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悼景榮慶

(2009-08-07 23:26:36)
标签:

裘迷

京劇

景榮慶

花臉

名淨

分类: 輯一

記得兩年前,景榮慶先生由天津名淨鄧沐瑋陪著,到東城文化館看金派票友演出。老人穿件灰色中山裝,坐在那裏顯得莊重魁偉,像極了一尊佛。演出兩個多小時,即使是換場時間,他也沒有離座過,看得非常認真仔細。他能到這地方來看票友演出,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我察覺不少人當天是既看臺上又窺台下,暗中爭睹景老的風采。能與景老一起在文化館看戲,每人臉上都洋溢著一種幸福的光彩。景老那天站起來講了話,言簡意賅,誠懇謙恭。劇場裏此時閃光燈不停,掌聲不斷,不知誰喊上一句“景老您好!”、又有人呼應“祝您長壽!”景老聽見,忙躬身致謝。演出結束,大家都久久不願走去,目光始終關注著景老的身影。

 

追悼景榮慶
景榮慶

 

    我自幼喜好花臉,但看景老的戲還是比較晚。初中暑假,看了一場《龍鳳呈祥》,一班主演全記不清了,唯獨對景老的張飛念念不忘。那是我第一次看“張飛闖帳”。紀念徽班進京二百周年,景老參演了《群•借•華》。那時有“活曹操”美譽的袁世海先生還在。我的印象中,景老的曹操並不刻意賣“俏”,如果說袁世海刻畫了一個生動的權奸漢相,那麼景榮慶則是在詮釋一位威嚴統帥。比較中,一個活潑靈動,一個健碩硬朗。後來看景老的《戰宛城》《長阪坡》《陽平關》等曹操戲,也都有相似的感覺。我還很喜歡景老的《將相和》,角色身上有一種老將的耿直和正氣。看“音配像”,又迷上了景老的“霸王”。據說曾請景老為裘盛戎配像,被他謝絕了。他認為自己形象跟裘先生差距太大,不宜沾這個光。如果仔細觀察,不難發現他的配像工作是一絲不苟,絕無似是而非的情況。就是在他為劉連榮配演的項羽中,表情邊式嚴絲合縫,連一些小動作都與原音質感完全吻合,幾乎沒有“配”的感覺。近年,景老仍然堅持登臺,演了《斬馬謖》《連環套》(盜鉤)等劇目,現在,還有的老觀眾看過景老當年演出的《醉打山門》《鍾馗嫁妹》,尤其是範寶亭親傳的那出《通天犀》,連侯玉山都很贊許,以為標準。這些我們晚輩是無緣得見的了。

 

    景榮慶的藝術好就好在規規矩矩,態度謹慎,不亂加東西,對傳統極為尊重。即便在他演出的諸多新編劇中,也看不到標新立異肆意賣弄的情形。一方面是他對藝術有著深刻的理解,另一方面也與其為人的樸厚是分不開的。景老沒有名角的架子,誰請他配戲他都去,從不挑揀角色,計較報酬。對於青年演員的培養,更是不遺餘力。

 

記得景老曾經說過:“我不算藝術家,我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演員,更沒什麼可值得寫的”。桃李無言花自紅,他德藝雙馨的人生其實就是最好的文章,又何欠一書呢?

 

 

二○○九年八月七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余叔岩的清高
后一篇:馬連良的清醒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余叔岩的清高
    后一篇 >馬連良的清醒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