,共出版六卷,變換了三家出版社,可見其籌辦艱難之一斑。創始之初,編者其實就是有自知之明的。在首卷的脞語裏說:“我們從不奢望這樣一個藝術類的讀物,能夠面對大衆,我們只求贏得小衆;換句話說,我們不企圖它的‘面’有多寬,只期盼這個‘點’能深一點。”這話有些無奈,卻又骨子裏透著些倔強和堅持。《藝壇》也許是想播種子的。通過一份集刊,塑造一批觀衆,團結一些“舊”的守望者。

 

  我還清楚的記得,《藝壇》第一卷頭一篇文章,是張頌甲的《梅蘭芳先生蒙“難”記》。之所以印象這麽深刻,是因爲當時看到這個題目時,心裏立即覺得它像是個喻言,似乎蒙“難”的並不是梅蘭芳,而是這個藝術,是這個傳統,是這個文化。于是覺得《藝壇》的出現,是以蒙“難”爲環境背景的,它就格外悲壯起來。

 

  傳統戲要繼承,傳統則要“保護”。在《藝壇》第二卷的脞語中,編者更爲明確的談到了這個問題:“……說‘保護’,尤意味深長。京劇作爲古典藝術,是靠大演員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的,倘都爲蠅頭小利去爭去奪,讓他們成爲現實實用(甚至是某些人)的工具,則不但害了他們,也會斷了京劇的薪火。……排幾出短命的新戲,倒沒什麽,少一些‘很內涵的演員’,則‘有傷大雅’了。話說回來,有出息的演員,亦當自重自愛,善于,也勇于自我‘保護’,慮近憂遠,切勿太‘現實’的才是。”我們所呼籲的,就是爲“大演員”的湧現和成長營造更好的環境和機遇。他們需要被“保護”,同樣更需要時時刻刻地警醒自己,“保護”自己。

 

 最後的《藝壇》

《藝壇》

  《藝壇》的人文氣息濃厚。有人說,那不過是保守派紮堆的地方,在故紙堆裏打滾,在暮色惶恐中抱怨牢騷。但《藝壇》也許是唯一的、有些份量的、“小衆”的話語平台。他們並不排斥意見“相左”的文章,但也坦白的講:“‘相左’之文,大有‘陣地’,是不勞我們再有所作爲的。” 抱怨牢騷固然討嫌惹煩,但如果連這點聲音也沒了,也不許有了,我們“耳根清淨”之時,會不會又要思念那些肺腑之言和苦口婆心呢?

 

  “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十年間,《藝壇》上的諸位作者,不少已經病的病,走的走了。“下黃泉”是難逃的宿命,連這本小冊子也在告危!而“找東西”,是《藝壇》的編著者們以綿薄之力和嘶啞之聲一直在用功做的事。

 

  《藝壇》第六卷,刊有很多“糾錯”文章,像是一個個在結束前的自省。不留遺憾,可能是一切將逝事物的追求。《藝壇》伴了我十年,而今當我知道面前的可能是最後的一冊《藝壇》時,心底裏卻是濃濃的苦澀。或許,集刊可以起死回生。但我知道,上面諸位老先生,是將要“輕輕地走了”的,這六卷《藝壇》,即是爲了“作別西天的雲彩”吧。

 

 

二○○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四功五法小議
后一篇:談《西廂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四功五法小議
    后一篇 >談《西廂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