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馬連良的清醒

(2009-08-15 18:35:08)
标签:

裘迷

京劇

馬連良

革新

京劇改革

分类: 輯一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後,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此時的梨園界,余叔岩已經息影舞臺近十個年頭了。梅蘭芳在這一年第四次赴港,並隨後隱居香港,也不再演出。而馬連良的扶風社剛剛入駐新建的新新戲院,並與張君秋合作,連續排演了《蘇武牧羊》《串龍珠》《春秋筆》等新戲,正值一個創作的高峰期,氣勢極旺。到了一九三八年,扶風社達到鼎盛時期,馬連良時年三十七歲。

 

籌建新新戲院,為的就是改革京劇,所以突出一個“新”字。馬連良當時甚至取消了舞臺上一直沿用的“守舊”,而以自行設計的幕布取而代之。

 

然而,獨樹一幟,求新求變,尋求通俗化藝術取向的馬連良,卻在一九三八年底撰文,大聲呼籲要在次年掀起一場“京劇藝術化運動”。其原因是“北京國劇策源地的現在戲曲,已離本背源踏上歧途,被什麼佈景法寶千變萬化妖術邪法,所迷惑失卻本性了。”那麼,究竟是什麼引得致力求新的馬連良要“作一字調的疾聲高呼”呢?在文中,他談到了使之有切膚之痛的兩個方面。

 

馬連良的清醒

馬連良

 

其一,是對新編戲演劇方式的極大不滿。他說近來“每每離開歌舞原則,排了一出新戲,內容絕少技術藝術成分,……看過瞭解之後,再無重看意思也。”馬連良所說的“歌舞原則”,“歌”即聲腔,“舞”即動作,應該就是傳統的程式表演,因而須講究“藝術成分”。而當時的新編戲“絕少”這些,說到底就是戲曲觀念出現了問題。他認為必須要正本清源,到了“戲道存亡”“危如一發的當候”。可見,不是個別現象,已經形成了氣候。

 

其二,是對機關佈景的泛濫不滿。說“至於以彩頭佈景,眩惑於人,叫人看西湖景耍子,那越發背離藝術原則了,……現在這個風氣,正如劇界一種惡性傳染病,傳染上了,簡直活要劇界的命。”於是可知,馬連良的京劇改革,宗旨是要淨化舞臺、美化舞臺,而絕對不是強化道具佈景的繽紛耀眼,而弱化戲劇本身的表演藝術。作為正如日中天的一位以“革新”著稱的演員,卻在這時為戲劇界踩了一腳急刹車,顯示出青年馬連良在京劇發展問題上過人的清醒之處。這何嘗不是他對傳統有著深刻理解和敬畏的結果呢?

 

那麼,馬連良所追求的“藝術化”又是什麼呢?他文中認為,京劇“是以聲色表演為主體,歌以示聲,舞以示色。”歌舞唯美“便會意味無窮,領略不盡,越看越有味,越嚼越回甘。”並說“戲劇真正藝術價值全在這裏”。這就很清楚了,所謂“京劇藝術化運動”,實際上就是要回歸京劇的真正藝術價值。馬連良深深感到,京劇藝術失掉了其自身藝術價值,便將走向衰落和毀滅。所以他將這個問題提到了關乎“戲道存亡”的高度。

 

這篇發表在一九三八年的《京劇藝術化運動》,凡是愛護國劇藝術的人,都應當重讀和深思。

 

 

二○○九年八月十五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追悼景榮慶
后一篇:四功五法小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追悼景榮慶
    后一篇 >四功五法小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