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渤:喜剧就是一个人特别认真地做别人看来特别傻的事

(2013-07-02 12:20:00)
标签:

杂谈

     采访黄渤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大马戏团表演,一个喜剧演员,模仿杂技,在梯子上向上攀高,他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技巧,所以摇摇晃晃狼狈不堪,看得人都哈哈大笑,这个喜剧演员停来,死死的搂住梯子,一脸悲哀的看着观众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笑?底下的人笑得更厉害,坐在我旁边的小婴儿笑得连手里的棉花糖都掉了。

    这就是黄渤所说的“什么叫喜剧?喜剧就是一个人特别认真的在做在别人看来很傻的事情”,黄渤说这句话他是从自己的生活中得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在做一个在别人看来徒劳无功的事,但是误打误撞,从中积累了无数对他日后有用的生活经验,他说这就是喜剧和闹剧的区别,喜剧中的人是认真的,只有认真才有意义,而看的观众也能才将自己的泪笑投入其中,这句话,送给中国当下的喜剧电影。


 

 

节目视频与文稿: 

主编:范铭,编导:王瑾,摄像:张国星、邹庚涛,后期:沈超、迟伟光
 
 

【演播室】从去年年底到现在,演员黄渤有8部电影、3部电视剧和观众见面,其中四部电影总票房总计超过30亿,已经有人开始把黄渤叫做中国新一代的喜剧演员,但在这次访问中,黄渤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喜剧演员。

Part1:“我不敢说我是喜剧演员”

【采访】黄渤

柴静:好像给你起了个25亿先生的绰号?

黄渤:对,又涨了,现在叫30亿,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说这个? 

柴静:你的意思是没分着多少是吗?

黄渤:不是不是不是,他那个票房你可能只是其中有你一部分的作用,它不是你真的是左右了这个票房。

柴静:你不觉得吗,你自己有这个价值或者力量?

黄渤:有一部分吧,要说30亿都是我的,我觉得那不是。

 

【解说】从《疯狂的石头》中红起来的小贼黑皮,到获得第46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斗牛》,再到西游降魔中颠覆周星驰模式的孙悟空。这些年,黄渤以草根小人物的幽默,被人称为新喜剧之王,但提到这个词他连连摇头,说自己要是当真,那真成喜剧了,他说甚至对是否能自称为喜剧演员都有迟疑。

【采访】黄渤

黄渤:我是一个喜剧演员,不太敢这么说,我想做一个可以这么说。

柴静:你觉得现在你都不能够很直接的说我是一个喜剧演员吗?

黄渤:可能大家理解不太一样,也可能我的要求高点?

柴静:要求是什么样的?

黄渤:你真正就是有的时候就是攥在手里面,你自己清清楚楚知道是OK的,就觉得现在还没到。

柴静:你觉得差在哪儿呢?

黄渤:差在自己的理解力、审美、还有团队配合能力。我们整个的现在的市场的大土壤,以及现在逐渐开始蓬勃的市场跟它的创作基础是不成正比的。其实万事俱备,缺的就是好的作品。就是你是一个还不错的马,天天给你放在山头上你怎么跑啊?更何况我还不是那么好的马。

 

【解说】在黄渤看来,他对自己演的所有喜剧角色,都不满意。他希望自己拍的是喜剧,不是闹剧。

【采访】黄渤

柴静:我看徐峥说过一句,他说他通过《泰囧》琢磨明白一件事,喜剧就是要俗,不俗的话大部分人是不能接受的,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黄渤:我不是这么理解的,其实你说《泰囧》也好,我之前给他打的比喻叫做家常菜,它没有什么太新奇的,太出乎意料的它就是一个标准的类型片,但你比如说《疯狂的石头》它其实是一个特色菜,它靠的可能是结构的错位反差等等,它本身在喜剧之外还有个结构的美感等等。

柴静:你对自己在这个电影的表演满意吗?

黄渤:对于这个电影的结构,我在里面所处的位置来说,我觉得是OK的,但是对于这个票房来说我觉得是有点不太好意思的。

柴静:不太好意思是什么意思?

黄渤:对,你觉得12亿,你应该最起码得“那样”一下,但是没想到,大家都没想到。就是我反正自己看自己的喜剧就是从来没笑过,笑不出来,就是你看的都是毛病。

柴静:比如说?

黄渤:比如说有的时候这个节奏伸的太长了,应该短点脆点直接走人就完了,有的时候在这儿我觉得这个镜头不对,应该换那个镜头,那个直接给一个特写就行,七七八八。

柴静:你现在对自己表演有没有比较警惕的地方?

黄渤:曾经一次我记得有一次,自己看完了自己一段戏之后自己觉得特美,这一段演的真好自己觉得都挺好。随之而来的是恐惧感,能看出毛病来,你还可以进步,如果你看着已经很好的,看哪儿哪儿都没毛病,那基本上也就到这儿了。我现在特别害怕的是,你不会那么像以前思路泉涌,一下有一万个版本想出来。

 

【解说】刚入行的时候,黄渤会每天去跟导演编剧谈戏,别人烦了,他就从宾馆房间门缝底下塞纸条进去继续谈,现在他担心这个劲儿弱了。在他看来,闹剧和喜剧其实只有一线之隔,最大区别就是,闹剧里没有认真,也就没有了意义,而喜剧是一个人特别认真地去做在别人看来特别傻的事,对喜剧的看法,是他从自己生活中得到的经验。  

Part2. 成长的喜剧

【解说】黄渤说,他的生活就是一个喜剧故事。他出生在1974年,他的童年时代,中国的电影业还在艰难地刚刚恢复生长,屏幕上都是浓眉大眼的小生,黄渤从来没有想过能做一个演员,整个少年时期,青春时代,他惟一的梦想是当一个歌手,还给当时的天王巨星写了不少歌,这首寂寞王国是写给郭富城的。

【影像】黄渤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清唱《寂寞王国》

 

【采访】黄渤

黄渤:我这长相,一出去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唱摇滚的,那时候还留长头发呢,结果一张嘴唱情歌。

柴静:说实话,我那天听了一下,我觉得。

黄渤:听哪个了?

柴静:你别生气啊,我觉得有点蔡国庆的感觉。相当深情,确实深情,我说的像蔡国庆也是这个意思,就是没想到你那么抒情。

黄渤:我相信你也不会贬低蔡国庆的,你还真别说,第一次比赛的时候唱的歌就是蔡国庆的歌。

柴静:审美上会稍微有点错位的感觉?

黄渤:你现在回头想起来以后你其实都没有,你其实只是一个爱好者。

柴静:但要前20多年有人这么跟你说,你能听进去吗?

黄渤:不会的。

 

【解说】上初中的时候,黄渤在学校唱歌已经很有名了,他对音乐的热爱也接近狂热,在书桌前片刻也待不住的他,听卡带学一首歌,能够在自己的房里一听一整天。

【采访】黄渤

柴静:在那个年纪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学校唱歌的那个最出风头的男生,肯定是长的比较帅的那种?

黄渤:对,当时我也认为自己长的比较帅一点。

柴静:有共识吗这个?

黄渤:这就不知道了。唱歌这事可能是你惟一能得到尊严的东西。

 

【解说】黄渤说他在学校算底层小人物,成绩不好,还调皮,挫败感很强。父母都是青岛机关单位的处级干部,妈妈经常白天在单位开会批评别人,下了班就被叫到学校挨批。

【采访】黄渤

柴静:你是那种明目张胆的捣乱,还是发蔫的?

黄渤:没没有,我属于半蔫式的,不会没事出去把谁给打了怎么着的,自己什么海边自己找个什么破石堆盖个房子啊,然后就躲一个星期不上课。

柴静:这听着像文艺男青年好吗?

黄渤:这跟文艺没多少关系,因为冬天太冷了在海边上你知道吗?老师说你回去叫家长,家长不来你就别来了,那好吧就回去吧,然后第二天早晨依然背个书包就出来了,有两个同学我们一块,正好有那个填海用的那种大石块,然后正好有个缝隙进去一看这个空间够。

柴静:你们在里面干嘛呢?

黄渤:武侠小说啊,同学从家里面偷出来的烟啊,也不会抽,但是觉得特别幸福,可以这么放心地看这么长时间的武侠小说。

 

【解说】跟他塑造的人物相似,黄渤不打架不闹事,但喜欢恶作剧,别人拿水浇花,他用醋,理由只是想看看开出来的花是不是酸味;抓住一只蚂蚁,能玩一个下午,他应付成人世界的方式就是戏噱。妈妈对他的苦口婆心,在他讲述中都成了喜剧的段子。他说上小学的时候一起床,一拉灯绳,上面就悬挂着一张纸条,“书山有路勤为径”。

【采访】黄渤

柴静:说你妈那时候在灯绳上都要系一个纸条?

黄渤:对,她只想让我上北大,上清华,你想想,你这个怎么有可能呢?

柴静:你是觉得这方面一点天分都没有?

黄渤:一直考的话,考到现在也不一定。但是不成,这个东西你自己不喜欢。你听到数字直接就屏蔽,那怎么办啊。

 

【影像】黄渤早期在歌舞厅演出的镜头

【解说】后来,黄渤开始在歌舞厅演出,还是一个初中生,但每天晚上能赚15块钱,他还兼职做舞蹈教练,跟着录像带学一段教一段,这样持续了整整七年。初中毕业以后,黄渤考上了一个财会类的中专,但夜场里的歌手生活一直在持续,名气涨起来了,黄渤组建了一个组合,叫做蓝色风沙,他的出场费也从15涨到了150。

【采访】黄渤

柴静:蓝色风沙是个什么意思?

黄渤:很洋气啊,那时候不是流行摇滚吗?摇滚就是风暴什么的,什么就名字都特酷那种,故意起的轻柔一点,因为我们是边跳边唱的。

柴静:您跳什么风格?

黄渤:各种,就是没有风格,就是黄渤式的风格。

 

【影像】《西游降魔》里黄渤的跳舞片段

 

【解说】黄渤他们开始了走南闯北演出,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演十几场。

【采访】黄渤       

黄渤:我基本上到了后去演就是演个台啊或者是跟着人走穴啊串一下啊,包括到什么东北什么香港三星闹春演唱会,冒充香港人什么的这种。

柴静:你叫什么,那时候你给人家东北老乡介绍?

黄渤:小波。

柴静:请问这名字有香港气息吗?

黄渤:它没有,它就是你觉得好像没个艺名好象不太合适。晚上直接找一个出租车,说晚上你们这儿哪儿演出最火就去哪儿试一场就待下了。

柴静:你靠什么呀

黄渤:靠这个磁性的嗓音,撩人的舞姿。它其实那种演出有一个套路的,有很多那种套话,我一上来什么歌能先把僵局打开,然后什么再挑起来,到什么地方开始玩情感,你时间长了,你都会烂熟于心的,对后来的表演其实帮助都特别大。

    你知道跟观众的那个距离,你知道怎么把他拉近,你知道怎么让他上钩,你知道怎么让他开心起来,你知道怎么让他难过起来。

 

【解说】黄渤说,他那段时间接触的各种各样的人,都象是存在脑子里一个大硬盘里了,他也遇到过像疯狂的石头里黑皮那样的小毛贼。

【采访】黄渤

黄渤:谁一下有那么厉害啊,你不都是吃了亏了以后你就知道吗?被人骗得唏哩哗啦的。

柴静:你还能被人骗了?

黄渤:你明明知道他是骗子,你依然会被骗。我明话都撂了,我说那个我也之前听说过,您这口碑(不太好),我说特别圣诞节咱们就算了吧,下面再找一次吧。人家愣是一脏话,让你最后说到就是我也知道外面有一些怎么传我,你就当是受骗你试一次,你试一次行不行你来了看我到底是怎么的。话语之恳切啊,态度之真诚啊等等,到最后就恨不得给你把预付款打过来等等的,到最后你就觉得应该太没有问题了吧。

柴静:看看人家的表演功力。

黄渤:其实我跟你说,这不都是现在拍戏的时候特别好的素材吗?

柴静:你拍戏的时候曾经把这位大哥从脑子里调出来过吗?

黄渤:各种经常。

 

【影像】《疯狂的石头》里一段骗子的戏

【解说】为了寻找机会,黄渤南下,“北漂”,在酒吧驻唱,后来看着同时期的沙宝亮、周迅、零点乐队陆续出名,自己还是个无名小卒。黄渤回到老家青岛,开起了工厂,打算挣了钱给自己出唱片。他的经商风格是不欠帐,于是金融危机时,别人都愿意赊给他。但最终资金周转不灵,人家天天上门追债。

 

黄渤:真是那个是挺难熬的一个。就经常躲到屋里面去,然后人家来了来了就跟人家说我不在吧,好不容易等人走了,这一出来刚长叹一口,人家一回马枪又回来了,人家包忘了拿了。你说见着那个尴尬,你就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你钻进去。

柴静:那你总得说什么啊?

黄渤:那怎么办啊,你就笑呗,你能有什么办法。

 

【解说】黄渤跟讨债的人一起吃饭,双方都不明说,还得痛哭流涕叙兄弟情,他说那才叫最真诚的表演。后来,工厂终于度过了金融危机,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但对于黄渤来说,他要的是他的梦想,他再次离开青岛,去各地跑场子,打地铺,唱歌。

【影像】电影片段“我要我的音乐”

Part3. 成名之囧途

【解说】2000年夏天,黄渤接到“发小”高虎的电话,说有一个导演叫管虎,要拍一部电视电影,推荐从未演过戏的他去演一个角色,黄渤以为只是去演一个群众演员,没想到高虎说是主演,让他寄一张照片来。

【采访】黄渤

柴静:你那个照片是你之前就一直揣在身边的,还是临时为了那个戏?

黄渤:没有啊,我天天演出外面要挂海报啊。

柴静:你还有海报?

黄渤:当然了,那么大腕。

柴静:什么样啊?

黄渤:有各种穿一身什么漆皮啊,或者说是一个什么金光闪闪的。

柴静:你也不问问人家要的是什么角色?

黄渤:哪问那个,我觉得那个自己照的还挺好的,经过一些柔化,你知道吧。

 

【解说】导演要的角色是一个到北京开小巴车的农村小伙子,看过了黄渤的海报说:这孩子长得太帅,不太适合。高虎听完后立刻发誓黄渤绝对没有照片上那么帅。就这样,黄渤开始了自己的处女作《上车,走吧》。这部电影一共只拍摄了十几天,第一次做演员的黄渤经常演着演着就自己喊停,所有部门只好停下手头工作。导演教育他,只有我能喊停,知道么?他说觉得刚才演得不好,得重来。这种表演毫无经验可言,但其中也有某种不受束缚的自由。

【采访】黄渤

柴静:就演到哪个点上的时候,他觉得行呢?

黄渤:突然有一天拍那个光可能有点不行了在车里面,说光不行了,导演说,不管不管接着拍,人家看的是表演,表演的生动,那个光没事这点瑕疵能允许。表演的生动?说我呢,知道了。其实它给了你一个挺正确的表演观念跟表演审美,一开始你觉得生气是不是得那样,这样才叫生气啊?或者说是要感动是要怎么回事,就不懂嘛。后来就简简单单一开始先别演不会演就做自己就行,就慢慢慢慢找到一些知道这样好那样好。

 

【解说】拍摄完之后,《上车,走吧》迅速获得了众多提名,在当年金鸡奖颁奖典礼上,几个月之前还在西安的小旅馆打地铺的黄渤,现在借了件西装,要和巩俐、周星驰众多明星一起走红地毯了。

 

【采访】黄渤

黄渤:走红地毯也挺逗的,刚一上去没走两步雷鸣般的掌声尖叫声,那时候觉得成了,这一次事绝对成了。但怎么看怎么看大家眼眼神都有点斜啊一看,再马上一回头一看宁静在我背后两米,鼓掌赶快低着头过去了。

柴静:那你有没有点悲喜交加的感觉?悲是说歌星梦可能就没了?

黄渤:没有,坐在那个场子里面的时候,管虎说我怎么觉得你坐在这里面特像个笑话?说你这完全应该完全坐上面观众席的。我说我觉得也是,有点讽刺,你说前面努力努了好多年唱歌狗屁不是,这怎么就演了十来天怎么到这里面来了啊?

 

【解说】很快,黄渤接演了电视剧《黑洞》,他后来回忆说当时演的并不好,批评和质疑声也越来越多,2002年,他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配音专业,在两年的专业学习里,黄渤没有接上任何戏,就靠和同学们录手机彩铃赚钱。

【采访】黄渤

黄渤:就最早的那个各种节日祝福的,什么我祝您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星高照、四喜发财类似这样的。什么你拨叫的机主已奔向火星,请听到嘀的一声后留言,你听过这些吗?  

 

【解说】毕业之后,黄渤成为一名配音演员,活跃在北京各大配音间,一直到2005年出演《疯狂的石头》中的“黑皮”。黄渤说,当时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他琢磨了很久,不像第一次演戏那么努着了。

【采访】黄渤

黄渤:真正找到它的脉络了,我演民工,不用非得大大咧咧,我非得这样那样,我觉得我是他了,我翘着兰花指演也都没有问题,因为我已经(觉得),这个角色已经长在我身上了就没问题了 Ok你找到了,剩下的就是玩儿了。

柴静:玩是一个什么状态?

黄渤:就是你在这里面游戏,你在享受它,它已经不折磨你了。

 

【影像】《疯狂的赛车》、《斗牛》镜头

【影像】台湾金马奖 影帝

【解说】2009年,黄渤凭借在影片《斗牛》中的出色演出夺得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那是他刚出道时的导演管虎的作品。

 

Part4. 表演的反思

【解说】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在看过《斗牛》之后,称赞黄渤是“中国的卓别林”,也有人说,在葛优统治了中国人笑神经10年之后,黄渤让观众们见识到了另一种幽默。

在今年年初,他参演的周星驰导演的电影《西游降魔篇》上映。周星驰在宣传西游时说,“黄渤是喜剧的王中王,是他把我的演艺生命给终结了。”

在盛誉之下,黄渤总是会有一些不安。在去年,他参演《厨子戏子痞子》,零片酬出演,并担任联合出品人,导演还是与他多次合作的管虎,管虎之前一直拍文艺片,虽然凭借《斗牛》摘得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但是一直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这次,管虎说“这回就是奔着票房去,我试一试”,《厨子戏子痞子》上映几十天票房突破1.8亿元,但黄渤说他自己心里有一种警觉。

【采访】黄渤

黄渤:我坦白说一开始我不是那么支持他做这个戏。

柴静:为什么啊?

黄渤:其实是我自私的地方,就是我知道他身上宝贵的地方在哪儿?其实从根你会心疼,你知道这是在损毁他,但是你又怎么办呢?但是他身上有增长了一些别的东西。这些东西慢慢也会带到这里面来,你怎么可能让他愤青到80岁呢?

柴静:那你为什么选择加进去呢?把自己也加进去。

黄渤:我没选择他叫我的。每次嘴上都推诿,但是每次都去了。

 

【解说】这种向商业片,向票房转型,高产多量的倾向,目前力量极大,根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累计票房37.5亿,比2012年第一季度的总和还要高,而国产片更是以77%的票房比重击败好莱坞大片,其中,《泰囧》《西游降魔篇》这样的商业片又是票房主力军。黄渤说,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不仅是管虎,这个行业中每个人都被席卷其中,包括自己。

 

【影像】上车走吧 片段

【采访】黄渤

黄渤:我记得拍第一个戏的时候。你说《上车走吧》,拍完了以后当时管虎说你,你千万别出去拍那些烂电视剧什么东西的,你身上就那么点值钱的东西就是真挚,就是你朴实你质感,特别真挚。那个东西没了,真是拍拍就没了,我现在想到以前都找不回来,但是呢,你怎么可能让它一直留到现在呢?留到现在又有多大意义呢?

柴静:没意义吗?

黄渤:没有,你的人在变化啊,就跟我说管虎一样,管虎一开始身上那个混蛋劲儿,愤青劲,所有的这些东西随着你生活经历的改变,以前管虎那个体恤衫,基本上体恤衫能看到一整个胸,能搭拉到这儿这领口。但是他就是那种状态下他出来的是这种东西。但是谁能阻止成长呢?当然这些有的时候它一定会回馈给你的本身的性格特点,这些又会回馈到你的作品上,其实一样,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

柴静:当年侯孝贤好像也跟你说过吧,说该挣的钱要挣,但是别把身上朴实的东西丢了,坦率的说你对自己会有这个担忧吗?

黄渤:有又怎么办?

柴静:有就可以有警觉嘛。

黄渤:我警觉一直有,当然这个东西会经常的飘忽不定,会经常的有一些游离,有一些数据上的各种东西会让你一下。

柴静:是不是还是指票房?

黄渤:包括。

柴静:去年你说你很庆幸有这么一个结果,大家喜欢你,你演什么都愿意看,但是会不会这是一种危险?

黄渤:当然会是,我觉得质跟量它还是有一定比例关系的,你单位量的投入时间和投入精力,你被分散到那么多里面去,你不能部部戏都指着运气,老天爷不会一直都对你那么好的。

柴静:那你为什么不能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觉得最理想的状态,你就是一年只接一两部,其他时间是我自己的。

黄渤:跟性格有关系,我是那种,不能在你这儿老暴露缺点,后来人家都知道了。

柴静:却不过情面?

黄渤:有,包括有的时候比较犹豫,比较黏糊,就不是那种咯嘣脆的那种,就属于是我是,比如买这椅子一个圆背的一个方背的,这让我选,我觉得都差不多的话我会选好久。

 

【解说】黄渤现在不断接到各种号称喜剧电影的邀请,但有好几次他看完本子后气得骂人,说是没有一点智力含量和诚意的创作。中国的类型片才刚起步,泥沙俱下,创作基础薄弱。黄渤提醒过自己,和艺术相关的行业必须是闲出来的,而不是忙出来的。当年,从进城农民工到手法过时的盗贼,再到收垃圾的小混混,黄渤塑造过一系列的小人物得心应手,不过现在,他离这样的生活已经有些远了。

【采访】黄渤

柴静:你会有另一种较劲吗?就比如说黄渤演小人物,就想哪天我就演个别的样的给你们看看啊?

黄渤:没有,我干嘛要给你演啊?我干嘛要给你证明呢?前一阵子演别的戏可想演一个老头了,演完了以后感觉行,演完了以后后来自己琢磨琢磨,以后有的是时间能演老头了,这么急干嘛。

柴静:就是你也会有那样的时候是吧,觉得说怕被定了型了,然后想要求新求变?

黄渤:变化创新挺好的,但是它不是绝对好的,这不是惟一一定要这样才好的。你说周星驰也好,卓别林也好,那你认识他开始到现在,你的印象是不是差不多是一个样?那你觉得他成不成功好不好啊,你接不接受他?根本不在于你的改变,根本在于你这件事情做没做到极致,做没做到好。

柴静:你现在还能像当年那么较真吗?说还给编剧塞纸条啊,大家一块讨论剧本什么的?

黄渤:还会但是劲没那么足了。你说你之前的生活给你那么多东西,那么多素材,但是其实你现在天天你生活单调的已经成了家、机场、活动现场或者片场,很少能再碰到别的什么东西了。这方面的担心是有的。你觉得其实你说你要演一个小人物,其实你离那个生活已经越来越远了。

柴静:没法泡在里头了?

黄渤:但是后来回头一想,你也没必要非得给自己驽着那劲去,我就非得硬着头皮坐地铁去,非得到菜市场蹲着去什么的没用。你后来发现就我们平时想的叫观察生活,观察有用,但是真正有用我认为是进入生活,其实现在有别的生活就在你眼前,你干吗不感受呢?

 

【演播室】采访黄渤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大马戏团表演,一个很著名的喜剧演员,去模仿杂技在梯子上向上攀高,他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技巧,所以摇摇晃晃狼狈不堪,看得人都哈哈大笑,这个喜剧演员停下来,然后死死的搂住梯子,一脸悲哀的看着观众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笑,底下的人笑得更厉害,坐在我旁边的小婴儿笑得连手里的棉花糖都掉了,这就是黄渤所说的什么叫喜剧,喜剧就是一个人特别认真的在做在别人看来很傻的事情,黄渤说这句话他是从自己的生活中得来,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他在做一个在别人看来徒劳无功的梦,但是误打误撞,他却从中积累了无数对他日后有用的生活经验,他说这就是喜剧和闹剧的区别,喜剧中的人是认真的,只有认真才有意义,而看的观众也能才将自己的泪笑投入其中,这句话送给中国当下的喜剧电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推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推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